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朝耀】假设你是李华㈣(作文梗/炸学校)

  “亲爱的亚瑟:
  计划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上次的对话中你提到有关日常计划的事,请由我来告诉你我的日常计划——”
  “……”亚瑟·柯克兰翻着白眼,拼命抑制着将手中的瓷杯撂在地上的冲动。在看到那句“我热爱打篮球并在秋天打棒球”时,他口中的红茶险些喷了出来。
  ——这、这都是些什么智障的句子啊笨蛋!亚瑟单手扶额,埋怨着自己为什么在享受下午茶的美好时光里看这种东西。他想也不想地提笔回复:“你谁啊!你干了什么!”
  真是的,本来只想翻翻那本杂志嘛……谁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玩意儿是怎么跑出来的。
  不过说到底——是谁在搞这么卑劣的恶作剧啊!三番两次地把这种奇怪的文章塞给自己也就算了,那本杂志可是私人物品……这么想着的他闷闷地“哼”了一声,下意识地把杂志翻向登载着照片的那页。
  话说这次的写信人也是李华吗?李华……听起来好像中/国人的名字。亚瑟放下手中的茶杯,拿起作文纸细细查看。行文风格上来看……也像是中/国的英语教科书上的任务型作文。要知道,自己高中时曾是在中/国做过交换生的——就像第一篇作文里说的那样。但至于李华这个人?……没印象。  
  他认真地蹙起眉头,然后确认般地点了点下颚——自己高中时的确有在中/国的学校学习的经历,印象里他们就常常用这种方法考察学生的语法及行文能力。
  由这个目的来看的话,这篇作文总算不显得那么智障了……亚瑟舒了口气,却猛然察觉自己关注点似乎不对。
  这种作文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杂志里才是问题所在啊!如果这是中/国孩子写下的,那么它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己手上?……是时空拼接?空间扭曲?亚瑟托着下颚思索了一会儿,要知道,他本人对魔力的存在是深信不疑的。中学时同班的男生阿尔弗雷德就知道亚瑟有个厚厚的笔记本,里面记录着他从各个渠道——包括向见多识广的小精灵咨询——收集来的降灵召唤术。其记录的认真程度绝不亚于记课堂笔记。
  如果这个假想成立……自己是在和那个孩子通过夹在书中的纸通信吗?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嘭!”
  正当亚瑟激动万分地将作文纸捧在手中时,公寓的门被粗鲁地一把推开。他愣了一下,旋即知道了来人是谁。
  “阿、尔、弗、雷、德!”
  亚瑟皱起眉头,黑着脸将手中的杯子墩在桌上。今天公司难得休假,自己却连个安静的下午茶都享受不了吗?他怒气冲冲地站起身,却在走到门口时愣了一下。
  “费里、路德?……还有阿尔……”
  站在门口的,正是除弗朗西斯以外的乐队成员:键盘手费里西安诺、贝斯手路德维希,以及那个跟架子鼓一样聒噪的鼓手阿尔弗雷德。多年阔别,他们怎么过来了?乐队最近如何……
  “喂太过分了亚瑟!怎么可以把hero的名字排最后!”戴眼镜的青年挤到他面前来,金棕色的发丝有一撮呆毛翘起。那双湛蓝色的眼委屈似的看向亚瑟,露出满脸受伤的表情。后者则直接无视他的神态,在露出不知所措的笑容的同时慌忙说着请进。
  亚瑟的公寓不算大,摆设十分简单。亚瑟将费里和路德安排在沙发上就坐,然后将室内仅剩的一把椅子推给阿尔。对方环顾室内,在推了一下眼镜的同时直接坐在了亚瑟的桌子上,口中还大义凛然地念叨着:“hero才不会跟你抢位置呢!”
  亚瑟在阿尔跳上桌子的瞬间手疾眼快地夺下自己的茶杯及摊在桌上的杂志——杂志什么的才不能被他们看到——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后在椅子上坐定。沙发上的两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紧挨在一起,阿尔则好奇地东张西望。亚瑟攥着杯柄轻轻叹了一口气:看样子……大家都没变。
  “……所以说,大家今天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是想让他给予乐队祝福吗?他们大概已经找到新的节奏吉他手和主唱了吧?……亚瑟有些不安地垂下眼帘,淡色的唇轻抿成弧线。空落落的感觉如呜咽的风,从心房呼啸而过。……明明早就退出乐队了,为什么会如此怅然呢?
  “为什么来这里?很简单啦——作为英雄,当然是把你找回来咯!”坐在桌上的阿尔晃荡着双腿,手臂比划了一个夸张的动作。费里则带着不变的笑容从路德身边探出脑袋:“ve~希望亚瑟能回来唱歌给我们听。”
  “是的……亚瑟,我们大家……”或许是不太擅长说这种话的缘故,路德维希感到尴尬似的低头看向地面,结巴了半天之后才挤出一句完整的话:“我们大家,都在等你。”几年不见,青年的声带已发育得成熟,比中学时还低了很多的声音令亚瑟微微一愣。他想起了路德维希的低音贝斯,指尖弹拨出的音符淌过昨日的回忆。
  是的,昨日的回忆。高中时一起哼唱过的那些日子仿佛还滞留在昨天:弗朗西斯那个混蛋为了博得女孩子的关注而来抢他主唱的位置;路德维希为了保证乐队的创作质量而拒绝自家哥哥的加入;费里西在晚上结束排练后因为不敢走夜路而被路德送回家……还有阿尔弗雷德,敲架子鼓时叼着憨八嘎,不怕被噎到吗!
  大家,还在等我吗……
  “就是路德说的那样ve~并没有招收新的主唱和节奏吉他手,大家都在等你呢。”费里西安诺说着,嘴角噙起一抹暖暖的笑容。“诶诶,亚瑟,你怎么了?”
  “没事……”亚瑟呆呆地望着那笑容,直至视线模糊。眼眶热热的……触起来滚烫,是因为太久没有见面的关系吗?还是因为自己的那颗心在长时间的流离失所之后突然得到了肯定,因此喜极而泣呢?
  “抱歉……”亚瑟呢喃着,泪水夺眶而出。他用双手掩住面庞,轻声呜咽的模样像极了受伤的小动物。因为工作,他在之前拒绝了加入乐队的邀请——拒绝了再次接近自己想要成为的模样的机会。但继续工作下去、拿稳定的工资过安定的生活,就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即使有天自己的职位有所提升,但生活中的乏味是否会有所改变?
  换言之——自己在多年的苦读之后换来的生活,真的适合自己吗?他日复一日地工作,重复着自己厌恶的事情,却迟迟等不到被人肯定。工作失利时、因为在工作中哼歌而遭到同事们的揶揄时,亚瑟只有无助地将那本旧杂志抱在胸口——就像在与弗朗坐在地铁上时抱紧公文包一样——于心中默念着“这曾是我存在的意义。”
  “我没事……我没事的笨蛋……”他不知所措地胡乱抹着眼泪,却不知为何越抹越多。
  “为、为什么要哭?”坐在桌上阿尔慌慌张张地跳下,费里围到他身边,手里捏着路德递上的手帕。亚瑟则啜泣着摇头,蜷着身体将脸颊埋在自己膝间。果然……果然是太久没被人夸过的缘故吧……在阔别多年的队友面前哭得不能自已,真是太丢脸了。
  
