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笺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朝耀】假设你是李华㈡(作文梗/炸学校)

#一只疲于应对作业的耀君与大陆另一头参加工作的英sir的故事ꉂ(ˊᗜˋ*)
第一话请戳头查看主页~
谢谢小伙伴们的支持(*´∀`*)!#
  清晨的地下铁快速穿行,平稳的车厢里,亚瑟·柯克兰蜷缩着坐在最后一排。身着西装的他将公文包搂在怀里,歪着脑袋半梦半醒。
  他塞着一副黑色的耳机,指尖以极小的幅度轻轻敲着节拍。地铁里晨间播报的声音几乎掩盖住耳机中迭起的伴奏声,令亚瑟有些不快地微皱起眉。
  坐在他身边的弗朗西斯习以为常地瞥了亚瑟一眼,伸手摘下他的一只耳机给自己戴上,并明目张胆地随着音乐摇晃起来。他穿着黑白的休闲装,一件黑色的物什被他炫耀般地搁在膝上,依轮廓来看大概是把吉他。
  “烦死了,弗朗西斯……”察觉到少了些什么的亚瑟本想伸手抢回耳机,却迎面撞上弗朗西斯阳光的笑容:“就让哥哥听一会儿嘛,我们好歹是初中同学诶。”
  “谁跟你这个胡子混蛋是同学!”亚瑟翻了个白眼,正当他打算像中学时代时所做的那样一拳揍过去时,弗朗却笑着眨了一下左眼:“ Eagles? ”
  “……嗯。”亚瑟收回拳头重新倚回座位上,抿着唇哼了一声作为回应。方才弗朗西斯说出的正是创作了耳机里这首歌的乐队。
  “《Hotel California》? ”
  “是又怎么样……”
  “小亚瑟你的口味还是和中学时一样啊。”弗朗挑了挑眉,一手抚上怀里的吉他,“要不要考虑和哥哥我一起——”
  “够了。”亚瑟皱起那粗于常人的眉头,别扭地转过头去。这已经不是弗朗西斯第一次对自己发出邀请了。他背对着对方蜷缩在座位上,双手不知为何将公文包搂得死紧。地下铁随着报站声停在站点,弗朗西斯则将耳机塞回亚瑟耳中,从座位上站起身。
  “哥哥我要走啦,早就和小费里西他们约好了一起排练哦——”他瞄了一眼手表,脚步轻快地迈向地铁出口。行至门前时他又向亚瑟的方向望了一眼——那家伙还在环着手臂生气——“小亚瑟,真的不要加入哥哥吗?”
  “走你的!”
  
  一早上就看见那个胡子混蛋,简直晦气……亚瑟·柯克兰在办公桌旁坐下,点击着鼠标打开文件,屏幕荧白的光在窗外阴沉天空的映衬下令人头晕目眩,亚瑟分神忘了一眼窗外,心想着今天大概又要下雨了。
  终年多雨的英/国,季节的变化似乎并不明显,一个个的年头就这样在密密匝匝的雨声中流淌消逝。结束学业后他进入一家普通公司工作,职位是基层职员。整日不是查看整理文件就是陪着上司四处谈业务,忙的不可开交却也只能说是庸庸碌碌。话说这是自己参加工作的第二年了吧?……弗朗西斯那家伙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才没有关心他。自己关心的只是他做的事而已。这么想着的亚瑟撇了撇嘴,在确认了上司不在附近之后将手伸向公文包。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本杂志来。
  先自从高中毕业以后,这本杂志便被他像护身符一样揣在包里。翻开扉页,音乐推荐的栏目中登载着一张照片。
  炫目的镁光灯下,金发的少年肩挎着吉他,手握着麦克风凑至唇侧。他高傲地微扬起下颚,翡翠色的瞳孔看起来像极了高密度的绿宝石。他瞳孔周围的纤维组织则像是零星的宝石碎屑,闪耀着睥睨一切的神采,衬得少年盈着笑意的眼眸闪闪发亮。
  没记错的话,这是自己高中时的事情?拍下这张照片时,自己唱的是《Beat it》吗?……仅将指尖触上照片,亚瑟便仿佛听到了震耳欲聋的乐声。他的呼吸因未知的原因而急促起来,摇滚乐激烈的节奏仿佛隔着时空敲打在他心上。“They told him don't ever come around here 【他们对他说,你不能再在这里出现】……”黑色皮鞋的鞋尖不自觉地在地板上敲起节奏,口中哼唱起熟到可以倒背如流的歌词,亚瑟一时间沉浸在了回忆的乐场里,以至于眼前的电脑因主人长时间的走神而直接黑屏。
  亚瑟慌忙撇下杂志,开启屏幕装作认真工作的样子——被上司发现自己在开小差的话就惨了。屏幕重启时有几秒的加载时间,亚瑟则在这几秒钟的空档里,望见了自己的眼瞳映在屏幕中的倒影。
  那双眼疲惫而无神,在屏幕灰黑的底色之下显得更加黯淡,与照片上相比判若两人。甚至连那两道浓眉的眉梢都略微下垂。屏幕的光亮起来了,亚瑟却闭上双眼屏蔽掉眼前的文件。他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抓起身边的手机,手机开启前的黑色荧屏上又一次映出了那双无神的眼。
  他叹了口气,在骤然袭来的无力感中放下手机摇了摇头。
  “几年前的那个亚瑟……大概已经死掉了。”
  
