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笺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朝耀】国境以东,太阳以南 (国设甜饼)

#两人一起熬夜看美国日全食的故事( ・ㅂ・)و ̑̑梗源自于几天前米家的日全食
无关七夕且迟到的七夕贺,ooc慎
愿你喜欢w#
  

  时至凌晨一点半,房间里仅能听到二人起伏的呼吸声。亚瑟悄悄望了一眼身边人,他看见王耀凝神盯着屏幕,太阳在他瞳中被月亮缓缓遮蔽,百年一现的天象在那琥珀色的瞳仁中凝结又颤抖。
  “……好像世界末日一样。”
  王耀望着屏幕中由明亮转为一片漆黑的天空,微倾着脑袋小声呢喃:“如果世界末日到了,柯克兰先生会做些什么?”
  亚瑟沉吟了片刻,指尖悄悄拧紧了西服的下摆,他的目光抚上王耀的侧颜,装作漫不经心地回应:
  “我?”大概……会吻你吧。
  
  亚瑟·柯克兰整理了一下来时新换的领带,深吸一口气叩开了房门。墙上的大理石挂钟将指针指向十二点半,这是他第一次于深夜时分拜访王耀。而他这次所来的目的——不是百年前的胁迫,不是近年来的商谈,亚瑟这次的目的很单纯,单纯得像个偷偷到同学家看动画片的小学生。
  他听见屋里传来一声“请进”,于是将房门缓缓地推开几公分。明亮的会议室内,王耀独自坐在离电子屏最近的地方,他侧目向亚瑟这边望了一眼,淡色的唇角微微一扬,“欢迎,柯克兰先生。”他单手摆弄着遥控器,电子屏上的画面切到美国电视台的直播现场。
  “来得正好,日全食刚刚开始。”
  ——和王耀一起看美国日全食的直播,这就是亚瑟此行的目的。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乘着飞机不远万里地来到那人身边,花几分钟的时间去观看本来在自己家就能看到的东西。大概是因为……看到那家伙的微笑就莫名感觉很舒心吧,哪怕是平日里在会议室所见的公式化笑容。
  亚瑟挪动椅子在王耀身边坐下。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与那人之间的距离,两分米略显遥远而一分米又太近。椅子腿最终在离王耀十五厘米的地方落定,亚瑟微抿起唇,视线略过王耀骨节分明的手落在屏幕上。现场的美国主持人介绍说这次的日全食三百年才出现一次,仅独经一个国家的情况更是罕见。电子屏下方没有中文字幕,亚瑟瞥见王耀伤脑筋似的微蹙起了眉头。
  “咳嗯……他的意思是,这次的日全食很罕见。”亚瑟轻轻咳了一声,在片刻的思索后为王耀转述了主持人的意思。虽然这种行为有嘲讽王耀外语水平的嫌疑,但他还是放轻语气试探着说了出来。末了他不安地看着王耀,后者回应了一个清浅的笑容。
  “是这样啊。谢谢您。”
  “……”亚瑟睁大了眼睛,他想看清王耀瞳中闪过的到底是由衷的谢意还是止于表面的疏离。然而不等他看清王耀眼中的情感,对方便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直播现场。月亮与太阳终于开始重叠,亚瑟则在王耀转头的间隙隐约嗅到了那人发间的墨香。要是能再靠近些就好了,他悄悄想着。
  子夜的会议室很静,宽旷的房间里回响着响亮的美语与亚瑟低低的翻译声。王耀任这两种声音一同入耳,心中竟悄然萌生出一种安然的感觉。为什么看日全食的时候会诞生出这种感觉呢?明明日全食没有任何美好的寓意。很久以前他曾和亲人一起看过意味着圆满的中秋月,后来的兵戎相见却使这圆满变成惘然。
  啊不想这些……话说这时候如果有茶就好了。
  提到茶时王耀发觉自己的肚子有点饿,再将视线投向屏幕中逐渐被月吞噬的太阳,却发现怎么看怎么像一只被咬了几口的鸡蛋煎饼。这个点自己平时也该睡着了吧……熬夜的话当然会肚子饿。
  不过嘛……还好朕是有备而来。
  亚瑟不知所措地望着王耀,看那人像变戏法一样从西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盒板栗蒸糕。正当他腹诽着“还有这种操作”时,对方却掀开盒盖问自己要不要也来一块。他在几秒钟的犹豫后小心地捻起一块蒸糕,心想着这家伙还在西服口袋里塞过什么。
  “……谢谢。”
  “不必,您客气——”王耀话音未落,却被一个带着倦意的哈欠打断。亚瑟见他怔了一下,然后用手遮住半张脸,垂眸匆匆道了一声抱歉。他瞥见王耀眼中流露出的困倦,像是担心对方感到尴尬般率先移开了视线。早知道就带红茶过来了,虽然现在不是teatime,但和他一起喝的话就没关系吧。
  王耀则用指节抵着下颚牵起嘴角,早知道就准备点茶了……喝点那个就不会困了嘛。
  “要是有茶就好了——”
  二人不约而同地出声,翡翠色与琥珀色的眼睛同时望向对方,携着热度的视线短暂地相接,然后又闪躲般地避开。王耀下意识地攥紧了指尖,口中的板栗糕莫名变得索然无味。他身边的绅士先生更是不知道该把视线往哪里搁,曾经的海洋霸主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把气氛搞得像是初恋小男生的约会。
  正当王耀在心中无数次默念“气氛一度十分尴尬”的时候,电子屏中人们的惊呼声蓦地拉回了他的注意力。他和亚瑟一同将视线投向屏幕,只见月亮正将太阳缓缓遮蔽,地面上的阳光大面积地褪去,宛若灾难片中太阳遭遇吞噬的景象。
  “……好像世界末日一样。”
  王耀忘记了方才的尴尬,盯着屏幕小声呢喃,太阳最后的一线光芒与王耀的瞳孔重叠,他不自觉地发问出声:“如果世界末日到了,柯克兰先生会做什么?”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自己这是干什么啊?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对方的会答也肯定与自己的国家有关,这对自己而言有什么意义吗?他不知道亚瑟的手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攥住了西服的下摆,他讶于一个千年古国为什么会问出这种孩子气的问题,却还是遵从内心给出答案:“我……”
  我会吻你吧。
  
