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笺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朝耀】假设你是李华㈨(英语作文梗)

#疲于应付作业的耀君与大陆另一端放弃梦想的英sir(๑`灬´๑)
一篇英语作文引发的惨案๛ก(ー̀ωー́ก)
终于写到两个人相处的部分啦w但是我不善于发糖……所以可能会有些生硬,请见谅w#

  “I am a boy aging 17……哇现在进行时还能这么用真是活久见阿鲁!”
  “I am crazy about reading……那你很棒棒哦。”
  王耀边做着完形填空题边小声吐槽着,完全忽略掉身边英/国交换生不知所措的眼神。选项还剩两个,王耀略感不耐地轻咬着下唇,笔尖在完形填空的两个选项之间徘徊不定,最后只在纸面上遗留下星星点点无用的墨迹。正当他感到一阵阵手足无措时,来自身侧的一声嗤笑令他下意识地瞪向身边人:“笑什么笑阿鲁!”
  “啊抱歉。”与他同桌的亚瑟感到不好意思般地摆摆手,嘴角的笑意却毫无收敛之意。“看那道题那么简单你还选不出所以笑了……抱歉没控制住。”像是要用行为表达歉意一般,亚瑟伸手替王耀指出答案,“选C啦,‘face to face’。”
  “面对面地……”王耀低声重复着,在括号里画下半个弧。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他蓦地侧过脸,一本正经地看向亚瑟:“你确定这个是正确答案吧阿鲁?不会故意告诉我错选项吧……”
  “怎么会!”对方因他的质疑而略有些不悦地翻了个白眼:“以女王的名义起誓这道题真的选C!”
  “那就暂时相信你阿鲁……”
  这是亚瑟来到中国后的第二月,也是与身边长发的学民少年成为同桌的第二月。身边那家伙有一双琥珀色的精致瞳孔,笑起来时唇角所浮现的暖意令人想起午后歇在阳台上的温暖阳光,宛如散落的碎金一般闪闪发亮。
  除此之外他还知道:王耀后桌那个面带笑容的大高个名叫伊万;成绩单的“常驻第一名”叫做本田菊;还有王耀前座那个名叫王湾的女孩子,总是回头冲自己及身边的王耀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总之……这个班级还不错呢。
  
  然而令亚瑟感到失望的是:中国的教育方式比自己国家的更为严苛。大家将歪歪扭扭的算式抄在本子上,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写作文时全班的内容如出一辙,除了字体不分你我。大家把分数当作命根拼尽全力地去抓去抢,昏昏沉沉地挨过一节节僵硬的时光。班里的学霸本田菊一天到晚黏在座位上,有人叫他,他茫然地抬起头,墨色的眸子里延伸出几分疲倦与木讷。
  作为远道而来的交换生,亚瑟努力适应着这一切,而他除学习以外的日常起居已被学校安排妥当:住处是整洁干净的单间宿舍,还收到了一沓五颜六色的饭票。当时他怎么也认不出饭票上印的汉字,王耀则在得知了他的难处后帮忙在上面标注了“breakfast”、“lunch”之类的字样,还面带笑容地贴心提醒他学校食堂的饭特别难吃。
  ……没记错的话,那家伙的话语和笑颜带着些幸灾乐祸的味道。明明食堂的饭菜在他尝来还是蛮好吃的……不过,王耀他们在校外买的晚饭是什么味道呢?
  每天上晚自习前会有四十分钟用餐时间,开始时亚瑟总是老老实实地拿着标注有“dinner”字样的饭票走去食堂,但最近的他却对校外的食物有些心痒。要知道,王耀作为班级里替人跑腿儿的存在,他的座位总是在下课时被围得水泄不通。亚瑟一头雾水地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把零钱塞进王耀手里,叮嘱一句便匆匆离开,险些以为自己的同桌是个收保护费的不良少年。
  不过他们到底拜托王耀买回了些什么东西?
  这天下午第四节末的下课铃打响后,亚瑟意识到又一次到了晚餐时间。不等王耀把笔放下,王湾便笑眯眯地转过身来将五元钱递给王耀:“耀君,帮忙买一份章鱼小丸子吧。”
  “诶好的……还要原先的口味吗?”
  “嗯,麻烦你啦——”
  “耀君……请帮在下买一份里脊味的饭团。”
  “小耀小耀你吃过那一家的热干面吗?吃过而且感觉好吃的话就帮我也买一份吧——”
  “喂你们慢点说!我快记不住了阿鲁……”
  王耀习惯性地一边接钱一边在脑内重复着自己需要买的东西,直到将零钱塞进口袋准备出发时才注意到了身旁目瞪口呆的亚瑟,“亚瑟?今天不去食堂么阿鲁?”
  “诶?啊……没想好要不要去……”亚瑟摆了下手,刚刚其他同学报上的那一堆菜名令他的大脑陷入了暂时短路的状态:那都是些什么东西?饭团、热干面还有那个章鱼……章鱼什么来着……如果能来一份尝尝就再好不过了。
  对面的王耀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嘴角一牵指向门外:“不想去食堂可以不用去嘛,一起到校外买吃的?”
  “OK!”接到了意料之外的邀请,亚瑟眨着眼睛用力点了点头。但下一秒,他便被自己兴奋过度的样子吓了一跳,只得挂上充满尴尬意味的笑容展开辩解:“那个……不是因为馋——绝对不是!”亚瑟不自觉地拔高了声音,甚至还不知所措地挥了两下手臂。“只是有些好奇罢了……还有食堂的饭票该怎么办啊……” 
  王耀感到有些好笑似的望着他不知所措的模样,末了只是扬了扬眉:“一起去阿鲁,至于饭票那种东西——忘了它吧。”
  
