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朝耀】蒲公英敲打巫师的窗

作家英与留学生耀的故事w中间加入了奇怪的脑洞
250fo点文感谢www @板凳 和原先说好的似乎不太一样×
但还是愿你喜欢ꉂ(ˊᗜˋ*)

  
Ⅰ.
  “我在这里。”
  他低声呢喃着,时隔将近五年,自己又一次在飘雪的天气里迎来了除夕。嘈杂的人流簇拥着王耀前进,他用冻红的指尖摩擦了一下毛呢外套的衣角,漠然地观望着别人的热闹。这里已经不是大陆彼端的那个国度了,新年的前夜没有平安果与礼物。
  王耀顺着商业街走下去,落地玻璃上的窗花是鲜亮的红。自己与这色泽阔别已久了,往年在除夕夜陪伴他的是那人身上红茶的气味。他试着耸了一下鼻尖,却只能嗅到凛冬清冷的味道。王耀立在原地打了个喷嚏,他看见有几个孩子嬉笑着从他身边挤过。他们穿着天蓝、暖橘的颜色,跟在身后的女士笑容安和。
  穿越两条吵嚷的街道去找摩天轮。
  还在记忆中的位置,他隔着广场望见那庞然大物。广场上有缀着串灯的风筝下坠又上升,白鸽在滑旱冰的孩子身旁落下又飞起。摩天轮在音乐喷泉的水幕后出现。轿厢明明暗暗。
  嚼着半块白巧的女孩跑向降落的轿厢,被她牵着的恋人迷恋着她的侧脸。王耀打了个哈欠,心想亚瑟那边的摩天轮比可这个好看多了。
  “我在这里……I am here.”
  他在这里,被淹没在他人的惊喜与热闹里。亚瑟在大陆的另一端,他的世界里还有下午茶和魔法师的羽毛笔。王耀用冰凉的指尖划开手机,光标停在那唯一一个英国本地的号码上。
  想把电话打给过去,问自己离开后错过了亚瑟身边的多少场雨。而后王耀又思索着在便签上打出一行聊以慰藉般的答案——你走后他身边就一直在下雨。
  
  
  「小蒲公英飞啊飞啊,身影在月光下如此寥落轻盈。他很想念收留过自己的小木屋和木屋里怪脾气的巫师,但他现在不得不和巫师先生分开了,他必须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
  蒲公英飞过麦子地和沉睡的小镇,见到了爱慕着莫奈的睡莲与追逐梵高的鸦群。这算什么啊,自己也有非常非常喜欢的人。
  他问顺路而过的风,巫师先生现在还好吗。风却只是吟唱着轻快的咒语,他对心跳的感觉一无所知。」
  

Ⅱ.
  过去五年的除夕,自己都和亚瑟在机场度过。
  那时候英国的新年刚过不久,他记得亚瑟会在呢子大衣里穿暖色的毛衣,针织出的细纹在候机大厅的灯光下如此温暖柔软,手感像是要融化。他们坐很久的地铁抵达机场,亚瑟和他一起混在匆忙来往的人群中,假装自己刚刚结束亦或即将赶赴一场旅程。
  捧着亚瑟从咖啡厅买来的热茶,王耀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候机大厅的电子屏。他总能准确地在这嘈杂的环境中捕捉到广播里的那声“China”。亚瑟会因为工作的原因而随身携带着便签纸笔,王耀则悄悄地将手伸进他的口袋里。自己的手在他的衣兜里待上一会儿,指腹除了茶的温度外还会染上亚瑟的体温,然后他用指尖夹出亚瑟的便签本,在一个未完成的小说大纲旁边画上中国结与桃花。
  他在这里,和恋人一起在异国的角落里跨年。亚瑟·柯克兰——已是小有名气的作家先生无奈地从他手中拽回便签本,然后在王耀的手心里画下一颗带翅膀的心。后者则在片刻的怔愣后微微牵起嘴角,他盯着那双翡翠色的眸子望了几秒钟,又为那颗心添上弯弯的眉眼,两滴泪水与笑容。
  他们在候机厅倚靠着对方,望着来来往往的旅人直至深夜。次日清晨王耀靠在亚瑟的肩膀上醒来,他迷糊着用指尖去触了触那人毛衣的领口,回程的地下铁快速穿行。手心里的涂鸦还在,王耀茫然地嗅着那人身上的茶香味说早安,忘记了昨夜酝酿良久的拜年。
  
