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そらまふ】窝在角落好安心

#流浪猫そらる×泰迪熊まふ
ooc/治愈向/似乎是无法代入三次元的设定×
愿你喜欢ww#

  
  
Ⅰ.
  まふまふ看见楼道里落进一道雾色的天光,发觉此时已是清晨。窝在他怀里的猫儿熟睡着,柔软的鼻尖无意识地贴在他的颈间。轻柔的呼吸落在まふまふ胸口,惹得他不自觉地想要露出笑容。
  “そらるさん,你看天都亮了。”
  他在心里悄声地说。白色泰迪熊无法发出声音,只能睁着玻璃制的眼睛,一次次地望向猫咪在睡梦中微颤的胡须。他特别喜欢让そらる偎在自己身上睡觉,对方的心跳在黑夜里贴着自己的胸口搏动,温软的轻颤总能让他睡得香甜。
  如果自己也有心跳就好了——まふまふ想。那样每天的清晨,自己就能用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来叫醒熟睡的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觉得自己在见到そらる时一定会心跳加快,曾经主人家的电视里说过:见到自己喜欢的人时,任谁都会心跳加速的。
  小泰迪熊想象着自己小鼓般愉悦的心跳声,再次忍不住偷偷笑起来。天色恍然间被拭地更加明亮,不知何时醒来的流浪猫微微睁开湛蓝的眼睛。他迷迷糊糊地用鼻尖拱了一下小熊身上的绒毛,未褪去睡意的声音在清晨听起来格外缱倦:
  “まふまふ,早安。”
  
Ⅱ.
  そらる是在一个天色阴沉的傍晚遇见まふまふ的。那天他独自穿行过街道,脚步细碎而轻。他刚刚从漫长的午睡中苏醒,弥散在空气中的潮湿气味提醒他大雨将至。于是黑色的流浪猫在屋顶上打了个滚站起身,就着渐暗的天色向住处赶去。前方居民楼的底层可以遮风挡雨,そらる生来就居住在那里。
  街道上的人群行色匆匆,傍晚归家的人们查看着手机上关于天气的消息,生怕不久后就被困在雨里。そらる在屋顶上俯瞰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在拥挤的人群中望见那只白色泰迪熊的。
  
  
  まふまふ有点害怕,自从出厂以来,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下午他被女主人扔进敞口的纸箱里,同家中其他落灰的闲置物一起丢在了垃圾箱附近。まふまふ有点儿搞不懂自己做错了什么,明明只是右耳和胸口的位置略微绽了线而已。
  泰迪熊委屈地想要眨眨眼睛,却只能用那双玻璃制的双眼徒劳地望着来往的人群。行人不同颜色的外衣映在他剔透的瞳孔中,まふまふ不知道这其中是否会有人在纸箱子傍停下脚步,在附身与他对视片刻后抱他离开这里。
  他很想念上个主人家客厅里的温度;卧室里热可可的味道;还有年幼女孩小巧温暖的下巴——记忆中那个幼稚园的女孩时常用短短的手臂勉强抱住他的脖子,然后将下巴抵上他的头顶。可她已经好久没有抱过自己了。
  まふまふ不太习惯室外的寒冷——冷空气顺着胸前的裂口挤进身体里,柔软的棉花被凉气浸透了,如果自己有心脏的话,那它现在一定是凉冰冰的吧。行人们匆匆赶路,夜色里一定有一个等他们回去的家。
  城市的夜灯“啪”地一声点亮,まふまふ不知所措地想要蜷起身体。 灯光下他一动不动地沉默着,街对面的高楼上一扇扇窗子明灭不定。视线像是被那灯光刺痛了一般骤然模糊,他悄悄抽了抽鼻尖,感觉自己就要哭了。
  而也就在这时——一只黑色的流浪猫跳上箱子。そらる用那双湛蓝的眼睛打量着まふまふ,他微微歪着脑袋,而后小心翼翼地探出一只前爪。
  柔软的掌心覆在泰迪熊胸前绽线的裂口上。
  
