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朝耀】但凡大欢喜 (杀手朝×自杀者耀)

#一个想不开的学生自杀途中撞上杀手的故事
愿你喜欢w#

  他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细小的血口生生绽在皮肤上。微微渗出的血在冷风里凝固,路灯散发出冰冷青寒的光。
  王耀于路灯下缓缓抬起手腕,虎口上的几道血痕突兀而刺眼。沉甸甸的夜幕压下来,他加快脚步走向目的地,试图摆脱这冰冷的窒息感。
  夜行的少年衣着单薄,他跑过空旷的柏油路,走走停停地靠近道路尽头的别墅群——此地临近城郊,是高薪阶层所青睐的居住地。应人们的消费需求,这周围有几栋大厦拔地而起,可完工后,未装修的高楼又像是被遗忘了般空荡荡地晾在原地。
  像是被匆匆搁置的生命。
  王耀微眯起双眼仰望着那蜂巢状的空窗,当身体从某一扇窗户间飞出去的时候——他想象着那道凌厉的抛物线,凉嗖嗖的快感略过脑海。这里应该不会有人,他花了很久的时间才下定决心来到这里,不太希望自己的行动被中途打断。
  
  亚瑟·柯克兰轻咬着下唇,于黑暗中屏住了呼吸。他身处于大厦的第二十五层,黑洞洞的枪口从空窗间探出,遥遥地指向别墅群中某个尚未熄灯的窗口。
  没记错的话住在那里的大概是某公司的高管,不过这和他没什么关系——亚瑟只要知道那人是他今晚的射杀对象就够了,这是他作为一个杀手的本职。二十四小时前他接下这个任务,白天踩过点后便将埋伏的地点选在了这里。如果自己没弄错的话……那扇没有窗帘遮挡的窗子应属于这一家的盥洗室,而自己将在对方进行洗漱时扣动扳机。
  潜水手表上幽绿色的数字无声闪烁,一如杀手在黑暗中灼亮的眼。亚瑟·柯克兰在空无一人的楼层中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对面别墅楼的灯一盏一盏熄灭在他翡翠色的眼里。快要到时间了——这么想着的杀手全神贯注地单眼望向准星,而正当他缓缓绷紧身体时,隐约渐进着的脚步声蓦地从楼梯间传来。
  
  
  王耀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走走停停爬到二十五楼——二十五是他目前得过的最低数学分数,将它牵扯上自己的死似乎是颇为微妙的事情,可他自杀的缘由不就是这些琐事带来的压力么?虽然腹诽过因为这种事就放弃一切的自己很没用,但最后想想……没用的人就去死掉,这倒也顺理成章。
  而当他迈着轻飘飘的脚步迈上水泥台阶的最后一级,整个人却身形一颤滞在了原地。
  王耀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当时所见的情景:他看见黑色夹克衫的男人正以一种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姿势持枪埋伏在窗口,几缕金色的额发在他额前投下浅浅的影子。若不是因为那人脸上失态的惊诧,他没准会因对方的那身行头而感到不寒而栗。
  这、这是……?这里为什么会有人……他在做什么啊……
  
