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朝耀】假设你是李华㈤(英语作文梗/炸学校)

#疲于应付作业的耀君与大陆另一头已经参加工作的英先生的故事(๑ºั╰╯ºั๑)
前面的章节请戳头查看主页~
今天是除夕w祝大家新的一年幸福开心喔( ´ ▽ ` )ノ
新的一年还请多多关照~#

  “下一题,”瘦高的地理老师瞅了一眼花名册:“王耀。”
  半梦半醒间的王耀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他慌忙睁开眯缝着的双眼,在站起身的同时用校服袖子抹了一把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他一脸茫然地捧起习题册,纸页上的笔迹因主人的困意而断断续续。
  前座的王湾似乎有点看不下去了,她伸出手,作出一个别别扭扭的托腮动作,然后借着手掌掩住口型,悄声提醒道:“耀君,第三大题第一问——”
  “诶?……啊、是……西风漂流阿鲁!”王耀在听到提示后像是还没睡醒一般愣了一瞬,然后迟钝地望向题目。他用最快的速度得出答案,然后冲老师露出一个睡眼惺忪的笑容。
  在被老师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王耀用习题册捂着脸坐回座位。这也不怪他啊,要不是昨晚作业太多了,自己才不会困成这样。
  学期已经过半,各科的作业量都有所增加。昨晚王耀挑灯夜战到后半夜,才把作业写了个大概。要不是有浓茶和辣条,自己早倒下了阿鲁……王耀闷闷地扶额,抓起笔勉强打起精神。日复一日的埋头苦干之中,时间好像凝固了。
  话说昨天的作业好像没有英语作文?自己还挺想跟英/国的那位对上话来着。这么想着的他在地理课结束后抱着确认的心情打开英语书,却因惊讶而微微张开了嘴。
  这次可不是多一两句话的问题了,自己的英语书里,竟夹着一张方方正正的白纸,好像一封……专门写给他的信?!
  王耀睁大了双眼,继而深吸一口气,像是担心它会一触而逝一般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不知是不是因为这封信饱含着特殊性,连纸页上的纤维都被他感知得一清二楚。那人的字体仍像之前那样漂亮流畅,有些滑稽的是——那其中还夹杂着几个简单的汉字。王耀瞄了一眼大致内容,然后第一次感到自己对知识的迫切渴求。
  “小菊,借我你的英语字典阿鲁……”
  