  窗外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告诉王耀,他真的已经回归了自己所在的国度。那个在自己身边写了五年故事的作家先生今年不必再陪着谁赶赴机场。洗漱后见到家人的第一句话是新年快乐,虽然现在的自己并没有比在地铁上时快乐多少。他看见喧闹的人群中开出一片又一片短暂的春天,多年未见的亲友用问安与喝彩糊住了他。“happy newyear.”他编辑了一条再精简不过的短信想要发给那个英国的号码,指尖却最终在删除键上屏息按下。

  
  「蒲公英飞回了自己出生的那片草地。草叶们摇曳着欢迎他,种子们欢呼着骨碌骨碌滚动起来。但蒲公英并不开心——他只想找一个清净的地方休息,然后闭上眼睛做一个梦。
  他想在梦里再看看巫师的小木屋,问候他栽着奇花异草的狭小花园。巫师先生平时是不准他去花园的,因为那里养着一只幼年的独角兽。但花朵的香气总让蒲公英按捺不住好奇心,巫师先生拗不过他,只好让蒲公英藏着自己的兜帽里,由自己带领着浏览花园。巫师先生喜欢加牛奶的红茶,兜帽里理所当然地带着丝茶香,除此之外还有各类草药甚至坩埚浅浅的铁锈味。但小蒲公英并不太介意。
  可今日草原上的梦中唯有风声。蒲公英有点后悔离开巫师先生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世人怎么能准允优秀的巫师爱上一朵蒲公英呢。」
  

Ⅲ.
  王耀是在作为留学生来到英国时与亚瑟相识的。在某个难得的晴朗天气,座位临窗的他看见一朵蒲公英乘着微风溜进室内。它在明亮倾泻的阳光中飘飘悠悠,然后落在前座金发青年的后背上。他盯着那人薄荷绿的衬衫望了许久,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想将那朵蒲公英摘下。
  可最后他没能控制好力度,前方的青年略感不悦地回过头来,碧色的眼睛望向不知所措的他——不知是因为瞥见了那对海苔般的眉毛还是为了缓解尴尬,王耀竟面对着那双疑惑的碧眸露出了一个无意义的傻笑。他轻捻着指尖上蒲公英的白色绒毛低声道歉,对方只是摆了摆手,却在下次与王耀进入同一个教室时坐在了他身旁。
  这次王耀在听课的同时心不在焉地翻了翻文学社赠送的校刊,还对其中的某篇文章十分感兴趣。他将那篇署名为“ Arthur·Kirkland ”的短篇小说一口气从头读到尾,一抬头才发现身边的那位同学正在盯着自己。王耀差点像上次一样不知所措地笑出来——眼前人总是能莫名地让他翘起嘴角——对方却无视不远处的讲师,提出要与自己交换名字。王耀在稿纸上匆匆地写下自己的姓名,不等他心虚地将校刊压回书下,身边人的名字便让他动作一滞:
  “怎么了?”方才在稿纸上签下名字的校刊作者明知故问地出声,眨眨眼露出带点恶劣性质的笑容。
  然后——然后自己知道了许多与亚瑟·柯克兰有关的事情。他会写故事和诗,下午会因为红茶和司康饼偶尔翘课,他寝室的书架上整齐地码着一套《哈利·波特》,他动手写作时不时会转笔,他用的不是巫师们的羽毛笔,金属杆落在地上发出明澈的响。王耀在一日日的相处中无意识地记下这些事,亚瑟·柯克兰也在同时了解着他,待他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在彼此的心房心室中走过一圈后,粗眉毛的校刊人气作者小心翼翼地提笔,写下一封情书塞进王耀手里。
  然后……然后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走入彼此的生命中了啊。王耀记得亚瑟在情书里写,自己是他在那个多雨的国度里触到的一束阳光,温暖的光芒刚与指尖遇上,清新的渗透力便游走到全身。
  这好像是个一点也不新奇的比喻句,但王耀却时常在亚瑟的若干篇文字中看到同样的句子:某件事真的是再好不过了,就像在多雨的国度遇见阳光。这是他形容幸福的最好方法了,所以自己感到很满足。每次在亚瑟的作品中遇到相似的句子时王耀都会微微眯起眼睛,将脸颊埋进纸页中偷偷地笑。我爱你。这些相似的句子像蝴蝶一样停在王耀耳边,喋喋不休地说道。
  他觉得亚瑟对自己而言也是阳光一样的存在,但内敛的性格让他从未想过将这句话说出口。独自身居异国的自己遇到了对方,好像是即将被冷水封冻的鱼游到了温暖的水域。然后他们一起做过晚饭,一起坐过摩天轮,一起在酒吧的角落里说邓布利多永垂不朽。除夕的那天亚瑟陪他去机场,夜来了,还有未来和春天。
  