  亚瑟·柯克兰也同样认为眼前的情景不可描述——当他侧首看见那个纤瘦苍白的东方人时,冰冷的子弹刚刚被推进膛里。对面的人衣着单薄,缺少血色的脸颊清瘦,墨色的发丝似是被夜风吹乱,有一绺正落在胸前。亚瑟看见清冷的月色从窗口潜进来,它从那人的身上跨过去,又继续向前流淌了。
  难道自己暴露了?那家伙该不会是来抓自己的……杀手不知所措地轻轻咬了牙,在与对方大眼瞪小眼的同时警惕地抓紧了枪托。然而几秒后亚瑟便又松手了——他借着月光隐约看清了那人疲惫又无神的眼,雷厉风行的抓捕者才不会有这样的眼神。
  于是他浅浅地吸了一口气,试着率先开口:
  “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就像亚瑟想不到自己会在执行任务时遇到自杀者,王耀也完全没有料到自己在跳楼前遇上了一个埋伏着的杀手。他不知所措地望着窗边那杆的笔挺的枪,手心里微微渗出汗水。
  亚瑟见他迟迟没有应答,只得面无表情地回过身去,将注意力再次倾注在对面的窗户上,“没什么事的话请你离开,也不要告诉别人你在这里看到的事。明白了吗?”
  “……”对方仍回以一阵沉默。粗眉毛的杀手有些不爽地回过头去,殊不知自己蹙起眉头的模样在月光下有些引人发笑。对面黑发的少年似乎真的笑起来了,他放松紧绷的神经缓缓走近,“别担心,我没这个机会的。”
  亚瑟不太理解对方说的话。他微微挑起眉梢,就着月光再次望向那人的眼睛。亚裔人有着琥珀色的瞳仁,本应流转着柔和波光的眼瞳此时却黯淡无神。亚瑟在那里读到了一种碎玻璃般的绝望,这让他隐约猜出了对方的来意。
  ——也是,于半夜三更踩着虚空的步伐爬上高楼的人,除了纵身一跃外还会做些什么呢?
  王耀在离亚瑟半米远的位置站定,他看着亚瑟·柯克兰,似乎在等对方对他选的高度表示认可。自己向来就什么都做不好,若是连跳楼时的楼层高度都选得不尽如人意,那未免也太可悲了。而杀手只是在一阵沉默后耸耸肩,“……随你,别耽误了我的生意。”
  说到生意这个词时亚瑟的神色一凛,连忙将注意力再次移回对面的窗口上——还好还好,那位高管还没摁亮盥洗室最里侧的灯,自己方才并未错过什么。王耀歪头望着那人伏在窗口的背影,目光顺着那流畅的身线一路滑下来,落在地上那只不锈钢的保温杯上。“……杀手执行任务时还要带保温杯么?”他忍俊不禁地微微翘起嘴角,眉眼间浮现的轻浅笑意令亚瑟开始怀疑这人的目的到底是不是自杀。
  “对啊,开枪前渴了就喝口水有什么问题吗?”仍旧盯着准星的杀手小幅度地耸耸肩膀,“我觉得对自己好点是应该的,不管自己是什么样子,在做什么。”
  空荡荡的楼层里未响起回应声,东方人只是与他脸上那丝残存的笑容共同保持着静默。亚瑟不知道自己方才说的那番话有什么用意,他是仅想表达自己的想法,还是在规劝决意自杀的对方?……他同样也想不通那人为什么会笑,明明面无表情抑或痛哭流涕才是自杀者会有的模样。
  “所以说,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亚瑟想要回头正视王耀的眼睛。他与对方并不熟悉,那人的死活实际上和自己并无太大关系。可是一个少年的自杀能换得来什么呢?人们看不到他曾经的挣扎和挣扎后的绝望,他们只会唏嘘,毕竟痛苦没有落到自己身上。用生命换来这种评价实在是太不值了……他觉得王耀的眼睛很好看,应该注视这个世界再久一点。
  
  
  而那双琥珀色的眼无声地眨了眨。亚瑟没有回头与他对视,只是默不作声地瞄准窗口。王耀轻轻抚过自己手上的疤痕,一道道的血口似是在控诉自己的罪名有多么不堪——连课业都兼顾不好的人活该去死,至于碰上杀手完全是个意外。
  这么想着的劣等生撇了撇嘴角,将滑落的额发别至耳后之后便再次贴近。原本正在聚精会神地瞄准目标的柯克兰则心中一阵不爽——自己正在全神贯注地投身于任务,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鬼到底想打什么主意?这么想着的杀手不悦地“唰”地回过身,枪口蓦地向身后一指——“你小子到底想干什么?……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趁早离开这里!”亚瑟于话语间不悦地撇起嘴角,微微发热的枪管几乎戳上王耀的胸口。后者则下意识地向后微微闪身,枪手的不爽与心底的晦气令他感到不知所措。
  “……为什么、为什么要我回去?”王耀眨了眨眼睛,话语间茫然地将唇咬住。亚瑟·柯克兰对此仅是耸了耸肩膀:“不想看你死,明白了没有?”他在话语间深吸一口气,王耀则毫不犹豫地反唇相讥:“为什么不想——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像是真的因王耀恶狠狠的语气而受到了刺激,枪手暂时无奈地将枪口撤下。或许是因为……亚瑟死死盯着王耀,碧色的眼眸将东方人从额头到下颚细细地扫视了一遍,目光由柔和的五官略至看似柔软的面颊,最终于心中喃喃自语:或许是因为……因为这家伙长得还蛮好看的……这个理由总可以了吧?金发的枪手将嘴角一撇,正试图开口摆出这个刚刚在心里成形的想法,却发现自己根本不好意思将这个观点说出口——也是啊……要他夸一个刚认识了几分钟的陌生男人可爱,这怎么做得到……亚瑟垂眸沉默了片刻,牵动了一下唇角最终没能说出话来。
  