  
Ⅲ.
  流浪猫轻轻地打了个哈欠,他慢悠悠地将脑袋搁在前爪上,合眼听着雨声。 雨水一般不会漫进楼道底层,但そらる能感受到地面沁出的丝丝凉意。据说这栋旧楼就快要被拆掉了……不知道是真的么?他嗅着空气中泥土淡淡的腥气,尾尖向身后探了探,触到的是布绒玩具的柔软。
  まふまふ背靠在楼道的角落,他听到断断续续的淅沥雨声,刚刚有个身披雨衣的人冲上楼去,昏黄的声控灯亮了,灰尘在离自己鼻尖不远的地方缓慢地舞。那只黑色的猫咪自见面以来还没对他说过什么,他是不是知道自己不会说话呢?まふまふ用视线小心地描摹着对方背部的线条,几十分钟前发生的事还在他脑海里回放:
  那只猫跳上纸箱子和まふ面对面,蓝色的眸子里噙着朦胧的慵懒。对方打量着他,没睡醒似的混沌眼神逐渐变得清明深邃。まふまふ屏住呼吸,对方的瞳孔宛如黑曜石,虹膜底部蓄着一汪雪青色的潭水。最后流浪猫歪了歪脑袋凑近过来,掌心轻轻贴上他的胸口,轻浅柔和的笑意在眼底晕开一片。
  或许是因为对方挡住了路灯的光源,まふまふ不知该将视线聚焦在哪一处。他只是愣愣地望着黑猫灯光下泛着熠熠柔光的皮毛,忍住方才想要哽咽的冲动,在心里轻轻地说了声你好。
  猫先生有家么?好像快要下雨了。
  まふまふ用听不见的声音问。灯光下的猫先生真的很好看,深色的皮毛细看时泛着隐约的藏青,好像自己在睡不着的夜晚望见的星空——白色泰迪熊近几个月都被遗忘在角落里,女主人忘了拉窗帘的夜晚,他便沐浴于月光下,在断断续续的梦里看星星。星辰给他很温暖的熟悉感,让他觉得不那么孤单。
  或许是在儿童房里看多了动画的原因,まふまふ总是坚信自己脸上的条形码是某种神圣的印记,等它第九百九十九次被月光照到的时候,自己体内就会有什么神奇的力量觉醒。
  那时自己会去拯救很多人么?……虽然现在他连自己都拯救不了。
  跑神的泰迪熊想到这里时便又有点想哭了。他望着对面そらる的眼睛,像是在望蒙着雾气的星星。他想冒昧地问一问猫先生的名字,听不见的声音却被对方的下个动作吓得噎回喉咙里。
  流浪猫收回前爪,然后探身轻轻咬住了泰迪熊的后颈。まふまふ再次被吓坏了,对方的呼吸很近很近,软毛蹭过脖颈时痒痒的。他不知道眼前的猫先生想用叼住后颈的方式把个头不小的他拖回住处——在雨落下之前。
  まふまふ更不知道猫的后颈处是没有知觉的。后来的某个夜晚,半梦半醒的そらる在他耳边悄声解释说,那样你就不会痛了。
  