  
  「忘了是多久以前,蒲公英第一次遇见巫师先生。他携着风飘啊飘啊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他被风吹入不知名的窗口,落在了那人的肩上。
  但巫师先生没有生他的气,还请他在木屋里留了下来。魔法书、坩埚与壁炉,独角兽还有巫师先生蒲公英都很喜欢。只是巫师的脾气太怪了,比如说:巫师先生喜欢上了某人,开口表达时却总是别别扭扭,再比如说……他会喜欢自己这件事。
  蒲公英和巫师一起生活在小小的木屋里,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就像多雨的国度里出现了温暖耀眼的阳光。可后来巫师先生的魔法愈发出色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位年轻的巫师。他们说,你怎么能喜欢一朵蒲公英呢?你们不该在一起,你可以喜欢眼底开满了花朵的姑娘,可是你不许喜欢蒲公英。
  他藏在窗台的夹缝里,听见巫师一遍遍地强调自己只喜欢这朵蒲公英。只能是这朵蒲公英,永远不会是别人。他看见巫师先生掩上门,疲惫地冲他笑了——从此以后的每天都是这样。蒲公英知道应付着嘘声的巫师很累,也知道人们因此而开始讨厌巫师先生。
  于是蒲公英吻了吻巫师的眼角,从窗口飞走了。」
  
  
Ⅵ.
  亚瑟·柯克兰打了个哈欠,他挂掉代理人的电话,倒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他想要伸手去够茶几上那本没有启封的新书,目前的姿势和距离却令他怎样都无法成功触到。亚瑟缩回自己冰冷的指尖,天色不知何时已经暗了下来。
  耀离开很久了……吧。
  圣诞节刚过了几天的时候,那人不动声色地拖着行李箱返回了自己的国度。他们并没有像机场离别的人群那样上演什么相拥而泣的戏码,因为耀是背着自己悄悄离开的,自己最后没能追上他。
  惊诧,委屈,恍然大悟。他用自己最宝贝的那支蘸水笔在纸上划拉出无条理的线,然后明白了恋人不辞而别的缘由——自己现在是小有名气的作家了不是吗……人们关注他了解他,然后对他的生活肆意评价。王耀被定义为他炫目未来中的污点,就像自己在书里写过的那样,人们怎么会准允优秀的巫师爱上一朵蒲公英呢。
  他们的生活本是一张缓慢旋转的唱片,流淌出的乐声独特却动听。可刺耳的议论使唱片机的磁头纠缠起来,或许王耀在看见自己疲惫的笑容时已恍然地意识到,未来与春天声音已经被绞碎,他们身处于磁头交织成的网的下面。
  可是……你别走啊。
  
