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朝耀】飘渺人烟

第一次和朋友们一起联文,真的是很开心很荣幸呢w有小伙伴要来这个好茶的同好群一起玩么?
群号:516619978,欢迎你✧٩(ˊωˋ*)و✧

茶岩懒到不行:

     群里联文,有意者的一起来做小伙伴啊w
    @OMICIDIO血子案!  @下午茶与熊   @叶笺 @易水卷

    “我没觉得那些英/国/佬的的东西有什么不好。”王耀在桌上敲着玳瑁烟杆说着,“卖的人图个财富,买的人图个开心。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很多次,你都会让我怀疑你不是这里的人。但是你确实是。”亚瑟望着王耀那双含着笑意的眸子,略微不满的嘀咕着。那双祖母绿色的眸子暗了暗,将主人一切心思都好好的藏在眸底
    “哦……?难道你希望我现在大吵大闹的将你赶出去,然后再去街坊里找一堆壮年男子将你乱棒打死?亦是说想要让我向你的上级举报——”王耀的话还没说完,脑袋就被枪杆顶上了,亚瑟幽幽的在他的耳边吹了一口气:“这种话,你还是少说的好,不然你这个烟馆……或者说你的这个留着辫子的脑袋……可就没有了。”
    王耀无奈的笑了笑,从最开始说话亚瑟指尖的微小动静时,就料到他会这么威胁自己。他耸耸肩,将烟杆递到嘴边吸了一口,而后又缓缓吐出一阵烟雾:“好好好,我不说了。我这个小烟馆还指望你来护着呢。”
    “希望你现在脑子还是清醒的……”亚瑟叹口气,他怀疑自己的头脑是不是也混沌的,他可不是那么多愁善感的人,而现在,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面对这个东方人,也是叹了不少气。
    “你啊……怎么也像个老头子一样了……”他笑他,但这笑也是淡淡的……感觉面前的人并没有一丝人的生气。
    “那我就先走了。”
    “嗯。”从鼻腔里哼出一个字,转过身看着那金发的男人推开门走出去。嘴角带着一丝暧昧不明的笑。
    雨,开始下了起来。
    王耀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一只手支撑着脑袋,吸了一口大烟,然后缓缓地吐了出来,听着雨声,闭上了眼睛。
    雨针一下一下地砸在地上,和凹凸不平的地板一起缝织雨衣,缝织过程中的声音让这被打湿安静的城区多了一丝柔和的冷清,吐出来的烟雾让王耀整个人显得朦胧,也让眼前的雨变得不清晰。
    时间飞快地流去,就着这么坐了一个下午的王耀正准备起身去用膳,突然,一个人影站在门外,尚未点蜡一片漆黑的房子因为多了月光的照射,而看清楚王耀,地上多出的黑影让王耀看向影子的主人。
    “哟,怎么了,这么晚来我家小烟馆,有事儿?”王耀看清那人后脸上立马露出客套的笑容,问了来这里的目的。
    “没,只是突然来这里而已,不给?”亚瑟翠绿的眼睛一直盯着站起来的王耀,后又瞥向别处,但因为没有全部照亮房子,所以也看不清全貌。
    “没说不给啊,来来,坐,我让人给上茶水。”王耀走过去,让亚瑟进屋坐下来,顺便叫了下人上茶水点心。
    “你刚刚是有要事做?”亚瑟看着王耀坐在旁边,玩弄着烟杆。
    “就是坐在这里,没有进食,肚子饿了,便想着起身去用膳,谁知爷你就来了。”王耀摆弄手中的烟杆,回答着亚瑟的问题。
    “那还真是我打扰到你了。”亚瑟听到王耀的回答后似笑非笑的说。
    这时,奴仆低着头,给王耀和亚瑟行了个礼后,低声的说:“少爷,点心拿来了。”说完,得到王耀的示意后把点心放在桌子上,退了出去。
    “怎么可能,这里可是很欢迎爷随时来的啊。”王耀用手捏起一块糕点,张开嘴巴,咬了一口,咽下去后回了过去。
    亚瑟没有回话,王耀也没有找话,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坐在乌黑的房子里,一个吃点心,一个,在看地板。
