林惊羽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朝耀】亚蒂,下雨了 (眉喵×人类耀)

  凌晨三点半,王耀由浅眠中醒来。他迷糊地用脸颊蹭了一下枕头,单薄衬衫的背部被汗水浸得微透。他将朦胧的视线移向天井,淡墨浸染的夜空中,氤氲着银白的月光,散落着忽明忽灭的星。
  “亚蒂……”
  王耀无意识地呢喃了一声,在翻身时伸手搂住偎他枕侧的那只猫儿。黄白花的折耳猫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却在片刻之后安定下来。看起来不太情愿似的,它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王耀的下巴——小巧又温暖的感觉……蹭着还蛮舒服。
  半梦半醒间的王耀似乎也察觉到了下颔传来的触感,“别离开我好么……”他意识不清地呓语着,又将那只名叫亚蒂的猫搂得紧了一些。
  
  
  好像还在很小的时候,王耀就开始对猫猫狗狗感兴趣了。多年前上幼稚园时,他每天放学都会被母亲牵着路过卖宠物的花鸟市场。他总是与大铁笼中的小猫小狗们对视,然后一步三回头地被不耐烦的母亲拉走。母亲是反感他与这些动物接触的,连姥姥家的那只狗都不许他碰,说是有太多细菌。
  后来父母婚姻破裂,王耀也就没再见过姥姥家的狗。他变成小学生初中生,放学时再也不会路过花鸟市场。被忙碌所填充的生活令他逐渐淡忘了窝在篮子里的小猫小狗,淡忘了那一双双氤氲着稚气的眼睛。
  成为高中生之后他跟随着新的家庭搬了家,却与一只黄白花色的折耳猫偶然相遇。
  
  那只猫瑟缩在车站旁的花坛里,放学后的王耀拎着小笼包匆匆路过,却被它轻微的低咽声吸引了目光。他透过灌木间的缝隙窥见了它的身影,然后拨开挂着露水的灌木丛走进了花坛中。
  王耀担心自己会吓到它,于是在距它两米远的地方蹲下来观望。它失去神采的碧眸微眯着,仿佛沉入幽深潭底的玉石。或许是因为今早刚下过雨的缘故,它身侧与草地接触的毛已被濡得透湿。
  王耀蓦地感到一阵不知所措。他愣了一下,随后从自己手上的塑料袋里捻出一只小笼包。虽然他知道猫不会吃这种东西,但他还是将那只小笼包搁在手心,前倾身体伸长手臂。
  “过来,小猫。”
  果不其然,那只折耳猫露出了略带嫌弃的目光。然而几秒钟过去,它竟勉强支撑起身体,一步步艰难地向王耀这边挪过来。它的一条后腿似乎受伤了,在行进的期间毫无生气地拖动在地上,让人看了禁不住一阵心疼。几乎是不经过思考地,王耀起身跑向它,将虚弱的猫咪小心翼翼地抱起。对方在他怀里瑟瑟地颤抖着,王耀下意识地紧了紧拥着它的手臂。
  
  
  
  亚蒂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裹在一条温暖干燥的被子里。是的,王耀给它取了个洋气的名字,叫做亚蒂。当它发现自己正躺在陌生的被窝里时,整只猫都不太好了——自己这是被人捡回家了?还把人家的被子蹭得那么脏……它不知所措地举目四顾,黑色长发的陌生少年却在此时推门走了进来。
  “你醒了啊。”
  王耀一点也不介意自己被蹭上泥水的被子,只是坐在床边,小心翼翼地向亚蒂伸出手来。像是担心会引起对方的反感,他将动作放得格外轻缓。终于,他的指尖触到了它的头顶。指尖轻抚过毛发柔软的末端,然后又缓缓绕至耳侧,小心地挠了挠它的耳根。他察觉到亚蒂在与自己接触的那一刻身体一僵,但很快便在轻柔的抚摸中一点点放松下来。
  “我抱你去洗个澡……介意么?”
  亚蒂闻言抖了抖毛茸茸的耳朵。猫向来是讨厌洗澡的,它自然也无法免俗。但如果一直脏兮兮地待在别人床上的话,就连自己也会感到过意不去吧……于是它低垂着脑袋发出轻微的呼噜声,听起来不情愿却是默许的意思。王耀歪着脑袋观察着他的举动,之前毫无经验的他似乎不太明白亚蒂的肢体语言。直到后者勉为其难地将一只前爪搭在了王耀的手心上,后者才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他轻声说了句抱歉,殊不知自己唇角悸动的笑容在他将亚蒂抱起的那一刻便永远印在了对方碧色的眸子里。
  