  待到亚瑟跟随着王耀的脚步走进学校的竹林后,他还没从方才小吃摊的景象中回过神来。一个个闻所未闻的名称在眼前一次次飘过,油炸食物时锅中欢叫着蹦跳的油滴仍然历历在目,乳白色的面汁跌落在铁板上,几分钟后便变成裹着蔬菜的薄饼捧在手里;圆滚滚的鱼丸在沸水中滚动,捞起后挨挨挤挤地串在竹签上……他低头瞄了一眼手中捧着的那碗关东煮,心想着回去后干脆把饭票都退给老师好了。
  亚瑟学着王耀的样子在长椅上坐下,感受着秋日晚风缱倦地吹拂过面庞。王耀则一边将吸管穿过一次性杯盖上的孔洞,一边携着丝得意的笑容侧过脸来,“还不错吧阿鲁?”
  见亚瑟忙不迭地点头,王耀露出一副“那是自然”的表情。他叼起吸管啜了一口燕麦粥,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蓦地抬起头来:“亚瑟,周末有计划吗?”
  “嗯?没有……”亚瑟耸着肩膀回应道,他初来时曾在学校的安排下简单浏览过城内的景色,之后他的周末便都在寝室里度过了。亚瑟通常会打开手机中的视频通讯器摆在自己面前,然后抱着吉他在它对面坐下,等待屏幕中伙伴们的出现。他在视频通话时或微笑或怒骂,亦或冲那群家伙们翻着白眼。吉他微凉的触感就这样一日日地融入亚瑟的手心与怀抱里,逐渐成为他体外的灵魂。
  “没有的话,周末陪我去海洋馆吧?”
  “海洋馆?”
  “是的阿鲁,我每周末都会去。不瞒你说啦——那些海洋生物超有趣的。”
  “是么……”亚瑟在出声应和着的同时对上王耀的眼睛,在描述着海洋馆的时候,那人精致的眼瞳中闪烁着希冀的光彩,宛如美轮美奂的琥珀。那光彩闪过时王耀的神色令亚瑟觉得似曾相识,似乎……与那个抱着吉他歌唱的自己有几分相似。
  亚瑟知道自己唱歌时投入且不羁的样子。前不久自己还与乐队的伙伴们一起闯进了区域性比赛的决赛赛场,自己在比赛时拍下的照片还被刊登在了一本音乐杂志上。当时的亚瑟将那本杂志作为自己最值得骄傲的闪光点,他常常翻开杂志与照片上的少年久久对视,嘴角总是在不知不觉间扬起愉悦的弧度。
  ……没准只要是内心怀着憧憬的人,都会露出那样的神色呢。亚瑟一边咀嚼着口中软乎乎的面筋,一边做出无厘头的设想。王耀一定也有自己所渴望的东西吧……那东西或许就被寄托在海洋馆里。亚瑟在这样想着的同时轻抿起唇,自己本来是想用“梦想”一词来表达自己的意思的,但最后还是以“憧憬”作为代替。毕竟梦想这种东西……不知为什么,说出来总是觉得不切实际。
  “一起去吧?我跟看门的大秦玩得很熟,所以可以逃票进去哦。”
 
————TBC————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