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朝耀】达拉崩巴的革命

#我没疯w
论两个半吊子的勇者如何在救公主的路上相依为gay
冷战/娘塔出没
第一次尝试欢脱的风格,写得不好请提建议给我w#

  当罗莎的尖叫声响彻整座城堡时,王耀意识到自己不能再接着赖床不起了。
  罗莎虽然和他一样都只是城堡中的侍仆,但举止文雅的她却仿佛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根据王耀以往的经验,能让罗莎发出失态的惊叫声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所共同服侍的公主——艾米丽·F·琼斯。
  他们二人是艾米丽公主的贴身仆人,罗莎·柯克兰负责照顾其饮食起居,王耀则“承蒙公主的厚爱”当起了宫廷御用的扫地工。事实证明他们画风清奇的公主一点也不让人省心,帮她打扫房间的王耀扛着清扫工具从早忙碌到晚,罗莎则像是礼仪老师那样对公主的各种行为进行纠正。所幸艾米丽公主从不摆架子,将罗莎看做姐姐的她只是在对方的一番说教之后认真地点点头,待罗莎一转头便立马恢复了原形。
  “艾米丽公主……一定又惹事了阿鲁……”
  被尖叫声惊醒的王耀低声嘟哝着,伸手捞过枕边的衬衫与格子马甲。穿戴整齐后他奔向公主的卧室,一路上不断想象着罗莎双手环胸训斥着艾米丽的情景。然而推开门之后他只见到了双手撑在窗台上踮脚向外望的罗莎,以及卧室内的一地狼藉。
  这是……发生什么了?
  王耀一时间搞不清楚,令罗莎发出尖叫声的是窗外的什么婀娜多姿的场景还是脏乱到像是建国后就没再打扫过的房间。他在碎裂一地的水晶灯和名画四分五裂的画框之间艰难的寻找着落脚点,想着待会儿自己要把这一室狼藉都打扫干净,宫廷御用扫地工突然失去了梦想。
  “罗莎,出什么事了?……”
  “罗莎?你这个样子会被妖精桑笑话啦……”好不容易才移动过去的王耀轻轻戳了戳罗莎的肩膀,后者才缓缓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一时间令人难以形容——王耀记得,罗莎上次露出这种表情是因为目睹了艾米丽命令他将自己的长发扎成一对双马尾。
  “喂?罗莎……”
  “不是、公主她——她被……”平日里颇具贵族风度的少女此时不顾形象地用力摇了摇头,她死死咬着泛白的下唇,一只手颤抖着指向窗外的天空。
  “公主她,被巨龙抓走了!”
   