  那天的晚饭是路德做的。
  凌晨三点,亚瑟艰难地从沙发上坐起。眼前的小桌上摆着一碟早已冷掉的土豆炖饭,虽然冬天的室内并没有蚊虫,但对方还是细心地将它用保鲜膜封好。碟子下压着一张小小的字条,他凭记忆辨认出这是费里的字迹。
  “亚瑟:
  ve~天黑了你都没有醒来,我们就先离开了。乐队的事慢慢考虑就好,不着急的!但如果真的不愿意回来、我们也不强迫……
  晚饭是路德做的哦,醒了后一定要吃!”
  自己睡了那么久么……亚瑟掀开盖在身上的毯子,晃晃悠悠地站起身,端起碟子塞进微波炉。印象中自己下午因为莫名其妙的事哭了好久,搞到最后连话都说不出来。然后……有谁劝自己去沙发上休息一会儿,于是自己就像个孩子似的哭累了睡着了?
  丢人死了啊……他一手默默捂脸,另一手取出碟子放在桌上。路德和费里还好,自己这副样子居然被阿尔弗雷德看见了?他回去之后不会再绘声绘色地讲给弗朗西斯吧……他黑着脸念叨着“死了算了”,往嘴里塞了一勺土豆炖饭。
  很多年没有吃到路德做的饭了。高中时几人常常在路德家里熬夜排练,饿了的时候路德就会下厨做宵夜。亚瑟缓慢地咀嚼着口中的食物,双眼出神地望着费里的字条。
  要回去吗?……
  要放弃稳定却无趣的工作,回到自己的舞台吗?
  他不知所措地用脑门砸了一下桌面,却鬼使神差地将手伸向了那张作文纸。如果向大陆那头的孩子询问意见,他或许会给自己一个像样的答复吧?
  这么想着的他冲自己点了点头,毕竟自己曾经在校时的成绩还不错,也因此到中国待过一段时间,简单的中文还是会一些的。“亲爱的李华?……”他呢喃一声,露出一个苦笑。
  
————TBC————
#写了喜欢的小费里,感觉非常开心ヾ(≧∇≦
拉我入坑的妹子说我把英sir写得太受了_(:зゝ∠)_我想应该不是这样,哭泣只能说明在某个事实面前的软弱,但每个人都会有感到无力的时候√
最后……你能喜欢的话就再好不过了●´∀`)ノ♡#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