Ⅳ.
  そらる听了一会儿雨,险些在淅沥的雨声中陷入沉睡,不知是雨声天然的催眠效果,还是因为方才的那番折腾令他太过疲惫。そらる不知自己是如何做到将一只泰迪熊拖回居所的——他花了比以往多几倍的时间才回到这里,一路上有好几次都被路人手机的闪光灯吓得半死。闪光灯真的是太可怕了——楼道里的そらる用爪子扒拉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后怕似的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他睁开眼甩了下脑袋,起身望向了身后的泰迪熊。
  白色泰迪熊睁着一双茫然的眼,不知所措地倚在楼道的角落里。そらる穿过链条生锈的自行车与楼道间堆放的杂物盒,轻手轻脚地从楼道口来到まふ所在的角落。你好么?他歪着脑袋试探性地问候,压低了的猫叫声在泰迪熊听来很轻柔,像是担心惊扰了什么。
  我很好,而且很开心呢……猫先生。
  像是听到了应答,そらる在まふ面前坐下,他将蜷起的尾梢随意搁在前爪上,鼻尖凑近嗅了嗅泰迪熊的颈侧。后者再次被蓦然凑近的鼻息吓了一跳,他想捂着脸打几个滚躲开,却发现自己连心跳加速都无法做到。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拥有一颗心,为了眼前的猫先生。
  そらる在泰迪熊身上嗅到了一丝轻浅的香气,好像曲奇的味道混着淡淡的奶香。他生来流浪,对这种味道并不熟悉。你原来是有家的吧?他轻声细语,一缕月光透过楼道口落进来,猫咪剔透的蓝瞳也被酌满了月光。
  “有家的人,一定是被爱着的。”
  まふまふ没有回应。他原先是被爱着的啊,当女孩子在夜晚将他紧紧拥住时,他感觉连黑夜都是为了他而生的。可现在自己被抛弃在了黑夜里,仍然睁着玻璃做的眼睛,抬起胳膊,做出要跟人拥抱的姿势。まふまふ知道自己流不出眼泪,可他的猫先生似是读懂了那泫然欲泣的心情。
  对方试探性地靠近过来,前爪轻轻地搭在他身上,又顺着柔软的绒毛从身前缓缓滑至后背。泰迪熊怔了一下,直到流浪猫柔软的鼻尖蹭上了他的胸口,他才意识到自己被抱住了。
  猫先生像是第一次跟人拥抱,似乎是紧张的缘故,连爪尖都无意识地嵌进了自己身后的布料里。可まふまふ还是笑了,他感受得到猫先生贴近的、略微乱了节奏的心跳,听得到外面淅沥的雨声。对方落在自己胸口的呼吸并不平稳,但明明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源源不断地传达到了身体里。睡吧,流浪猫就这样窝在他怀里喃喃地说,不知道该去哪儿的话,就先留在我这里吧。
  
  
  那天晚上泰迪熊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变成了白色发丝的男孩子,名字还叫做まふまふ。梦里他用纤细苍白的指尖轻轻触了一下嘴角,发现自己能牵起唇角微笑了。下一秒他按上自己的胸口,有什么东西正在那里平稳而有节奏地搏动。
  一只黑猫踱过来,まふまふ惊喜地蹲下身向他伸出手去。对方闭上眼睛依偎过来,毛茸茸的脑袋懒懒地蹭在他颈间。他将そらる一点点搂紧,任由两颗心脏贴着彼此的胸口跳动。
  猫先生,我会待在你身边。因为我们待在一起时,就是一个家了吧?
  那样的话……我可以爱你么?
  

Ⅴ.
  当そらる从楼道里钻出来时,雨已经停了,熹微的晨光松散地舔舐过他的脊背,让他忍不住想伸个大大的懒腰——昨晚他睡得并不太好,第一次拥抱别人啊……可能有点紧张了吧。
  そらる回头看看小泰迪熊,远远地冲对方摇了一下尾尖。像是担心对方会错了意,他又踱回去凑到对方身旁:
  “我要出门了,等我回来。”
  そらる轻声说着道别的话,转身时身体若有若无地蹭过泰迪熊的身侧。まふまふ小声应了一句“再见”,可以的话他会伸手捂一下脸,再一个人悄悄地哼一会儿歌。可泰迪熊现在能做的只有望着楼道口的光亮,等待着对方回来。
  清晨的楼道穿过刺骨的寒风,可他却像是倚在沙发柔软的角落里一样,支棱着耳朵笑了起来。
  