  这个真·婀娜多姿的消息就像长了腿的米团那般在三分钟之内传遍了城堡,又在三个小时内传遍了全国。要知道,巨龙这种生物通常只会在公主每日翻看的必修课本上露露脸,编者尽力将它描绘成爪牙尖利、凶暴且嗜血的可怖模样,但至于真正的巨龙长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就连目睹这一事件的罗莎都表示自己看到的仅仅是一阵黑风将公主裹挟而去。听她描述的王耀面无表情地掏了掏耳朵,表示这只巨龙的做法和自己故乡的妖怪抓和尚的方法十分相似。
  可是尽管如此,王国的众人还是在听闻这则消息的那一刻激动万分。至于激动的理由——
  “你倒是去救公主啊!救到了公主就能光宗耀祖了!”
  亚瑟·柯克兰狼狈地后退了两步,躲开自家老爹迎头打来的扫帚。对方扶着墙稳了稳神,然后又举起扫帚向他打过来:“百年不遇的机会你都不要,我没有你这么不争气的儿子!”
  搞什么啊……不就是不去救公主娶公主然后光宗耀祖吗?为什么会引发一场家暴啊……亚瑟险险地躲开攻击,然后一手撑住再次劈过来的扫帚试图谈判:“行了你听我解释……现在举国上下的年轻人都去救公主了,我就算去了也排不上号吧?而且关键是我一点也不喜欢公主啊……”
  可是正在气头上的老爹眼睛一瞪,表示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半分钟后亚瑟被挥着扫帚赶出家门,身后的门伴随着一声“救不到公主就别回来”嘭地关上。
  我的个死扛饼啊谁来告诉我这世界是怎么了?
  亚瑟·柯克兰翻了个白眼,心不在焉地向城堡的位置走去。按流程来讲自己应该先去见国王,然后骑上不带一根杂毛的白马,身上寄托着所有人的希望出发,寻找到巨龙的巢穴之后再经历上一番恶斗,最后将公主殿下圈在怀里凯旋而归。然而事实上……待他来到宫殿时,却发现连一个接待者都没有。好不容易才碰到一个扎着双马尾的金发女孩,对方只是推了推眼镜,瞥了一眼殿内示意他往里走。
  ……喂?!说好了寄托着全国人民的期望呢?
  待亚瑟见到那个一边啃着憨八嘎一边含糊不清地跟他说话的国王时,他莫名其妙地认为这个国家吃枣药丸。对方嗯嗯唔唔地告诉他可以去城堡的东门领取一匹白马,带好随身物品就可以开始大冒险了。“还有啊,”国王陛下扬了扬手中的半只汉堡,“虽然去救公主的年轻人已经多得数不过来了,但hero还是很感谢你的!就这样哦,路上注意安全。”
  于是亚瑟打着哈欠点了点头,按照国王手指的方向走向城堡东门。远远的,他看见有人牵着白马站在那里等他。
  王耀穿着侍者的白衬衫与格子马甲,拥有漂亮线条的侧脸上是漫不经心的神色。他一手牵着缰绳,另一手则握着一把扫帚——他还没帮艾米丽公主打扫好乱七八糟的房间,便接到国王的通知给勇者牵来坐骑。亚瑟看见风吹起他的发尾,几缕墨色恶作剧般地略过那人分明的唇线与小巧的下巴。对方似乎留意到了亚瑟的视线,于是侧过头来将目光投向他。
  王八和绿豆就在这一刻对上眼了。
  
  王耀微微怔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把缰绳往亚瑟手里一塞,挑挑眉毛祝对方一路顺风:“喂,你可要好好对它,这可是王宫里的最后一匹白马了阿鲁。”
  “……最后一匹?这个国家已经变得这么穷了么?”
  “一点也不,”王耀耸了下肩膀,“毕竟啊,你可是第2851个来救公主的人了。”他说着微撇起嘴角:“全国上下的单身男性以及邻国的王子们早就上路了,你最好动作快点。”
  “那我还去个鬼……”输在了起跑线上的柯克兰先生郁闷地嘟囔了一声,无奈缰绳已经握在了手里。对面的人有点好笑地看着他,“喂,要是不想去的话,不如陪我一起给公主打扫房间?”面对着亚瑟疑惑的目光,他晃了晃手中的扫帚,“我是艾米丽的仆人啦,本来以为公主被抓了我可以歇歇了……结果那只巨龙把房间搞得一团糟,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亚瑟看着那把摇晃的扫帚,联想到方才的家暴的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他也学着王耀的样子耸了耸肩膀:“所以说,现在全国没去救公主的单身男只剩你和我了?”
  “对啊!我才不去救公主呢……万一国王脑子一抽把她嫁给我了,我后半辈子不就完了么阿鲁……”王耀一本正经地回应道,他可是真的一点也不想跟那种日常性上天入地的女孩子共度余生。据他所知,艾米丽巴不得有只巨龙能来把她抓走——王耀已经不止一次地在梳妆台的角落里发现了她饲养的小蜥蜴,公主认为这些小家伙长大之后就能变成巨龙,陪她好好演上一场原本只有在必修课本里才能看得到的大戏。
  “对吧,我也不打算去。”亚瑟扯扯嘴角,却在下一刻翻身跨上白马,他左手握紧缰绳,右手则向王耀伸去,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令后者不禁微微睁大眼睛。“诶?你不是说不去么?干嘛邀请我……”
  “谁说骑马就一定要救公主了?”亚瑟仍旧向他伸出手,一丝笑意悸动在嘴角,“一起出去走走,就当是公款旅游吧。”
  