  王先生?……这个称呼真是生疏啊笨蛋……王耀你听说过么?月亮遮蔽太阳时,天上的星星去了哪里呢。其实星星们一直都在原地,他们自始至终都不曾移动,只是在白天时被太阳的强光掩盖了而已。
  我对你……这样的情感,也是被表象的一切掩盖了而已吧。
  如果我们不是国家……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过去,没有要背负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坐在一起看日全食时大概就不必穿着西服了吧。
  穿着睡衣什么的……也不错啊。
  
  太阳被月亮完全遮盖的几分钟已经过去。月球向另一边移动过去,太阳露出一小部分与一线弧形的强光。跟随着镜头遥遥向空中望去,此刻的太阳宛若一只亮光灼灼的钻戒。
  “柯克兰先生?……”王耀的问题迟迟得不到回应,见那个平时在会议桌上伶牙俐齿的家伙沉默不语,他感到不解似地歪了歪脑袋。亚瑟的情况令他感觉不太对劲,他想要用手背去试一下那人额头的温度,却总感觉这种行为有些不合适。像是为了缓解尴尬,王耀强行转移话题:“那个……日全食不是难得一见的天象吗?
  “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来许愿吧。”
  话语出口后王耀又是感觉一阵无措:亚瑟知道自己把日全食当成流星用之后会是什么心情?他今晚怎么总是挖坑给自己跳啊……正当王耀感到无比尴尬时,身边的人却一本正经地双手合十,相贴的指尖凑到唇边低声呢喃了句什么。
  片刻之后他放下手,目光向王耀这边投来:“第一次在日全食下面许愿,我完成了,如果是王先生……会许什么愿望?”
  “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王耀回应着,却发现对方眸中有什么黯淡的情绪一闪而过。这家伙是怎么了?气氛似乎从很早之前开始就变得怪怪的。
  这种不时攒起热度的气氛……好像只有恋人之间才会有的吧?
  正当王耀茫然而不知所措时,亚瑟竟发出了一声轻笑,“王耀你知道吗?愿望说出来会不灵的。”
  “诶?……”王耀怔了一下,他似乎没注意到亚瑟称呼的变化,仅是旋即露出了释然的笑容,“没关系啦……国泰民安这种事主要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来着。”
  “是么?我的愿望大概与努力无关。”
  “……那柯克兰先生也把自己的愿望说说?反正我的都说出来了……”
  王耀笑着应道,他没留意到二人的对话已经愈发偏离了原先在公共场合的交谈,亚瑟却发现那人唇角悸动的微笑比公式化的笑容更加柔和。“真的要听吗?如果说出来的话……倒也不怕实现不了。”
  王耀不解地歪了歪脑袋,从椅子上侧过身来望着亚瑟。屏幕上的月球偏离了太阳,地面上的阴影逐渐被明亮的阳光所取代。“世界末日结束了。”亚瑟微眯起碧色的双眼。
  他似乎隐约地明白了自己不远万里跑来和王耀同观日全食的原因,明白了气氛总是变得微妙的原因,天空中的星子不知被隐没了多少年,同样被隐没的还有“想穿着睡衣一起看日全食……”这样的情感。现在不说出口的话,可能又要等待三百年了吧?屏幕中的太阳迸发出耀眼的光芒,亚瑟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喜欢你。
  “即使是真正的世界末日来了……也会喜欢你。”
  
  身边人的眼睛缓缓睁大了,纤细的睫羽颤着,身体一瞬间僵直在原地。亚瑟沉默着垂下眼帘,再次在王耀看不见的地方将西服衣摆揪紧。自己现在的样子大概很狼狈吧?那种怎么就这样说出来了啊……像笨蛋一样。他咬紧了下唇苦恼着自己之后该怎样面对公共场合的王耀,却不知那人眼中匆匆略过了千百年来的干戈与烟云。
  沉默宛如巨石一般在二人之间横亘良久,屏幕上的日全食已经被切换向了美国的下一个州,王耀微凉的指尖蓦然触上了亚瑟搁在会议桌上的手背。
  “亚瑟,我们不是作为人存在的。”
  “……我知道。所以说果然愿望说出口后就实现不了。”
  “所以……我会一直陪着你。”
  亚瑟愣了一下,他匆忙抬起头,微微颤抖的视线对上王耀的眼睛。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笃定地望着他,深邃的瞳孔之中沉淀着他无法感同身受的复杂过往,还有什么坚定的情感闪烁着熠熠柔光:
  “不是‘永远’,而是‘一直’。”
  “抱歉……我听不出区别。”
  王耀嘴角一牵,露出可以看见齿贝的非公式化笑容:“个人认为——‘永远’指的是很遥远很漫长的时间,‘一直‘则是那种连缀着的、细碎的日常吧。”
  “所以说——”
  “所以说,下次日全食是什么时候?”
  王耀缓缓握住亚瑟微颤的手,任对方小心翼翼地挨上自己的额头,那人像是担心惊扰了眼前的一切般轻声回应:“三百年后。”
  “嗯。三百年后我们一起看日全食的时候,带茶和睡衣过来吧。”
  
 
  
—————END—————
  
  
  

评论(2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