  そらる溜着墙角走到阳光下,依然是哈欠连天。是先去屋顶上睡一觉还是先去找食物呢?没睡醒的流浪猫若有所思地晃了晃脑袋,然后借着伸懒腰的动作跳上一户人家院子的矮墙,又沿墙走向屋顶。再稍微睡一会儿嘛,等到正午时街上的铺子做好了饭团,自己再去蹭一只好了。
  屋顶被太阳晒暖了,早无昨日雨水的痕迹。瓦隙的裂缝间生着几株野草,草尖上开出星子般的花儿来。流浪猫缱倦地蜷起身子,思考起这是自己在屋顶上晒太阳的第几个冬天。
  他自出生就开始流浪,漫长孤单的岁月令他生得单薄而纤瘦,没有人爱,他仓皇地成长,眼眸中噙着的却是温柔的光。日子宛若流水般从そらる的皮毛上无声淌过,流浪猫已经习惯困了就打盹儿,饿了就到街道的店铺上找肉包或小鱼干的生活。反正多数的店铺老板已经认识他了,就像他记熟了这条街上所有的门牌号那样。街道上的人们经营着各种各样的食品店,大家并不讨厌这只看起来很沉静的黑猫,有时甚至会主动留下食物的边角料,备做他今天的小点心。
 
  这样是否也算是被饲养呢?そらる时常在半梦半醒间盯着自己的尾尖思考。或许自己可以算是得上一只宠物——只不过是主人比较多而已。可有时他又意识到这是不一样的。そらる在电线杆上见过好多寻猫启示,他若有所思地盯着启示上的黑白照片,那些猫和自己看起来并无不同,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大概是……有人在为它们的离家而感到不安吧。
  有家的人,一定是被爱着的。
  曾经的そらる在电线杆前思考良久,然后很慎重地得出了这个结论。自己并不是一只被爱着的猫——好像没有哪个店主特别在意他,即使自己接连失踪好几天,大家也只会以为自己去了其他店铺而已。
  如果自己某天消失了,应该没人会感到悲伤吧。
  想到这里时そらる被吓了一跳,可他并不急于将这个念头从脑海里驱走。是否有一个家在他看来是无所谓的事情,可是否被人爱着这点却很重要。不被任何人在乎的人生一定少了点什么,如果自己看到了孤零零活着的人,一定也会同情吧。
  或许是被这样的情感所驱使,昨晚他带回了まふまふ。
  
  
Ⅵ.
  “そらるさん,你想听故事么?”
  某天晚上,泰迪熊望着倚在他身边的猫儿这样问道。 そらる微眯着双眼点了点头,不知何时,他已经养成了在睡前听まふ讲故事的习惯,对方在儿童房待过好久,记下了好多女主人念给女孩的睡前故事。以后我也在そらるさん睡前讲故事吧,某天まふまふ笑着说,这样就更有家的感觉了。
  そらる忘记了这是对方来到这里的第几天,但二人似乎已经完全习惯了对方的存在。每天清晨流浪猫和泰迪熊偎在一起醒来,そらる晃晃头顶的耳朵说早安,然后上前轻蹭一下泰迪熊的鼻尖;然后他游荡到自己熟悉的街道上,像是被涂上了黄油的金色屋顶仍与之前一模一样,可他似乎无法再睡得那么熟了——そらる知道有人在等他;归家时他感受到些微的迫切与慌乱,那颗总是不紧不慢地搏动的心脏蓦地乱了节奏。まふまふ会因自己的晚归而担心么?其实自己回去得也不晚来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时间仿佛变慢了。
  夜晚そらる抱着泰迪熊柔软的身体入睡,有次他做了梦,梦里他变成身材颀长的少年,深色的发,清秀而沉着的眉眼。那是一个倾泻着明亮阳光的梦,そらる在午后阳台的摇椅上微蜷起身子,闭着双眼昏昏欲睡地伸出手——白色的泰迪熊乖巧地伏在他的膝头,そらる触到了对方的耳廓,然后将他顺势捞进怀里。
  梦醒之前そらる坐起身,在泰迪熊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又亲了一下。
  