  
  王耀推开吹风机的开关,来来回回地调节着风温和风速。洗过澡后的小折耳猫窝在他手边的一块垫子上,像是等待着再次爬进对方的被窝里。它听着吹风机呼呼的风声,感知到王耀轻轻拨弄着自己毛发的动作,不禁感到享受似的微眯起眼睛。王耀将它的毛吹至半干,他嗅着弥散在空气中的沐浴露的味道,心神却不在这里。
  他没记错的话……母上不喜欢小动物来着。
  母上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母上——现在与自己居于一个屋檐下的是一个拥有温柔的声音和公式化微笑的女人。第一次见面时王耀抓着书包带侧着脑袋望向她,琥珀色的眸子里已不自觉地流露出淡漠与疏离。她为了增进关系而与王耀多次单独接触,他依稀记得她曾垂眸淡笑着说过,自己不希望家里出现任何的小动物。
  当时的王耀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他已经将幼时的喜爱逐渐淡忘,养宠物一类的事他很早之前便不再指望了。不过、不过要是放到现在的话……
  王耀双手插过小折耳猫前肢的下方,将它从垫子上抱了起来。后者仍然是那副不情不愿的模样,挣扎了几下之后却主动对上了王耀的视线。那双翡翠色的眸子眨啊眨的,王耀愣了半秒钟,然后在回过神的那一刹凑近它,在亚蒂的额头上用力吻了一下。
  ……代价是险些被炸毛的小猫抓破脸,不过王耀不知道的是,猫也是会脸红的。
  当晚的情景是王耀难以想象到的——钻进被窝之前,他一边系着睡衣的扣子,一边对蜷在枕侧的猫咪轻声道晚安。亚蒂翘了翘胡须以表回应,放松地将身体伏在王耀的枕头上。王耀熄了灯钻进被子,他将脸颊贴上柔软的枕头,感受着自己与亚蒂同步的呼吸声。他本以为自己会激动得彻夜难眠,却用比以往更快的速度进入了梦乡。
  
  果不其然,亚蒂的到来引起了继母的排斥。
  王耀真的不明白,软乎乎又带点傲气的猫咪有什么惹人烦的。但当继母用十分委婉的话语央求他把猫咪送人时,王耀还是缓缓地点了点头。回到房间时亚蒂瞥了他一眼,待后者在单人沙发上盘腿坐下后,它又拖着伤腿吃力地跃到王耀膝上。亚蒂看见王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掏出手机将镜头对准它。它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睛,那副懵懂的模样便在清脆细微的“咔嚓”声中被存入了手机相册。
  王耀感受着自膝盖上传来的热度,面无表情地打开某个社交软件,开始编辑关于亚蒂的领养信息。
  是的啊……领养信息。
  王耀不太清楚继母的脑回路,可现在他连自己的想法都有些搞不清了。为什么要同意她的话呢?求个情什么的一定会有用吧?明明……明明与一只猫的日常相处是自己曾日夜盼望着的事情,为什么要如此轻易地让步……喉咙莫名地有些干涩,王耀不适地蜷起身体,方才还在编辑着信息的指端一阵战栗。
  像是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亚蒂略感疑惑地支起身体。它轻轻地“咪”了一声,柔软的鼻尖蜻蜓点水般与王耀的下颔相触。王耀抬起头来,发现膝上的猫儿正疑惑地望着自己,它微微歪着脑袋,像是在询问他出了什么事。王耀怔了一下,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去回避那澄澈的眼神——再看下去的话……会更舍不得把它交给别人吧。
  可领养的消息最终还是被发了出去,大大的标题下附着亚蒂的两张照片。完成这一切后王耀把手机撂得远远的,抱着亚蒂坐在沙发上发呆。后者开始还在挣扎,但在被王耀挠了挠耳根之后便也乖乖的趴在他怀里不动。这期间继母送来了一盘抹茶口味的糕点,远处的手机不断发出消息提示的震动声。
  
  “要……离开我么……”
  那夜的凌晨,王耀翻身间发出无意识的呓语声。微噪的小电风扇孜孜不倦地飞转着,六月半,窗外传来一阵阵响亮的蛙鸣。在呢喃声中转醒的亚蒂撑起身体向王耀挪近,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自己跟眼前的人类只相处了一两天而已。
  半梦半醒间的王耀隐约感觉到温热的吐息落在自己脸旁,毛茸茸的暖意挥之不去。他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对上一双翡翠色的猫瞳,黑暗中淌着的温脉目光宛若振翅的萤火虫。他记得亚蒂的眼睛就是这样明亮——虽说它很少流露出这样的神情——于是不禁轻轻唤道:
  “亚蒂。”
  小折耳猫怔了怔,在王耀无意识地向它伸出手时“喵”了一声,钻进王耀怀里。
  
