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そらまふ】霓路

#是三次元现实设的小甜饼w521快乐!
是@金鱼脑酥饼干 的点文w
借梗会在后面表明,愿你喜欢#

  “そらるさん。”
  我叫你的名字,そらるさん。自很久以前我就这样呼唤你了,不论是无意间四目相对时的相视一笑,还是回应推特时的指尖轻点。几年来你的名字无数次于我齿间熟稔地划过,逐渐成为他人眼中你我之间独一无二的符号。他们不知道,我眼中的そらる向来都是独一无二的,从柔软的眼神到噙在唇角的笑,一切都值得被拢在心里悄悄藏着。
  你回过头来看我,在灯红酒绿的街道上。我们时而穿过这样一条喧闹的街,去买作业中用以填饱肚子的杯面或坐下来吃上一顿烤肉。你曾满脸嫌弃地说我塞了满嘴烤肉的样子蠢得不得了,就像你无数次在我耳边念叨着“好恶心”那样。可我还不太敢告诉你呢,我还是很喜欢在你身边所做的那些事情。毕竟そらるさん是傲娇嘛,每次想到这里时我就笑起来了。
  そらるさん你知道吗,我格外喜欢这条街。它不是什么商业中心更不是古迹,我喜欢它是因为记忆里我们穿过它时总是走在一起。我靠在你身边,满心欢喜地迎接周围人的目光。你说我总把自己原本乖顺的发型搞得像一头枯草,衣着宛如垃圾袋一般。那时我穿衣服总是很有个性,从街道穿过时可以感受到周围人的目光。宛若自己生活中除弹幕与评论之外的另一种检阅。现在我们不得不戴上口罩,可我仍悄悄地觉得自己引人入胜——或许是因为在你身边吧——于是神采飞扬。
  我们在作业的间隙去吃涮锅拉面或烤肉,我们面前的食物不停地更换,不变的是我们一同在街道上穿梭。有时你会装作不经意地勾起我的小指,我则一边感受着脸颊上升的温度,一边下意识地向旁边一躲。反应过来后我轻咬着下唇将你的手指牵紧,小心地瞄向你时你却又别扭地转过头去。又在傲娇了啊……我扬起嘴角,轻轻地蹭了蹭你的手臂。
  そらるさん,很久很久以后的现在,或很远很远的将来,想起在这条街道上的时刻,我会发现我们眼前的食物已经不重要了,它们的风味、价格或名气都没有这条街道重要了。牵着你的手时我会明白,我真正迷恋的是我们共同走过的这一段路。或许还有结识以来我们脚下的这段。街上人还有身边人的眼神都清澈而安和,他们都无声地祝福过我们。
  
  
  我们在熟悉的拉面馆里落座。
  这次你坐在我对面,我可以直视你那双乌黑而澄澈的眼睛。对上你的瞳孔时我总觉得很安心,不过你和我并肩而坐的话我也很喜欢——很荣幸能一路与你并肩同行。店里有放音乐,熟悉的主题曲与熟悉的作曲人。是米津桑的《Lemon》,至今自己还没能听到そらるさん的版本。
  “そらるさん,说好的要唱呢?”
  我望向对面的你,无奈又好笑似的露出了笑容。你则像是要转移话题一般将桌子上的辣椒酱往我眼前推了推——我喜欢吃辣的,我喜欢什么你都知道。
  于是我配合地将几勺辣椒酱撒进碗里。音响里的《Lemon》恰好唱到那句:“今でも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光”。“时至今日你仍是我的光芒……”我在心里默默地念着,不做声地垂下了眼睫。这一句啊……我其实、好在意的。
  翻唱时虽然轻而易举地就那样唱了出来,但实际上我一直在心里反复地默问,属于自己的那束光芒在哪里呢……几乎是下意识地,我抬头望向眼前人,却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一束来自对面的目光。
  “……怎么了,まふまふ?”
  似是没想到我会抬起头来,你怔愣着沉默了片刻。随后你眉毛一扬,唤了我的名字。我不知所措地冲你扯了扯嘴角,可眸中的失落还是不知所措地流露出来。我不知道谁是我的光,不知道谁愿意做我这种人的光。我知道自己脆弱、习惯性负能,像一个大麻烦。看,自己现在就在失落不是吗……我下意识地想要牵住そらるさん的衣袖——记忆里你总是在我身边的,虽然大多时候都是我在一厢情愿。
  是的……一厢情愿。
  宛如赌气一般,我又往自己的碗里倒了好多辣椒酱。你瞪大了眼睛望着我,そらるさん,我忽然很在意自己是不是一个值得拥有光芒的人。会不会有一个人站在我面前笑着说我愿意成为你的光芒,即使是一个谎。
  可そらるさん,不管怎样,我很固执地在心里悄悄认为,若我配的话,那个人一定会是你。你总是像一只困倦的大猫那样睡眼朦胧,歌唱的间隙,唇角噙着淡淡的笑容。我将你刻在自己的视网膜上,这样看到的每一个场景中都会有你的影像。可是我还能看到那些场景呢——我将视线越过你的发顶向外望去。
  旁边那桌的女孩无意间失手放多了调料,她无措地抿起了嘴;窗外的大巴司机努力想要在绿灯结束前驶过路口,最终不得不望着亮起的红灯拉下手刹;街道上某个食品摊位的摊主叫卖了许久,却没有一人于摊前驻足;还有你面前这个对着一碗辣椒酱,怅然若失的我。
  ……生活中总是有如此之多的失意。
  于是我低下头——不知是不是为了错开你的目光——狠狠地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辣得不得了的拉面。未来会是怎么样的呢,你会一直站在我身边么?很久很久以前我在推特上说“出于对そらるさん安全的考虑,想要一直保护你”,其实这一句不是在开玩笑啊。
  外人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所以我在陌生人的眼前连碰你的手臂都不愿意。若有一天大家知晓了这一切,我们又会被怎样看待呢?我想望你的眼睛却没有力气,彼时我和你会遭人非议吗?……若组合会因此而解散……我还能在难过的时候悄悄地抱抱你么……
  你的目光仍未离开,于是我眨眨眼回望过去,非常突兀地开口:“そらるさん,你会讨厌我么?”
  很久很久以后……我是否仍旧能将你称为我的光芒呢?
  