  然而事实证明公款旅游这种事是不对的,它不仅违背了反腐倡廉的国家规定,更是一种……令人窒息的操作。
  当王耀撂开那只扫帚并牵住亚瑟的手时,正直的柯克兰先生还未想太多。直到对方在他的帮助下翻上马背,柔软的发尾无意间扫过了他的鼻尖,亚瑟才隐约意识到哪里不对。
  等会儿?……这个姿势?
  王耀就坐在他身前的位置,线条流畅的单薄后背几乎与自己的身体贴在一起。墨色发丝低低地扎起,露出光洁白皙的脖颈。他想要将手臂环过对方的身侧再次握住缰绳,却发现这个动作更像是一个将王耀圈在怀里的拥抱。
  ……还有这种操作?
  亚瑟试图望向正前方,他恰好比王耀高上几厘米,这个姿势可以让他十分轻易地将下颔搭在王耀的肩膀上。不过说起来谁要对这家伙做这种事啊baka!他故作镇静地咳了一声,白马则配合地打了一声响鼻。亚瑟握着缰绳的手臂因为担心触碰到王耀的身体而一直保持着僵直状态,对此浑然不知的王耀则轻轻扯了下亚瑟的袖口,“待会儿打算到哪儿去?”说着他期待地眨了眨眼睛,城东区的那家小笼包铺子他可是惦记很久了。他不知道自己身后的人正像个男高中生那样因近距离的身体接触而不好意思,更不知自己的眼睫的每次颤动都被对方看得一清二楚。
  “喂,你有在听我说话么阿鲁?说起来我好像还没问你的名字来着。”
  “叫做亚瑟……”对方小声回应着,刻意将目光投向别处。末了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抖了抖缰绳,任自己的衣袖与王耀的制服衬衫摩擦在一起,“走吧。如果是你感兴趣的地方……去哪里都可以。”
  
  于是王耀装模作样地思索了一番,然后提出了先去买小笼包然后再到城外随便转转的路线。他建议等到了城外之后,二人沿着与恶龙相反的方向走。毕竟恶龙飞走的方向——也就是罗莎之前手指的方向——的道路上已经挤满了前去救公主的年轻人,好不容易旅游一次的王耀可不想亲历交通拥堵。
  伴随着一声皮皮马我们走,白马便跑向了城东的包子铺。看着身前的人叼着半只小笼包心满意足的模样,柯克兰先生竟莫名产生了一种自己堕入了爱河的错觉。毕竟,和王耀相处时会不自觉地感觉……感觉很开心——嗯就是这个意思,说太清楚的话亚瑟自己都会脸红的。他甚至有点感谢挥着扫帚把自己赶出家门的老爸,虽然最后自己带回家的人可能不是公主。
  真是的……自己在想什么啊……
  亚瑟试图拍拍脑门使自己清醒一点儿,王耀却恰巧在此时侧过身来,问他要不要也来一只小笼包。像是注意到了对方脸上可疑的红晕,王耀微微翘起嘴角:
  “亚瑟?你脸红了诶。”
  “什么……?不可能的才不会有这种事!”
  “我都看见啦……来来来说实话,是不是在惦记着我们家公主?”
  于是亚瑟·柯克兰蹙起自己的两道浓眉,一个劲地重复着我不是我没有。王耀只是笑着看他争辩得口齿不清的模样,然后在拍了拍他肩膀的同时装出一副老成的语调:“哎年轻人可要学会抓住机会啊,真不行的话就等下次吧阿鲁……”
  “都说了我惦记的不是她!……不、不对,我谁也没有惦记……”如果非要说因为谁而勉为其难地心动了,那么那个人也应该是王耀你才对……亚瑟微垂下头在心里悄声补充着,无意识地轻咬起下唇。然而正当绅士先生在因自己的小心事烦恼时,白马正式踏出了城邦的大门。不知是因为太久没到野外撒过欢儿还是因为嗅到了恋爱的酸臭味,白马竟在调整好方向后的一刹那撒开蹄子狂奔起来。
  剧烈的颠簸毫无防备地袭来,亚瑟下意识地收紧了手臂,王耀则不知所措地一把抓住身前的缰绳。粗糙的绳结将手心摩擦得一阵生疼,王耀却屏住呼吸死不撒手。然而更要命的事情还在后面:他身后的亚瑟为了将马控制住而用力拽紧了缰绳,之前宁肯保持僵直也不愿相触的手臂此时却结结实实地环上了王耀的腰际。后者的身体因这突如其来的接触而下意识地一颤,这才意识到两个人最开始时骑马的姿势就存在错误。
  自己好像一开始就在吃亏吧……阿鲁?
  王耀的大脑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而暂时陷入了短路状态。唯一的意识令他紧紧抓住缰绳,脸侧则不自觉地微微发烫。相比之下他身后的亚瑟已经快要抓狂:这匹马是疯了还是饿了?为什么扯缰绳一点用也没有?以及自己和王耀现在的姿势好像有点奇怪啊……虽然一点也不讨厌。
  无措之间亚瑟触到了王耀握着缰绳的手,然后下意识地将其一把握住。原来缰绳也在这家伙的手里么?怪不得刚刚控制不住……剧烈的颠簸将二人之间的距离缩减为零,混乱中被占尽了便宜的王耀偏过头来,咬牙切齿地出声:“亚瑟·柯克兰!你他妈的到底会不会骑马?”
  “等等?!刚刚难道不是……你在骑马吗?”
  对此一路狂奔的白马表示:当然是原谅他们啊。
  