  周六凌晨的海洋馆鸦雀无声,只听得见供氧管咕噜冒着水泡的声音。按说海洋馆是不会这么早就对众开放的,多亏了那个看大门的棕发男人……王耀穿梭在空无一人的海洋馆内,水箱顶端电灯的照射下,水波潋滟的光影投射于王耀身周。
  他来到白鲸馆,远远的就望见了那两只随意游曳的白鲸。水中徜徉的它们身线流畅,漆黑的眼瞳沉静且灵动。王耀刚刚将手掌贴在玻璃壁上,对方便旋转着身子游过来,线条圆润的喙隔着玻璃轻触了一下王耀的手心,像极了西方绅士的吻手礼。
  结束问安后王耀背靠着玻璃壁,缓缓滑坐下来。他从随身携带的背包中拿出速写本和文具盒,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开始写生,而是翻到最后一页撕下一张空白的纸来。嗯,比起画画,自己还是先给那个名叫亚瑟·柯克兰的英/国青年回信比较好。
  可是……该怎么下笔呢?
  前不久他收到了来自对方的信件:开头端端正正地写着“亲爱的李华”,下文则开门见山地描述了自己在生活所遭遇的苦恼与困惑,行文流畅,生动形象……当时的王耀一边翻着英语字典,一边下意识地进行着赏析与点评。真是的……这家伙不知道李华是个假名吗?还有,那种中英文混杂的语言是怎么回事啊……
  话虽这么说,但王耀也能隐约看出对方并不是在戏弄或难为他:那人尽量用简单的句式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全篇几乎没有一个生难单词,难以理解的俚语也没有出现。对方似乎唯恐他看不懂这封信一般,将阅读的难度降到最低。
  大概是因为那人真的很迷茫吧……王耀歪了歪脑袋,在纸张的顶端写下“Dear Arthur”。他的笔尖顿了一下,然后“嚓”地一声划去那个“Dear”——还没见面就称呼“亲爱的”……太难为情了。
  没记错的话——那家伙的名字是叫亚瑟·柯克兰吧?不知为什么,当口中轻声念起这个名字时……内心会有一丝雏鸟破壳般的悸动。
  那个名叫亚瑟的青年说,他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手足无措。他不知自己应该以庸庸碌碌换一世的安稳,还是断绝后路放开手脚朝梦想一搏。对于这样犹豫不决的自己,亚瑟本人似乎也感到很恼火。他认为自己身边没有靠谱的朋友可以求助,于是站在相信魔力存在的基础上写信给素不相识的王耀——也就是那个“热爱打篮球并在秋天打棒球”的李华。
  “说得好像我很靠谱似的阿鲁……”王耀又将亚瑟的信件回看了一遍,背倚水箱默默扶额。他瞌起眼眸静默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斟酌着下笔。
  “Do you know?We are living in a society like this.”【你知道吗?我们就生活在一个这样的社会里。】我们跻身于人群,跟随着他们的脚步茫然地赶路。但我们压根不知道前方是不是自己的目的地阿鲁——我就更糟糕了,连自己前进的原因都一无所知……
  “Maybe you want be different,”【或许你想要脱离大众,】想要侧出涌动的人潮,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真正想要去看的景色,然后走自己选择的路。却担心那是条死胡同(你知道什么是胡同吧阿鲁?),“迷途知返”时却已被人潮所抛弃……
  “This is you,right?”【这就是你,对吗?】
  王耀笔尖一顿,嘴角一牵露出笑容,他继而一笔一划地写下:“This is me,too.”
  我呢,也是这样的阿鲁。
  他噙在嘴角的笑意并未褪去,但其中苦涩的意味反而更加显而易见。是的,我就是这样……在繁重的课业里找寻着喘息的机会,却还是被人流簇拥着前进。
  亚瑟,我和你能对上话是个奇迹阿鲁,但看到你迷茫的样子,我却感到很害怕……因为,我在想我将来会不会也变成你的模样?结束学业、参加与梦想无关的工作,人生就像是早已被划好线路的有轨列车。我们日复一日地按轨道行进,却还是迷失了方向……
  海洋馆内的时间似乎停滞着,笔尖摩擦过白纸,发出细小的沙沙声。王耀一笔一划地书写着,嘴角的笑容不断加深,眸中却并无暖意。无力感像深海中一尾身体柔软光滑的鱼,在他的四肢百骸间游走,新生的气泡从它身体里钻出,穿进他的伤口,然后破碎。
  “呐……抱歉,亚瑟。”心尖在念出对方的名字时轻轻一颤,王耀呢喃着放下纸笔,保持着跪坐的姿势转过身,将手掌和五官贴在玻璃壁上。玻璃透着海水的冰凉,王耀不禁浑身一颤。被压得扁平的五官显得滑稽可笑,无助和落寞却在他脸上氤氲成一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阿鲁。”
  之前他为自己的速写本而洋洋得意,认为它是自己没有被分数所奴役的证据。但实际上……实际上自己只是在一昧的逃避,逃避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人偶的事实。
  本来想要认真地给那人回信,最终却只能这样草草收尾,茂密的愧疚感在他内心疯长。落款时王耀有些犹豫:还要写“Your's  LiHua”吗?要不要告诉他自己的真名呢?……他思考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摇头作罢:自己叫做王耀,亦或李华、李明甚至小明——那又有什么关系?复制出的廉价品根本不需要名字啊。
  那个速写本并不能用来证明他的与众不同,它只能在自己遭遇了同化之后用来自我安慰罢了。
  白鲸轻盈地略过他眼前,寂静得像是落入了时空尽头的海洋馆里,蓦然认清了事实的少年抱紧自己的肩膀,轻声地啜泣起来。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