  まふまふ今天讲的是绿野仙踪的故事。这个故事他听过的边数不多,但却在そらる面前东拼西凑地讲了出来。后者望着他的瞳孔认真倾听,不知是不是因为想象出了まふ内心眉飞色舞的样子,流浪猫不由得胡须一翘笑了出来。
  那天そらる在泰迪熊的怀里轻轻打着哈欠,尾梢绕在他的腿上才入梦。まふまふ像往常那样感受着そらる的心跳,在珍惜着每一丝温暖的同时睁大双眼,好像透过黑夜望到了故事中那条通向翡翠城的路。他觉得自己好像故事里的那个铁皮樵夫啊——为了拥有一颗心,为了拥有爱的能力而踏上旅途。
  そらるさん,此刻的你——一定被深爱着。
  
  
Ⅶ.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そらる今早的确是被吓醒的——当他迷迷糊糊地窝在角落里打哈欠时,不远处那辆生锈的自行车突然发出沙哑的响铃声。有谁抓住车把胡乱摇动了几下,随即咂舌“啧”了一声。そらる不知所措地撑起身子,朦胧的睡眼隔着晨雾望过去——来人是这栋楼里的居民,他撇着嘴角望了一眼落满灰尘的车座,然后双手拖着车把将自行车从楼道里拖了出去。流浪猫不知所措地望着这一切,自他住进来起那辆旧自行车就在楼道里了,凝固的记忆令他怎么都习惯不了现在视野里那块灰扑扑的空地。
  这是……要发生什么了么?
  像是在回应他的想法,今早的楼道不复往日的宁静——诸多的居住者及陌生人在狭窄的走道里来回走动,不断有落灰的破纸箱被搬出去,楼外汽车的喇叭声令そらる不禁按住了自己头顶的耳朵。他尽量保持沉着地望了一眼まふまふ,却发现小泰迪熊的眼神比自己想象得还要恐慌,那双剔透的眼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像是担心要发生什么变故一般,末了まふ轻轻地唤了一声“そらるさん”,声音像是咬着嘴唇发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别怕。”
  そらる仍旧注视着前方,身体缓缓贴在泰迪熊身旁,他决定自己今天哪里也不去,哪怕饿着肚子也没关系。まふまふ低低地应了一声,绽线的胸口久违地令他感到疼痛,被抛弃的那晚身体渗入寒气的感觉再次于脑海中明晰起来,他不明白楼道里的人们的目的,只是隐约地预感到有什么将被毁掉。
  “不过别怕……”まふまふ在心里喃喃地重复着そらる刚才说的话。他试着深吸一口气,感受到そらる的体温由相贴的地方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此时他听到了更大的喧闹声,近处的一只箱子被搬走了。まふまふ深吸一口气,“没关系,我在的。”他听见自己微颤的声音,后一句想要说给そらる,前一句则是说给自己听。
  
  
  直待到楼道完全恢复昔日的平静,已经是接近黄昏时的事。そらる歪着脑袋想了好久,才想起自己在前不久听过的那则传闻:这栋居民楼离拆迁不久了……是这样吗?
  那……自己和まふまふ该怎么办呢?
  搬运楼道里杂物的工作其实在正午时便停了下来。旧纸箱尚未被完全搬走,他和まふ尚有蔽身之处。そらる无法想象自己和まふ若是被发现了该怎么办——准确来说是まふまふ该怎么办,人们对一只流浪猫的态度不会过分到哪去,甚至有人会试图揉揉他的脑袋将他收养,可若人们看见的是一只灰扑扑的泰迪熊呢?
  那样的话……まふ会被他们当成废弃物扔掉吧?
  流浪猫想到这里不由得抖了三抖,然后想也没想地扑在泰迪熊身上将其一把抱住。虽说二者有一定的体型差,但まふまふ还是险些没能稳住重心。他小小地“啊”了一声,看向将脑袋埋在自己肩上的黑猫时却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そらるさん?”
  “……”回应まふ的是来自对方的轻蹭。印象中偎在一起睡觉时流浪猫经常无意间做出这种动作,可这次却多了些缱倦与茫然,似是因为无法解决的困难而感到不知所措。
  他的そらるさん在担心什么呢?まふまふ小心翼翼地在そらる的名字前贯上“他的”,然后抿着嘴唇继续思考。流浪猫才不会害怕继续流浪,是否被人收养在そらるさん眼里大概也是无所谓的事情;难道是因为そらるさん肚子饿了?他今天一天都待在这里……没离开过自己来着。
  他告诉そらる自己已经没事了,请他放心去找吃的。对方却保持着原先的姿势摇了摇头。まふまふ感受着软毛蹭过脖颈时那柔软的微痒,望着渐暗的天色叹了口气。
  灯光及暗,几缕光线耷拉在他们脚上。
  