  无止境的颠簸在一座山洞前戛然而止。
  “……”王耀缓缓地直起身子,只觉得一阵头重脚轻。先前他为了放低身体的重心,干脆直接俯身搂住了白马的脖子。他忽略掉白马那张写着mmp的大长脸,用手肘没好气地撞了撞身后亚瑟。
  “喂,可以放开了吧?……”
  说着他微垂着眼帘瞄了一眼自己的腰际,身后人的手臂仍旧不要脸地将他搂在怀里。亚瑟经他这一提醒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在混乱中的举动,连忙手忙脚乱地将王耀放开,像是要为了缓解尴尬一般率先跳下马去。他望向不远处的那座山洞,“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怎么会知道阿鲁?不过说起来我好像在公主的必修课本里见到过一句话,说巨龙抓到公主之后,都会把她藏进山洞里来着……”王耀的话音蓦地一滞,二人像是达到了某种默契一般对上了对方的视线。
  “我说这儿……该不会有巨龙和公主吧?”
  王耀想要开口否定这个想法,毕竟二人出发时故意走了相反的方向,而且如果公主她被困在这里,前来救援的勇者们不是早就应该把山洞塞得满满当当了么?为什么这里现在会空无一人呢……他将缰绳在一边的树上拴好,然后与亚瑟一起靠近洞口。
  “要进去大冒险么阿鲁?反正也没人在洞口收门票的样子。”
  “嗯……去看一眼应该无所谓的,”亚瑟故作轻松地耸耸肩膀,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洞里盘踞着某种不知名的危险。于是他装作无意地将王耀拉到自己身后,“小心点,走我后面。”
  “诶?为什么要我走在后面啊。”
  “……”亚瑟一时语塞,“因为想保护你”?这种矫情的原因怎么能说得出口……他的上齿在下唇上不安地厮磨了一阵,然后结结巴巴地再次开口:“因为、因为那样比较容易逃跑啊,万一真的有人来收门票的话,跑一个……是一个……”
  王耀不置可否地瞥了他一眼,然后跟着亚瑟走入洞口。连王耀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嘴角牵起一抹清浅的笑容。
  只是进入山洞后所见到的情景令他很难再将这笑容保持下去。
  
  他看见自家公主正气势汹汹地单手叉腰,将另一只手撑在山洞的岩壁上。身材高挑的女孩被禁锢在她的身体与岩壁之间的狭小空间里,白金色的长发垂至胸前,脸上的表情却是波澜不惊的柔和笑容。
  “艾米丽会和阿尼娅做朋友么?”
  “当然!以后你就是本国的贵客了哈哈哈!”
  “……”王耀和亚瑟就这样怔在洞口,一声不吭地看着公主殿下把比她还要高上半头的陌生女孩按在墙上说说笑笑。
  这是……公主与巨龙?
  壁咚巨龙的公主、还有似乎长得很可爱的巨龙?
  英式懵逼,中式惊恐。
  “那……艾米丽还会回国去么?”
  “回国?本公主才不想回国呢!王宫里就算来人了也不会找到这里,毕竟我们在半路偷偷换了方向嘛。”
  