  第二天早晨,王耀不知所措地望着自己怀中酣睡的猫咪,嘴角下意识地愉悦地上扬,笑容却在蓦然地意识到某个事实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对了,自己今天是要把亚蒂……送人来着。
  王耀小心翼翼地拿起床头的手机,尽管动作已经尽量放轻,熟睡的亚蒂却还是因他的动静而醒来。或许是因为还没睡醒的原因,它将脑袋枕在王耀的手臂上,温柔地轻轻摩挲着。几秒钟后自带傲娇属性的猫咪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于是立刻炸着毛从被窝里挣扎着跳出来。
  王耀则被对方过于激烈的动作吓了一跳,“小心你腿上的伤啊!喂……”原本睡眼朦胧的他紧张地支起半个身子,看到对方稳稳当当地落地后才松了一口气。他躺回被窝里,翻开有意领养者发给自己的讯息。
  有意领养的人不少,王耀则向他们提出了高得有些无理的条件——例如拥有三年以上养猫经验;必须提供名牌猫粮;每天与猫咪共处的时间不可少于五个小时……诸此之类。他最开始的意愿是想让亚蒂拥有负责的主人和有保障的生活,但不知是不是私心作怪,他的要求越发无理,目的是以此遣散所有的领养者。
  毕竟“没人领养”的话……亚蒂就能一直和自己在一起了吧。
  
  可王耀的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社交软件上有人发来消息,说自己可以达到所有的条件。对方说话的语气听起来彬彬有礼,似乎还蛮有教养的样子。那人发来了一些自己之前养猫时拍下的照片及每日的作息时间表,作为自己达到领养条件的证据。对方好像也是个学生来着……而且家庭经济条件也很不错。王耀放下手机,像是要屏蔽什么信息一般用手臂遮住眼睛。良久之后他起身穿衣,凌乱的额发令人看不清他瞳中的表情。
  不如……就这样送出去吧?
  亚蒂,会有更好的生活的吧……
  他就这样在心中狡辩着,不知是要说服自己还是说服事实。将自己打理妥当之后他在床边坐定,指尖落在手机屏幕上,却直到黑屏才打出一句话回复对方。
  ……“那就这么定了。”
  反正——反正很早以前就已经淡忘了对温存的渴望,不是么?
  
  
  那一天,王耀很晚才回到家。
  实不相瞒,在将亚蒂送走之后他并没有立即反回。像是担心自己的悲伤会在与它分离的瞬间一发不可收拾,王耀提前叫上了同班的朋友伊万·布拉金斯基,他在与亚蒂分离之后立刻扯着伊万奔向了附近的旱冰场——他清楚,自己必须在悲伤破冰而出之前做点什么。
  于是王耀按照自己的预想,在旱冰场与那只北极熊打打闹闹地度过了一下午。等到他回家关上门之后,心中沸腾着的情绪尚未冲破禁锢。像是要防止自己想到亚蒂,王耀用最快的速度打开手机,随便接受点什么信息都好,拜托让亚蒂从他倾斜的胸腔中逃逸。
  今天会有什么推送消息呢……
  王耀划开屏幕,想着待会儿是要听首歌还是看会儿漫画。然而不知是不是上帝从中作梗,推送消息的标题毫无防备地闯入王耀的眼帘——
  “如果你有一只猫,该给它起怎样的名字呢?”
  “……”王耀怔了一下,默不作声地继续划着屏幕。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的——亚蒂它、亚蒂它已经离开了啊……自己还在追寻着些什么呢?他想闭上眼睛、想把手机抛开丢到一边、想跑到旱冰场接着消遣,甚至想现在就冲出门去找继母理论……可他最终也只是读着那则推送消息,他表情木然地划着屏幕,直到视野模糊。
  “根据小猫的特征来取名字吧!先看看它的体型和毛色,然后再考虑一下小猫平时的行为习惯。我们把名字分成了很多种类型……”
  ——诶,这样啊?亚蒂有两种毛色,体型算是有点消瘦的那种吧……不知道新主人会把它喂胖么?顺带亚蒂的新主人好像是个外国人来着,他的眼睛和亚蒂的一样好看。至于亚蒂平时的行为习惯,感觉这家伙的傲娇体质很明显啊……每次抱它时都满脸嫌弃的样子,不知道相处久了之后会怎样呢?
  王耀抬起头,望向空荡荡的房间。
  空荡荡的……再也不会有了。
  