  这期间まふまふ思考了各种能让そらる感到失落的原因。黑猫虽缓缓地松开了他,但目光仍若即若离地落在他身上。不知是否是因为那目光中的怜惜与焦虑太过灼眼,まふ终于将问题的答案转向了自己。
  “そらるさん……是在担心我么?”
  话音刚出口他就后悔了,まふまふ不认为自己是一只内心足够强大的泰迪熊,万一そらる说他想多了……自己不就自作多情了么?まふまふ已在自己的想象中不知所措地抱着脑袋躲进墙角,现实中却只能动惮不得地直视着前方——他不敢去看そらる的眼睛,担心着唏嘘会代替那其中的柔和,令他看不清过往;可他又情不自禁地想要注视那双眼睛,那双蓝眸或许仍像是蒙着雾气的星星,就像他们初次见面时那样。
  他犹豫着,直到そらる轻声回答:
  “嗯,被说中了。”
  
  
Ⅷ.
  “就像まふ想的那样,我并不担心失去居所,所以这栋楼被拆掉后自己该何去何从,我并不在乎。新的居住地并不难找,我也不会死掉。
  “可是まふまふ……
  “明天那些人发现你之后,会做什么呢?”
  和そらるさん分开、被扔掉。まふまふ眨了眨眼睛,前一个念头先于后一个从脑海里浮现出来。此时的自己是该因为被在意而感到喜悦,还是该因为近在咫尺的结局而失落呢?鲜明而复杂的情感交织在内心最柔软的一处,如果自己有心的话。
  如果自己的行动不受限制,他也会扑上去抱抱そらるさん吧。
  “那まふまふ,和我一起走吧?”
  像第一次见面那样,黑猫又蓦地贴得很近,性格中隐藏的话痨属性不知何时已被开启:“我现在就出发去找安身的地方,然后回来带你离开。就像我带你来这里时那样。在这之前拜托你自己等在这里,等我回来,好不好?”
  “……”まふまふ注视着对方湛蓝的瞳孔,插不上话只得忙不迭地点头。得到肯定的黑猫笑着甩了一下尾尖,然后他探过身去,像自己在梦里所做的那样——在まふまふ的前额上落下一个轻盈的吻。
  
  
  そらる离开后,泰迪熊才想起对方整整一天都没有进食。他不知道そらる要去多久,只能像往常所做的那样,独自窝在角落等待对方回来。
  可他等到的不只是天光渐亮时空荡的楼道口,还有随着黎明一起涌入的喧闹声。
  搬迁的工作刚开始不久,居民楼的人们再次投入忙碌,甚至还有社区志愿者参与其中。他们好像搬家的蚂蚁那般合力将家具搬运下楼,然后再用卡车载走。变故来得真快啊。まふまふ望着楼道口进进出出的身影,明明前天的他们还是楼顶上的鸽子,不会惊扰任何人。
  视线所及之处似乎有人忙完了手头的活计,将目光投向楼道里的杂物堆。まふまふ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本以为自己会像任何激动的时候一样在心里发出高分贝的尖叫,可事实上他只是轻轻念着そらる的名字,不知道该不该闭上眼睛。
 