  粘稠的寂静之中,亚瑟将目光落向不远处房屋上翘的屋檐。那造型独特的檐角与夜晚氤氲的雾霭纠缠在一起,他知道这是唯有在那个东方国度才看得见的景象。
  华夏千年的繁华盛景,如今却沦为罪人身上抖落的尘埃。“自己的国沦落到这般境地,你倒也不心疼。”亚瑟瞥向身边的烟馆老板。看到王耀正优哉游哉地拈起一块点心,他微挑起那粗于常人的眉毛。
  “心疼?你倒是给我一个心疼它的理由。”王耀说着,微眯起双眼:“我生而为平民,这清王朝可曾养育过我们这些布衣?只懂得在百姓身上榨取油水罢了。一朝昏君而已,何须心疼?”他放下手中的点心,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敛了去,琥珀色的瞳孔凝视着亚瑟的脸庞。
  亚瑟怔了一下,蓦然发现眼前人竟意外地耐看,只是身材过于瘦削。至于消瘦的理由——不等亚瑟看向那把玳瑁烟枪,王耀便先一步将它拿起,凑至唇侧享受般地缓缓吸吮。烟雾缭绕之中王耀又一次恢复了常态,嘴角一牵冲亚瑟露出笑容。亚瑟透过朦胧的烟雾望向对方,那人笑着,但他精致的瞳孔里分明折射着一种碎玻璃般的绝望,月光射入,剔透且光芒四射的绝望。
    伸手将王耀几丝繁乱的墨色别至耳后,印象中的王耀一直是清冷的模样,这副面具扣在他脸上多久了?他没有兴趣去探究,毕竟都是过客匆匆,谁又会多看谁一眼?
想到这里,亚瑟心头莫名的烦躁。
    “你打算持续这种关系多久,耀。”亚瑟难得认真的语气让王耀突出烟雾的动作缓了缓。绿色的眸子定定的锁住王耀的侧脸,迎来一阵沉默。
    鸦片烧灼的味道并不好闻,但对于王耀向自己迎面突出的糜烂的氤氲,他也只是皱了皱眉。就在他想对着行为做出什么谴责的时候,王耀开口了。
    “你就这么着急打破这层关系?”声音有些沙哑,也许因为长期吸食鸦片,听起来像混进了冰碴。轻挑眼角看向亚瑟,“你我相识相知不过短短数月,你又怎有得这般自信,我会对你有别的感情?”
    亚瑟笑了,像是从胸腔中发出的声音富有磁性,让王耀难以不闭上眼睛聆听。稍显苍白的唇跟着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笑什么?”“笑你痴傻,你真的不知道自己已经将爱我的行为表现出来了?”
    谁知道是否确有其事,有可能也只是亚瑟冠冕堂皇辩词。也许是他出门时王耀递上的外衣,亦或是王耀记得他不经意间透露的喜好,甚至是在他腿上浅憩时王耀描绘自己侧脸的目光。没人在乎,在乎着存在于乱世的爱情,可此时两人似乎打算放纵一回。
    细密的吻从额头一直落至唇瓣。似是没有料到这种发展,王耀微微张大了眼眸,而后缓缓的阖上,将手中的烟枪随手扔到了桌子上,开始了细微的回应。
    亚瑟伸手搂住王耀,以便固定住他,一只手开始不安分的游走,解开了他的腰带。
一夜旖旎。
    简单的清洗过后,亚瑟将王耀抱上床榻,心不在焉的把玩着王耀的头发。“没什么想说的么,柯克兰先生?”王耀自然也看出了。
    “我要走了。”
    又是一阵沉默。
    “上了人就走,这就是你们英国绅士的作风?”王耀想去摸烟枪的手,被亚瑟握住,放在唇边。
    “等我,等着我,一年之后我的兵役期满了之后,我会回来的。”
    “看情况吧,这个乱世,我这小烟管有何自保之力?”
    最后亚瑟还是走了,但给王耀留下了嵌有祖母绿宝石的戒指,王耀说着荒唐,在亚瑟的身影彻底不见了后,将这只戒指放进了檀木锦盒。
    骂着混蛋却从眼角划出了点什么,没人在意。


评论

热度(44)

  1. 林惊羽盐系少女呀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和大大们一起联文,真的是很开心很荣幸呢w有小伙伴想来我们的好茶群里玩吗?群号:5166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