  亚瑟从沙发上坐起来,终于拿到了茶几上的书。那是自己最近的新书……《蒲公英敲打巫师的窗》,好幼稚啊,为了带那人回来而写下的故事。
  他刚刚在与代理人进行沟通,大概是个曾经有过的想法——他想去中国开签售会……耀之前刷着中文的网页说自己在中国的人气还是挺高的,自己相信他。
  代理人说自己这边需要调查与筹备,他必须耐心地等待。“拜托了,”方才亚瑟对着电话喃喃道,“请尽最大努力争取机会。”因为这本书就是为了他才写的。
  自己要去耀所在的城市签售,然后一手把书塞给他,另一手牵着他,带他回来。
   
  
  「巫师先生锁上木屋的门,他要去找蒲公英了。蒲公英的家在很远的地方,自己一定能找到他。
  路上他遇见了一条孤单的毛毛虫,于是变出一片心形的粉色叶子送给他。他将樱桃的果实赠给蜂鸟,让他帮忙照顾自己花园里的玫瑰花。前方有珊瑚色香草味的未来,还有他的小蒲公英。
  用布丁瓶在路上捉一瓶耀眼的阳光送给蒲公英吧,让他跟着自己回家。」

  
Ⅴ.
  新年过了是否就是春天呢,春天时这座城市也会像英国那样落好多的雨。“I am here……我在这里呢。”自己的指尖仍被冻得通红,身边的人群永远都有自己的热闹。王耀揣着家人列的购物清单走向商场,身边没有任何迹象证明自己曾爱过一个人。当然了他也被人爱着,可他却离开了。
  ……亚瑟,你现在还好吗。
  王耀想赶上这次绿灯,可却被迫在斑马线前停下。有蹬着自行车的中学生从眼前路过,书包上的挂件掉了下来,她一无所知;男孩手里的氢气球飞走了,魁梧的梧桐树阻止它飞向天空;前标闪烁的跑车瘫痪在红绿灯前方;对面的商场又在搞销售活动了,浓妆的购物小姐不慎挂破了长袜,她将那只难堪的腿藏在后面。
  生活……总是不尽如人意的吧。自己就这样永远退出亚瑟的生活,也是正常的事吧。
  
  绿灯亮了,王耀穿过马路。他本想绕开商场的销售活动举办区,内心莫名的悸动却促使着他走近。书籍们好像被试了魔法一般摞成螺旋状,他遥遥地望了一眼封面的颜色,然后认定这书自己之前没有看过。
  然而莫名其妙的……有什么熟悉的感觉从心房里蔓延出来。
  有推销员注意到了他,随即拿起一本书笑着为他介绍。王耀无意间瞥见印在书封上的话语,他缓缓地缓缓地攥紧指尖,被冻得通红的手指微微发颤,有暖意顺着指尖游走到四肢百骸。好像一尾将要被冰封的鱼,终于游到了温暖的水域——
  “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啊,就像在多雨的国度里触到的一束阳光,温暖的光芒刚与指尖遇上,清新的渗透力便游走到全身。”
  我爱你。他笔下的词句又一次如振翅的蝴蝶般落在他耳边,喋喋不休地说。
  “我爱你……”王耀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有谁站在他背后轻声地笑了。“终于找到你了……一起回去吧?”
  王耀转过身去,他对上那双翡翠色的眸子,在几秒钟的怔愣后像初次见面那样露出了一个傻笑。但这次的笑不再是无意义的——因为他认为自己或许再也不会倒在他人的目光里了,亚瑟也一样。
  
  
  「时间和纸笔会记载吗?我们现在仍是一对恋人。
  回我身边吧?巫师将装满阳光的布丁瓶捧到蒲公英面前。我不会因为那些人而感到疲惫啊,怀抱比眼泪的温度更接近阳光,所以回来吧。
  蒲公英飞起来,他不再乘着风,而是自己飘飘悠悠地栖在了巫师先生的肩上。
  风不会再左右他们的方向。」
  
  
  “我真的离开了很久……亚瑟,我走后你那里又下了多少场雨?”
  “你离开后吗?”身边人感到不好意思似的错开目光,作家的特长似是难得地被发挥了出来:“……阳光不辞而别后,我身边就一直在下雨。”
  
  
  
————END————
  
  

评论(1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