  而听见这话的你似是笑了:“讨厌?”你放下筷子,揉揉我的头发,“怎么会呢,笨蛋……”你轻轻捏了捏我的指节,似乎就差一个探过身来的吻了,“少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决不会讨厌你,知道么?”
  “……”我细细地望着那双眼睛。似乎已经说过,你的眼乌黑而澄澈,目光温软柔和。现在这双眼也温柔地注视着我,像是有噙在齿间的情话要附耳诉说。
  不过有方才的那句话就已经够了啊……而你见我怔愣不语,干脆伸手过来捏了捏我的脸颊,无意间瞥见我碗里成了灾的辣椒酱,你嘴角一牵开口问道:“まふまふ,未来会怎么样?”
  “未、未来么……”我机械地重复道,将指尖无声地攥紧。我不知道该给出怎样的答案,只是蓦然觉得,舌尖那点辣椒的味道刺激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喜欢吃辣椒对吧?”
  “……”我不知你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只是茫然地点了点头。于是你轻扯着我的脸颊浅浅一笑,“那你听好了啊,很久很久以后的将来……我老到没力气再唱下去的时候,我开一家小小的拉面馆,就在那里等着你。
  “我一直等下去,看哪个客人往碗里不要命地放了好多好多辣椒酱,我就也不要命地冲上去,抱住你。
  “就这么定了,好不好?”
  我看着那双噙着笑意的眼睛,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那般回应着牵起一个笑。宛若望见了那束光芒,我就这样笑着小声叫你的名字。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我会一直喜欢吃辣椒的——请记得这个有点蠢的承诺——因为我也会一直喜欢你。
  
  
  そらるさん,让我来念叨一些其他的事情吧,在我们并肩走回共同居住的地方之前。忘记是什么时候我们住在一起了,我们共用一个枕头,说不定还共享了同一个梦。
  そらるさん你知道吗,每当望见街道上的那些车水马龙,我就喜欢像三岁孩子那样,歪着脑袋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今晚我们还会一起做梦吧,我喜欢望你从梦中透出来的微笑。不管是噩梦还是美梦,我都愿偎在你身边,与你一起分享——就像我愿意与你共同面对生活里的风和彩虹那样。After the Rain,就是这样的意义不是么。
  很多夜晚都是一个样子,我们面对着电脑,很多等待解决的作业。后来你累了悄悄闭上眼睛,靠在我肩上轻轻哼了一会儿新写下的曲子。我们与几个朋友笑着问了好,最后一起走在街道上散步。
  路边的小吃店漂亮而灯火通明,我抱着新买下的一堆杯面回家,在推特上念叨自己以后就靠杯面过日子了。“不许这样糟蹋自己。”你说着关上手机屏幕,望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语毕后你便将视线撇开了,我凑在你身边说そらるさん果然是傲娇。
  说起来,我买这么多杯面是不是就是为了换你的一句话呢。  
  不是吧……自己原来不是这样的人。可你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了,作为我最在乎的人,亲爱的そらるさん。
  
  待到你睡去的时候,我关上电脑搂着枕头爬到你身边。看见你透过梦给予我的微笑。枕头沾着好闻的味道,棉布柔软的气息还有淡淡的你的香气。指尖绕着你微卷的发梢,我凑在你的耳边悄悄地说:
  “そらるさん……如今你依旧是我的光芒。”
 
  
   
————END————
  
  
#不知道怎么地,想起来一句写一句,就这样写下来了,所以会有一种错落的日常与爱的感觉……不过应该没人看的吧w
“等一个最爱吃辣椒的客人”的梗来自张悦然老师的《这些那些》#

评论(17)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