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笺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朝耀】假设你是李华/渣到不行的贺岁番外٩(๑ᵒ̴̶̷͈᷄ᗨᵒ̴̶̷͈᷅)و !

#黑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_(°ω°」∠)_
晚了二十四小时的新春贺文QAQ
因为是赶出来的所以……非常粗糙,请见谅。不过欢迎打脸QwQ!#

《假设你是李华》算是新年贺文的番外篇_(¦3」∠)_!
  冬天的夜干涩而冰冷,混合着街区那头饭店里传来的火锅底料的辛辣味道。窗前的树木在月光下的轮廓十分柔和,他们与夜色几乎融为一体的模样令王耀不禁看得微微入了迷。直到太阳穴处有丝隐约的困意袭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熬这么晚,是因为……
  “因为新年要到了阿鲁!”
  电视上的联欢晚会还在兀自唱着欢歌,客厅里齐聚一堂的亲戚们杯盏相碰,清脆的响声令昏昏欲睡的王耀减轻了丝困意。七大姑八大姨将房间塞得满满当当,王耀夹了几口菜草草果腹,为了逃避那些有关成绩的问话,在笑着客套了几句后便匆匆离开餐桌。
  他关上自己房间的门在书桌前坐定。窗户微微敞着,松针略带挥发性的味道钻进屋里。王耀无奈地望着眼前摊开的家庭作业,印象中不到开学前夕,自己是从未写完过这东西的。
  ……反正最后总会写完,现在大过年的就不写了阿鲁。
  他这么想着,一手不自觉地撕下一张纸摊开在面前。在左上角写下熟悉的“DearArthur”,单手托着下巴思考了几秒便写了下去——他下意识地在开头写了句套话,大概是摆脱不了作文套路的原因。
  “There are different traditional festivals around the world.In China,Spring Festival……【世界各地都有着不同的传统节日。在中国,春节是最重要的节日之一】
  “春节意味着新一年的开始及家人们的团圆阿鲁。零点时会放烟花哦,还有一年一度的春晚……”他写着,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眼前一亮,“说起来,每年春晚结束后大家都会在一起唱一首叫做《难忘今宵》的歌。不瞒你说阿鲁,我正在想象你唱这首歌的样子诶……”
  写到这里时王耀再也绷不住笑容,他把手中的笔一撂,趴在桌上低声笑起来。“那样子好尴尬阿鲁……”说出这种话倒也怪不了他,金发碧眼的外国青年叠起双手一本正经地唱民谣的样子的确太引人发笑了。
  “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阿鲁,抱歉抱歉。不管怎么说,新的一年已经来啦。”王耀深吸一口气,在短暂的微笑之后,轻抿着唇露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新年的话,应当有个新的开始吧——你有想法吗阿鲁?
  “那就让我许个新年愿望好了,虽然不太信这个……”
  王耀屏息凝神,小心翼翼地下笔,隔壁亲戚间的吵闹声似乎已被他完全屏蔽。他将平日里再熟悉不过的26字母重新排序:按心中期冀的模样,似是在精心雕刻一件工艺品一般撰写出祝福的句子。
  “The new year,become what you want.”
  “新的一年,变成自己想象中的模样吧。”
  收笔之后他微微笑着,指尖轻抚过信纸,仿佛在抚摸一根姿态优雅的羽毛、一块晶莹剔透的雨花石。想象中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呢?背着装有速写本的背包,潜入深海俯瞰水波之下的一切吗?也不知道亚瑟会怎样在脑中勾勒他自己的形象……
  “嘭啪!”——
  窗外的夜色里,绚烂的烟花蓦然绽放:金色下面埋藏着红色、再由红转绿、由绿转紫……一朵朵烟花宛如来自神祇的祝福,无比温柔地亲吻着年夜的穹空。
  王耀连忙撇下纸笔奔到窗前,双手撑在阳台上伸长了脖颈向外望。真漂亮呢阿鲁……烟花在那么高的天空绽放,不知道大陆那一头的“Dear Arthur”是否能看到它绚烂的尾巴呢?
  绚丽的色彩在琥珀色的瞳孔中绽开,下落的细碎光芒无可皈依,最终悄悄地歇息在王耀轻颤的眼睫上。他长久伫立于窗边,右手手掌裹住握拳的左手,抵着下颚紧紧贴在胸前,宛如无比虔诚的信徒。
  “请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吧阿鲁……”
  片刻之后他将手放下,睁开双眼默默注视着前方。信念像是一尾身体柔软的小鱼从他眸底悄然滑过,满满漾出一种名为坚定的情感。淡淡的笑意无意间噙在唇角,王耀转身回到书桌前,为信题上结尾。
  “Happy——newyears!
  ……My dear Arthur.”
——番外END——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