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朝耀】假设你是李华㈩(英语作文梗)

#疲于应付作业的耀君与大陆另一头参加工作的英sir
一篇英语作文引发的惨案×
先前的章节请戳头查看主页(ノ ̄▽ ̄)
希望你能喜欢(*/∇\*)
这个抱抱写得好困难QAQ……#

  亚瑟跟上王耀匆匆的背影。
  实际上他已经有些疲惫了——这周末他一大早便按照与王耀的约定溜出学校,然后与对方一同穿过座城市。亚瑟发现这座城市与自己的故乡一样临着蔚蓝的海,他们花了些许时间在海滨的景道上逗留,这期间王耀坐在景道的栏杆上,一边随意晃荡着双腿一边侧身指向远方的海平面,笑着告诉他白鲸在随着洋流迁徙时会路过此地。他出神地眺望着远方水天相接的那一线,殊不知自己的危险动作将亚瑟吓得心惊胆战。
  待到二人走进海洋馆时,太阳已经爬到了天空的正中央。王耀冲门口棕发的男人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并如征求同意般地眨了眨眼睛。在看到对方笑眯眯地点头之后他也回应一个笑容,然后拉着亚瑟走进馆内。
  大概是因为刚好到了正午的原因,海洋馆内的游人并不多。亚瑟望着眼前那一排高大的水箱,只见银灰色的双髻鲨气势汹汹地略过眼前,懒散的海豹用肚皮做支撑滑过冰面,一群热带鱼自眼前游过,斑斓的色彩令他感到目不暇接。王耀则轻车熟路地穿越于其中,熟悉得像是来到了自家的后花园。
  实际上……这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王耀的后花园。
  亚瑟看见那人将指尖轻触于玻璃璧上,水箱中的生物便感到好奇似的速凑近,绕着他纤细的指尖打转。它们对王耀来说似乎并不是海洋深处冷血的存在,而是时常会面的好友。水波在灯光的照耀下投射出潋滟的光影,细碎的光芒落进王耀的瞳眸之中,将那人温暖柔软的笑意衬得闪亮。
  没记错的话,他对同学都没这么笑过的吧……亚瑟腹诽着,吐出心中的疑问:“喂,王耀……你真的那么喜欢这种东西吗?”
  回答的声音爽朗轻快:“当然了,我跟他们熟得不得了阿鲁。你看那边的海豹——我还摸过一次呢。”
  “摸?……”
  “嗯。”王耀认真地点了点头,耍帅一般地将颊边墨色的发丝往后一拢,“真的摸到过阿鲁。有次海豹馆在进行投喂海豹的活动,我去的时候那家伙活跃得不得了,指尖无意中就碰到了它。软乎乎的还很滑……像小吃店里的凉粉一样。”
  “凉、凉粉是什么东西……”
  “诶这个……就是一种食物啦阿鲁。总之,它们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王耀打了个响指,冲对方微微一扬下巴:“亚瑟应该也有自己所在意的东西吧?”
  “在意的东西吗……”后者有些机械地重复了一遍,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当然有……”
  “是什么阿鲁?”
  “……是音乐。”亚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搁在身侧的手掌不知为何略微攥起,“我在来到这个国家之前,一直在自己的乐队里担任吉他手和主唱的位置。每次站在镁光灯下的时候,我都会觉得……”他话音一滞,像是斟酌词句一般低头思索了几秒钟,片刻后他抬起头来,翡翠色的眼眸闪烁着熠熠的光彩,“我都会觉得——这个世界很美好,我很荣幸能带着独属于自己的意义存活下去……”
  亚瑟轻声诉说着,眼睫微微颤抖。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相识不久的异国朋友说这些话,只觉得大脑在逐渐陷入空白之中。节奏鲜明的乐声中,自己的梦想曾在记忆中大功率的亮灯下绽放如花。
  但这朵花会开绽多久呢?在乐队某次夺奖后的庆祝会上,亚瑟曾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那时的他握着玻璃啤酒杯的杯柄独自倚在包间的角落里,因饮酒而变得滚烫的脸颊无意识地碰触着墙布上的褶皱。队员们笑闹的吵嚷裹挟着杯沿碰撞的清脆声音钝钝地入耳,亚瑟有些无力地望着他们,仿佛在观看一场事不关己的闹剧。
  ……为什么兴奋不起来呢?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去闹……在因未知原因而疯狂上涌的疲惫感之中,亚瑟面无表情地向自己发问。自己精心培育的花朵终于开绽,心里为什么却会有些不安呢……
  难道是因为……自己已经预见到它凋零的模样了吗?
  酒杯脱手,在地毯上无助地滚动几下,剔透澄黄的酒液也在他脚边晕开一摊潮湿的痕迹。面对着伙伴们讶异的眼神,亚瑟怔了几秒钟,然后扯出一个生硬的笑容。当时的他不知道,当一年后乐队的成员们各奔东西时,自己脸上也挂着这样干巴巴的笑。似乎是不愿接受花朵凋零的事实,他的泪水在分别那天的深夜才流了满脸。
  而现在那笑容宛如一条单薄的纱布般被他握在手中,竭力缠裹掩盖着方才迸裂的伤口。
  