  
  “……”王耀看枪手始终保持着沉默,于是干脆自暴自弃地出声:“不让我跳下去的话……干脆打死我好了。”他耸耸肩膀,反正横竖都是死。比起纵身一跃然后被众人指责唾弃是社会败类,被枪手打死这种新奇的死法倒也值得一试。这么想着的王耀深吸一口气正视着眼前的人,挺起胸膛的同时缓缓将拳头攥紧。
  亚瑟望着眼前送死的家伙,若不是担心枪声会使自己不慎暴露,他险些真的扬手给对方来上一枪。末了他闷闷地撂下一句:“你冷静。我还心疼子弹呢,别来妨碍我。”
  “……是啊,”王耀呢喃着回应,“我没用,死了也是浪费子弹。”像是要利用这句话为自己的生命彻底画上休止符,劣等生在语毕后陷入静默——琥珀色的眸子闭上,又在几秒后猛然睁开。似是彻底下定了决心,王耀将腿侧攥紧的拳头缓缓放开。令窗口的亚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真的闪身撞向屏息凝神的他——王耀冲过去将措不及防的枪手撞翻在地,亚瑟怔愣着望见自己的枪于电光石火间携着火星磕在地上,连自己的侧颊都不慎蹭过石质的地面。他“咝——”地轻声抽了一口凉气,来不及感知疼痛,只是睁大了眼,下意识地飞身将险些跃出窗口的少年一把扯住。
  已将半个身子探出窗口的王耀身形一滞。在黑暗中蓦地睁大了眼睛。他感觉到撞上石质窗台的肋骨一阵剧痛,霎时间甚至喉口一紧——向后的拉力蓦然袭来,将他的身体用力后扯去。王耀的胸口隔着薄薄的校服蹭过窗台,半声没来及刹住的惊叫由喉咙中溢出。他被亚瑟抱着由半凌空的窗口摔至安全地带,杀手没能收住的温热喘息微微洒落在他的后颈,惹得自杀未遂的少年战栗不止。
  “你……快给我停下……”
  亚瑟粗喘着聆听自己加速的心跳声。惯性使他将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少年紧紧压在身下,二人一同因方才的危险动作而惊魂未定地颤抖不止。他在片刻的怔愣后喘息着起身,却像是担心王耀会重复方才的危险动作一般再次反身压了上去。
  “给我停下……听见没有?”
  “……”回应他的是除去喘息以外便无他物的沉默。被他压在身下的少年不知所措地大睁着眼,惊慌失措与浅薄的羞耻感一同从眸中流露出来。王耀因刚才一瞬间的腾空而惶恐地喘息不止,压制住他的陌生重量更是促使他想要慌忙地挣脱。他似乎因自己方才的动作而感到后悔了——那半秒钟的腾空因身不由己而太过惊险。亚瑟则因担心他的下一步动作而将他的手臂死死压住。“你冷静一点。”杀手拉下脸凝眸望着少年,翡翠色的眼中流露出威慑的神色。后者似是被这样的神情吓到了,只得于分秒的屏息后小幅度地缓缓点头。
  王耀觉得自己的心脏方才停跳了片刻,现在似乎又缓缓于胸腔中活动起来。他的手不知所措地摸索到杀手撑在自己胸口的手,想要试着将对方推开却苦于缺少勇气——刚才的一扑一摔与现在过近的距离使少年多少产生了一些恐惧,凝视着亚瑟的眼眸,似乎只余留下服从。
  
  
  见身下的少年终于安静下来,亚瑟也小心翼翼地松了一口气。他按住王耀的手腕,凝视着对方的眼睛缓缓起身。“好好活下去。”他命令道。“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亚瑟在话语间将对方的手腕攥紧,话音不自觉地转为了低声的呢喃:“看在我的份上,回去好好活着。”
  “……嗯。”王耀有些茫然地低低应声。自己刚刚是被身上的人救了……他默念着这个事实。“我知道了……”就这样自己断送掉生命与咬着牙继续努力活下去——究竟哪个更好呢?……王耀思考不出答案,但活下去似乎是思考出结果并再次选择的前提。
  亚瑟像是放不下心那般,最后攥着他的腕重重地握了一下。王耀“唔”地轻哼一声,在枪手放开他之后踉跄着从地上缓缓地爬了起来。而不等他站稳,便听见了对方不悦的“啧”声。亚瑟·柯克兰捡起枪支再附身到窗口,而那个枪杀对象却早已结束洗漱离开了盥洗室。
  ……他杀与自杀似乎都已经结束了。
  “……”亚瑟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他的嘴角扯了扯,看向身后的王耀时碧眸不知应再噙上怎样的神情。他拖起架在窗口的枪,王耀则不知所措地屏住了呼吸——自己害得对方没能成功地完成枪杀任务……那人会恨自己么?他是记得亚瑟的瞳中噙着杀意的模样的,也不确定对方是否会在一气之下对自己再做出什么来。
  这么想着的王耀不安地后退了一步,眼前的亚瑟·柯克兰则轻轻地叹息一声,在用耳语般轻柔的话音对他开口说话时竟将手上的枪撂下:
  “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自己选的要救你,后果就自己承担。所以……”枪手带着点怯意的神情微微垂了眸子,柔软的睫羽轻轻忽闪了一下:“所以,不怨你的……别怕。你要活下去,离开这种地方,好好活下去。”
  “好……”王耀深吸一口气,试探着对上那人的眸子,小心翼翼地回望过去。“我知道了……谢谢你,”他顿了顿,像是下定了决心那样接着说下去:“这样的事……以后不会了。不会再跳楼,也会努力不再害怕困难了。”王耀第一次试着将之前敷衍地写在作文上的词句这样认真地说出来。不过他蛮喜欢这样的自己,对面的杀手似乎也是:
  
  “要交个朋友么?”那人伸出手来,英气的眉梢微微一挑。
  
  
—————END—————
 
  

评论(14)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