  原来如此……王耀默默扶额,自称阿尼娅的少女却警觉地转向这边,“艾米丽,似乎来客人了哦?”
  “啊嘞?应该不会有人找过来的啊……”王耀看见艾米丽向洞口走来,行走间拔出了别在腰间的一柄短刀。王耀的心里下意识地犯怵,毕竟自家公主的一身怪力他可是见识过的。然而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之前执意走在他前面的亚瑟却站了出来。
  “殿下!抱歉、抱歉打扰了。我们隶属于您的国家,此行前来也并无恶意……”他挡在王耀身前对手持着短刀的艾米丽解释着,竭尽全力将所有能想到的句子转换成恰当的话语。王耀眨了眨眼睛,他的视线落在眼前人并不宽阔的脊背上,心似乎被莫名地撩动了一下。
  而亚瑟就在这时回过头,不由分说地一把将王耀扯到身边,指着他对公主笑了笑,“您的贴身仆人很担心您来着……所以我们就,一起来了。”
  艾米丽见到王耀,眸中略带愠怒的神色立刻少了些许。“担心个大头鬼阿鲁……”王耀在心里悄悄腹诽着,努力冲公主挤出含着一丝疲惫的朴实微笑,“请问殿下,我们回去么?”
  “才不呢!”艾米丽将短刀收回刀鞘,将略显凌乱的发丝撩回耳后,“我答应安雅以后一直和她待在一起,英雄绝对不能食言!”
  “很高兴能见面,我叫做安雅……本体是来自来自北方的龙,最近刚刚有能力幻化成人形呢。”先前自称阿尼娅的少女不知何时已走到她身边,她身着粉色的雪地大衣,鸢紫色的眸令王耀想起了艾米丽曾在窗台上栽种过的紫罗兰。“这个就是安雅!”艾米丽顺势搂过少女的手臂,“安雅·布拉金斯卡娅……这次没记错吧?”说着她望向对方的眼睛,安雅轻轻点了点头,竟微微俯身在艾米丽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终于记下全名了,这是奖励喔。”
  “……”粗眉毛的绅士在目睹了这一场景后捂住脸开始再次怀疑人生,王耀则抽了抽嘴角,表示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跳极乐净土。毕竟他在公主身边跟随多年,已经习惯了艾米丽不走寻常路的行事风格。“所以说公主殿下,您真的不回去了吗阿鲁?”
  “说了不回就是不回啦。”
  “可是,您和安雅小姐一起回去……不也挺好的?”
  此话刚一出口,三双眼睛便齐刷刷地向他望来。王耀继续挤出干巴巴的笑容,“反正……反正安雅小姐带公主走的时候大家只看到一阵黑风而已……只要安雅小姐本人不说,没人知道她的本体会是巨龙吧阿鲁?”
  “也就是说……安雅小姐可以谎称自己是成功了救公主的人,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和公主生活在一起了吧?反正国王会把公主嫁给救了她的勇者,这个套路大家都明白的。”
  恭喜您的好友【王耀】智商上线,且开启了一种全新的操作。
  
  于是在不多日之后,王国举行了盛大的庆典,庆祝公主殿下从巨龙的魔爪中成功脱险,并找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爱人。
  人群中的王耀向前方望去,王国的中心广场上,身着盛装的两位少女正在着接受人们的祝福。他默默叹了口气,巨龙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宫廷御用清洁工也该回去扫地了。说起来自己以后再去打扫公主的房间时,不出意外的话还会被喂狗粮吧?
  冷漠,凄清,又惆怅阿鲁。
  正当王耀打算转身离开时,有谁轻轻拍了他的肩膀。他回过头,熟悉的粗眉毛映入眼帘。亚瑟·柯克兰略带不安地站在他身后,脸上依旧是有点别扭的表情。王耀微微挑起眉梢,几天前与这家伙的相处还是很愉快的,虽说有些鸡飞狗跳就是了……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很乐意与对方在一起多待一会儿。
  “亚瑟?来找我么?”
  “对、对啊……我家老爸说,救不到公主就不许回家,所以我现在似乎没地方可去。”
  “所以说呢?你想表达什么?……”王耀笑着凑近亚瑟,熟知那人性格的他不知为何突然起了逗弄对方的心思。眼看着那个死傲娇又要红着脸骂他baka,王耀嘴角一牵,他眨了眨噙着笑意的眼睛,然后向亚瑟伸出右手,邀请的动作与前几日亚瑟在马背上向他所做出的一模一样。
  “我们这些侍从在城堡里都有自己的独立房间来着……要不亚瑟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代价是一起给艾米丽公主打扫房间。要打扫好多好多年。”
  
  
————END————
  
  
  

评论(1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