  “亚瑟?你没事吧阿鲁?”
  手臂被人轻轻摇晃,亚瑟的身体颤了一下,从回忆之海汹涌的海面上破水而出。他将目光落向身边的王耀,发现对方正一脸担忧地盯着自己。看见自己如梦初醒般的模样,那人微笑着牵起淡色的唇角,正打算转身走近前方的水箱,亚瑟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
  “怎么了阿鲁……”王耀匆匆扫了一眼自己被牵住的手腕,话语间多了分焦灼:“到底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话音落后他正色看向对方,脸侧却不知为何有点发烫。
  亚瑟摇了摇头,他没有告诉王耀自己这么做是出于恐惧:他在害怕,害怕自己竭力拼凑出的美好未来就这样化为泥泞,朝夕相处的队友蓦地从身边消失,只剩下自己独自一人。无法转身、无法呼唤、无法歌唱、更无法伸出手去拥抱——无论拥抱的对象是队友还是那把微凉的吉他。而挨挨挤挤的人潮对此仍毫无察觉地继续涌动,将他身不由己地推向未来、推向乏味的列车轨道。
  亚瑟沉默着,没有回应。王耀对此只是笑了笑,正打算转身离开,亚瑟却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硬将他拉住。接近蛮横的力道将二人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他将手绕过王耀的后颈,然后将对方一把按进自己怀里。
  王耀愣住了,被对方不由分说地搂进怀中。来自那人身体的温度源源不断地传入他的身体,原本想要做出的挣扎也因为对方的下巴摩挲着搭上自己肩头的动作而停止。平时很少与人有亲密肢体接触的王耀就这样僵硬着身体被亚瑟死死抱在怀里,原本强烈且复杂的心理活动被空白的大脑所简化。他只知道自己的身体被亚瑟拥着他的手臂紧紧箍住,仿佛……仿佛一放手便会失去某种东西。
  “……亚瑟,到底出什么事了?”
  “……”回应他的是一片粘稠的沉默。或许是因为此时处于正午用餐的时间,空荡荡的海洋馆静得宛如落入了时空的尽头。
  寂静之中只闻得王耀轻轻叹了一口气,配合着拥抱的动作放松身体。他缓缓将手臂搭上亚瑟的后背,一路向上触碰到发丝。被相处不久的同性朋友紧紧抱住——他不知道亚瑟为什么突兀地做出这种举动,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狂躁地反抗。
  或许是因为……因为自己和那家伙都累了吧——因在现实冰冷的泥潭中挣扎而感到疲惫不堪,于是通过这样突兀的方式来互相取暖。王耀睁大眼睛,不远处的海豚池充斥着冰冷的湛蓝色,闪烁着波光粼粼的绝望。
  “喂……亚瑟做这种事情,是因为你所在意的东西吧阿鲁?”身侧染上不属于自己的温度,王耀凑近那人的耳畔低语着,话音宛如一片柔软的羽毛,轻柔地落入亚瑟耳中,“别怕……为了自己的意义振作起来吧。”
  拥着自己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手臂的主人则因为这句话而颤抖不已。王耀感受着落在自己颈侧的紊乱呼吸,感到心疼般地拥住亚瑟并不宽阔的后背。恍然之间亚瑟也在他耳边呢喃了什么,王耀没有听清,只是任那片绝望的湛蓝胀满视野。寂静的温存之中那句话短暂地流连过耳畔,宛如一个轻柔生怯的吻。
  “……笨蛋。”那人轻声说道。

————TBC————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