  明明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还没来及去做:他想将亚蒂抱进自行车的前筐,带着它去看路边盛开的蝴蝶花;他想在草地上铺开格子餐布,看它试探性地将猫爪踏于其上;他想在每天放学后将猫粮倒给它,轻挠着它的脖颈下的毛叮嘱它慢点吃;他想……
  他想。
  “别离开我好么?……”手机掉落在地,王耀没有将它捡起,而是保持着半抬手臂查阅信息的姿势,面无表情地兀自低语。他琥珀色的眸中延伸出一种碎玻璃般的绝望,泪花不自觉地涌出,那是剔透且咸涩的绝望。
  得到了却失去还不如从未拥有——那句非主流的话是这样说的吧?之前洗完澡后亚蒂拖着那条受伤的腿在房间里爬了几圈,经过的地方留下了隐约的沐浴露的味道。这里不能久留,到处都是浮游着的思念。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经过那个花坛?为什么要搬家到这里来、为什么要遇见它……心里不断重复着说还不如忘掉对小动物——对亚蒂的喜欢,可是喜欢这种事……是忘不掉的啊。
  王耀将仍保持着持着手机的动作的手掌无助地攥紧,颤抖着贴在额头上。混乱的思想在脑中胡乱反射,孩子气的念头不觉间也浮现出来。没事的,不就是一只猫么?有什么大不了……等自己长大了有钱了,就买一间大房子,养一只和亚蒂一模一样的猫。女朋友那种东西是什么……自己和它一起过一辈子就够了。
  可是自己今天都做了些什么啊……为什么要送走它、为什么要点开推送消息?是亚蒂不可爱还是手机不好玩,亦或是自己的爱还不够深呢?
  王耀不知所措地抱紧自己的双肩,拼命压抑在喉咙里的哭腔令人分外的心疼。某种情感像是尖锐的羽箭一般射向内心,将内心深处朦胧的部分挖走后便再无踪迹。
  
  手机的电话铃声蓦地响起。
  王耀愣了一下,他缓缓地放下抵在额头的手臂,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调整着呼吸低头捡起手机。目光触到来电者的姓名时他睁大了眼睛,内心的呐喊无法汇成言语——
  亚瑟·柯克兰。
  那人是亚蒂的领养者,几个小时前才与自己见过面。王耀先前的猜测没错,对方的确是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学生,举手投足间凸显出的风度似乎无意间透露着他来自一个富有教养的家庭。这样的家庭应该具有饲养一只猫咪的责任心吧?当时的王耀想着,将亚蒂放入金发少年的怀里。后者小心翼翼地将它接过,牵起嘴角冲王耀微微一笑。不等王耀看清悸动在他唇角的笑容,那人便感到不好意思似的微垂下头。亚瑟轻轻地呢喃出一声谢谢,又抬起头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地保证说自己会照顾好亚蒂。
  王耀只是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他对上亚瑟碧色的眼瞳,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人与亚蒂在某些方面有种微妙的相似。
  不过……他现在打电话来是为什么呢?
  王耀之前并没想过要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毕竟远离自己而去的亚蒂是一道伤口,而每当看到通讯录中亚瑟·柯克兰的电话号码,那道或多或少开始了愈合的伤口便会再次被揭开,一切重新回到原点,回到现在这个颤抖着泣不成声的夜晚。但他还是留下了这个电话……就当做是用于询问亚蒂的情况吧,虽然这种行为同样意味着自揭伤疤。
  亚瑟现在打来电话,是出了什么事么?他对亚瑟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他应该能照顾好亚蒂吧?
  “喂?……你好……请问——”
  王耀接起电话,尽管他之前已经调整过情绪,但当他开口向对方打招呼时,一丝泣音还是不自觉地逸出喉口。电话那头的亚瑟愣了一下,然后慌忙询问王耀出了什么事。不知是因为太过急切还是不好意思,他的话音甚至有些结结巴巴。
  “怎么哭了?耀,请问你那边……是出什么事了?需要、需要我去帮忙么?”
  王耀似乎没有注意到对方给予自己的亲昵称呼,他吸了吸鼻子,在调整好呼吸后缓缓地呼出一口气。“我没事……不知道亚瑟为什么打电话过来?”
  电话那头蓦地陷入了沉默。王耀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睛,他听着对方隐约的呼吸声,竟想象出了那人微红着脸垂眸站在自己面前的模样。良久,对方才小心翼翼地开口。他的话语小心且轻柔,颤抖着的话音像是从他唇间飞出的一只小鸟,打了个旋儿在王耀耳畔敛翅。后者就这样握着手机怔在原地,双眼不自觉地睁大。
  “请问你……介意明天和我一起喝下午茶么?”亚瑟悄声说。
  
  
————END————
  
#可能是上半年的最后一篇文w在这之后就要开始使劲向上准备期末考啦
也祝还没考试的小伙伴们考试顺利ヾ(✿゚▽゚)ノ!
感谢阅读w个人对这篇不是很自信……所以欢迎提建议给我哦(*´▽`)ノ

评论(17)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