  高中时期,热爱摇滚乐的亚瑟·柯克兰与同级的弗朗西斯、费里西安诺等人组成乐队,同时担任节奏吉他手和主唱。他们利用一切空闲的时间创作弹唱,甚至冲入过地域性比赛的决赛赛场——杂志上的照片就摄于那时——但乐队的五人在高中毕业后因学业而分离,乐队也就在草草的告别声中解散了。大学毕业后亚瑟进入一家普通公司工作,却在某天得到了弗朗西斯“重组乐队”的号召。
  听到这条消息时亚瑟激动得浑身颤抖,却在一番考虑后拒绝了对方。要知道,重新加入乐队意味着放弃眼前的工作。而活得一份稳定的工作职位绝非易事。那个夺目的舞台已经离他太远了,以至于亚瑟对重返舞台的期待在后来变成了恐惧。
  剩下的三人则在主音吉他手弗朗西斯的号召下再次聚首。他们重整旗鼓,做好了再闯乐坛的准备。最开始,亚瑟对此只是淡淡一笑,然后继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tea time,但最近的他对于乐队的消息却愈发按耐不住了。
  今天早上弗朗说要去排练……他们是创作出新歌了吗?啊啊,才没有在意那群笨蛋,自己只是有点怀旧而已……他一边心口不一地辩解着,一边拖拽着鼠标查看着文件,结果却还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最终亚瑟颓然地叹了口气,端起速溶茶一饮而尽。
  ……虽然不想承认,但自己心里……还是放不下音乐吧。
  要不然也不会做出把花花绿绿的旧杂志塞进公文包这种蠢事啊……亚瑟像是对自己感到无奈一般摇了摇头,又一次将杂志翻开,却发现杂志的书页间不知何时多了张纸。他好奇地将它拉出来一看,却在看清了字迹的同时愣了一瞬。
  “亲爱的亚瑟:
  我很高兴得知你将作为交换生来到中/国……”
  “……哈?”亚瑟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这、这算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好像是写给自己的?……但开头用这么肉麻的称呼就算了,自己什么时候打算去中国了?虽然高中时的确去中/国做过交换生……一头雾水的他匆匆将视线投向落款处,“李华?李华又是谁啊……”他像是个戴着老花镜读报的老爷爷一样拿着作文纸颠三倒四地看了半天,却仍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他一页页地翻开杂志试图寻找信封,却还是一无所获。
  “切,谁在搞这种恶作剧啊……”他不悦地念叨着,提笔在纸上写下一句“What?”,想了想又泄愤般地添上了好几个问号和惊叹号。开这种玩笑的人也是无聊……他闷想着,随手将作文纸夹回了杂志中。
————TBC————

评论(1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