  
  黑色的流浪猫勉强保持住平衡,险些从二层平房的管道上摔下来。他认为自己对这片街区再熟悉不过,却经历了半夜的奔波才找到了落脚的地方。肚子饿了,刚刚不慎蹭到了楼梯棱角的肋骨有一点痛,不过没关系吧——他甩甩脑袋,自己是流浪者,才不会害怕这些。
  ……更何况自己是被爱着的。
  天空那一头的朝霞亮起来了,まふまふ这时候大概等急了吧?他想象到泰迪熊黎明中映着曦光的眼睛,同时脑海中浮现出楼道口人来人往的情景。得快点回去。他喃喃地对自己说,如果まふまふ消失了,自己一定会很难过的吧。
  于是流浪猫以鲜有的速度跑过清晨的街道,不安的感觉却不知何时已在心中盘踞。过去已被他踏疼了的街巷在此时竟显得有些陌生,不知是因为过于匆忙还是因为有了在乎的人。而待そらる一路磕磕绊绊地赶到楼道口时,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没有用担心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后来そらる小声地向まふ承认,当时他感到的是恐惧。
  
  他看见杂物堆被清理得干干净净,有个带着志愿服务袖标的青年向角落里走过去。那人蹲下身,伸手抱起那只独自蜷在墙角的泰迪熊,歪着脑袋仔细端详。
  于是流浪猫扑了过去——他的身体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哪怕大脑尚为一片空白。
  
  
Ⅸ.
  白色泰迪熊睁开眼睛的时候,午后淡金色的阳光正带着柔软的渗透感淌了满地。他的耳尖被夹得有一点痛,是晾衣夹久违的触感。
  被固定在晾衣绳上的まふまふ蹬了蹬腿,从洗衣机里捞出不久的身体潮湿而沉重。他睁大眼睛打量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户人家的阳台上。自己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啊……还是说,这里就是そらるさん找到的新住处?
  等等……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去哪里了……
  泰迪熊心里像是触电那样抖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一股脑地涌入脑海,又被生生地梗在心头。他记得自己被人发现了,然后そらるさん就像他所祈祷的那样来救他了……可之后的回忆被一片粘稠的空白所填补——最后一刻留在自己记忆中的,是旋转不停的滚筒洗衣机,还是那双镌刻入灵魂的湛蓝色眼睛?まふまふ想不出答案,只感觉胸前绽线的裂口似乎又痛了起来,像是自己一个人就无法治愈的伤。
  “是在找我么?”
  黑猫跃过阳台上围栏上的花盆,轻巧地落在地上。他微微笑着抬起头,眸中那汪雪青色的潭水清澈得一如过往。像是读出了泰迪熊心里那惊喜的神色,又像是为了让对方更加安心,他轻轻唤了一声まふまふ。
  
  
  天月摘下手臂上的志愿者袖标,从上衣口袋里摸出钥匙。96猫看着他附身将钥匙对准锁孔的动作,不知为什么有点想笑:“话说天月君,今天为什么突然喊我过来?”
  “因为刚刚在参加志愿服务的时候遇到了很奇妙的事情,”天月回应道,96猫看不见他的脸,却也在话音中听出了笑意。“清理杂物时在楼道里捡到了一只泰迪熊,可能是被丢掉的吧?感觉好可怜啊……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办的时候,有只黑猫突然凶巴巴地冲了上来,”钥匙插入锁孔,天月回头望向96猫,脸上的表情很认真,“然后我莫名觉得……这只泰迪熊或许并没有被抛弃,相反——他对那只猫来说那么重要,他很幸福吧。”
  “嗯,然后呢?”96猫耐心听着故事,望着青年的脸笑着回应。
  “那只猫咪不想和泰迪熊分开,所以我把泰迪熊和猫一起带回家了……只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愿意留下来。找96猫是因为——泰迪熊耳朵和胸前的位置似乎都绽线了,想让你帮忙补一下啦。”
  天月说着,钥匙扭开门锁的声音清脆,96猫随他一起走入室内,落满阳光的阳台,晾衣绳上的泰迪熊与仰头的流浪猫望着彼此,似乎相视一笑。
  
  
  
————END————

写在后面的废话ww:

晚上好w这里是叶笺。
突发奇想写了这种设定的故事×最初目的是想治愈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被接受……想看这两个人软软地窝在一起,还想写出那种绘本的温馨感,也不知道成功了没有×【题目似乎就是之前看过的一个绘本的名字w】
所以说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妥,请一定要告诉我啦w

评论(30)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