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朝耀】假设你是李华(十一/英语作文梗)

#写抱抱写得上瘾(ノ)ェ(ヾ)
感觉自己写的英sir不够流氓诶_(┐「ε:)_……
疲于应付作业的学生耀君与大陆彼端参加工作的英sir
一篇英语作文引发的惨案×
希望你喜欢(ノ)ェ(ヾ)#

ELEVEN.    
  那之后的一切似乎都显得顺理成章。
  上课时默契的对视;下课后聊不完的话题;速写本上深深浅浅的线条勾勒出来自深海的悸动;课后偷偷抱在怀里的吉他弹奏出悦耳的旋律……在陌生国土度过的日子似乎因为王耀的存在而变得不那么难熬了。笑着轻轻捏一下对方的脸颊,耀就会有很可爱的反应。然而比起这个,自己所执着的事物能够得到理解,理解自己的人还就坐在自己的身边——这样的事实令亚瑟着实感到满足。
  “耀,脸红了诶。”
  “不不不可能的阿鲁!”
  “……超可爱。”
  “你在开玩笑……我当初在海洋馆抱你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你是个流氓啊阿鲁!”  
  嗯……王湾的笑容越来越深邃了果然不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在这样的满足感之中,时间流逝地飞快。一学期的时间转瞬即逝,别离所带来的伤感好像一层薄薄的墙壁遮挡于二人之间,他们对即将到来的分别默契地缄口不言,只有凌乱不堪的念想在两张相并的课桌间胡乱地反射。待到自己离开的那一天……这份产生于异乡的情感,又将被搁置何处呢?虽然这份情感没有被他正面表露出来就是了……告白这种话,怎么会好意思说出口啊。
  然而令亚瑟感到更加不知所措的是,王耀对自己的情感似乎并没有明显的察觉。被自己“调戏”的程度过了头,王耀便会毫不客气地揍过来一拳;他在下课后依旧与后桌的伊万闹得鸡飞狗跳,完全没有留意到自己略带着些醋意的眼神;还有那次王耀提出要存下他的手机号码,亚瑟装作不大在意的样子,实际上却一直悄悄地瞄着手机的屏幕:王耀竟想也没想地将他存入了“朋友”的分组里,这令亚瑟不禁产生了强烈的失落感。
  ……所以说自己对于王耀来讲,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印象中他没有如此在意过某个人,这个因他人而敏感起来的亚瑟·柯克兰令他自己都感觉有些陌生。难道是因为自己正处于单方面的恋爱中吗?……简直像个笨蛋。如果弗朗西斯看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八成会弹着自己的脑门打趣吧……谁知道自己是怎么喜欢上那家伙的啊。
  或许是因为在不经意间觉得……觉得他是个耀眼的人。
  就在班级里的存在感而言,王耀并不是那种光彩夺目的存在——他在上课时常常保持着沉默,大多数的老师都对他的名字没有任何印象;他的成绩也并不拔尖,年级排名表要往后翻很多页才能找到他的名字;因为脾气好而且生了一副好欺负的模样,所以常常被人打发着跑腿儿……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像是那种极易被忽略的存在。不过在他这里不一样。
  那家伙的笑容很好看,嘴角微翘的模样看起来像极了姿态俏皮的羽毛,流露出的笑意漾过他心间;他的眼睛也很美,琥珀色的眸子尚存一丝灵动,闪烁着的希冀不同于他人眼中的疲惫与麻木;他画速写的模样很认真,一丝不苟的样子不知为何令人无法移开目光。
  自己是因为这些原因才会感觉他很耀眼吧……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实际上,或许每个心怀期冀的人都是物质社会中耀眼的存在呢。
  
  亚瑟回国的时间被定在放假典礼后的第一天。王耀是除了老师及亚瑟本人之外唯一得知这个消息的人。
  “喂,放假典礼完了之后我就要走了……”临近期末时的晚自习上,亚瑟支支吾吾地对王耀说,后者则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将笔搁下,“告诉你这个也没有其他意思……!才不是……”
  “……知道了,我去送你。”看着对方别扭且不安的模样,王耀在片刻的沉默之后予以一个微笑。有股不明的情感在内心深处横冲直撞,他不禁轻轻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这家伙要走了吗?……他回了自己的国家之后会不懈地继续向着梦想奔跑吗?王耀将目光落回眼前的英语习题册,却连一个单词都看不进。做不出英语题会被亚瑟笑话的吧……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不进去……王耀兀自苦恼着,努力绷起脸不露一丝表情,以免被对方察觉到内心的焦灼。
  
  亚瑟独自坐在候机大厅。
  负责他行程的老师在将他安排在这里之后便离去了,陪伴着他的仅有一只行李箱及背后的吉他。二者的触感一样坚硬且冰冷。候机大厅即使在深夜也褪不去喧哗与忙乱,来来往往的人们脚步匆忙,头顶白炽灯管的强光只令亚瑟觉得刺眼。没人注意到那个独自端坐在座位上的外国少年,他挂着一副耳机,绿眸中析出几分焦灼与不安。
  耀……怎么还不来?……之前明明约定好了……
  他感到呼吸困难般地做了个深呼吸,手心里的随身听被攥得死紧。他并不确定王耀会来,因为自己登机的时间被定在了深夜。
  不过……真的好想见他一面啊……
  内心像是在被蚂蚁细细啃噬一般,思念与不舍将他折磨地坐立不安,“可恶,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喜欢上……”他蜷起单薄的身子,用手心遮掩住面容与呢喃。人们目不斜视地从他身前走过,时间宛如在地上艰难爬行一般痛苦地流逝着。
  “亚瑟?……亚瑟!”
  熟悉的声音轻盈地入耳,肩膀被人轻轻抓住摇晃几下,亚瑟愣了一愣,扬起脸时的眼眶竟有些发红。“……”他出神地凝视着眼前的王耀,仿佛一眨眼对方便会消失一般。
  “还好赶上了阿鲁……飞机怎么偏要这时候飞啊,我好不容易才从家里偷跑出来。不过也好,多逃几次就有经验啦。你回去之后要想我哈……
  “诶你……怎么了?”
  滔滔不绝的王耀终于察觉到了亚瑟的异样,他双手就势搭在亚瑟肩上,在他身前缓缓蹲下,注视着那双翡翠色的眼眸。对方瞳孔之中的悲伤与不舍令他感到不知所措,殊不知亚瑟已利用这几秒钟的时间将他的模样深深烙进自己眼瞳深处。
  长时间的对视令王耀联系到了上次在海洋馆的那个拥抱,他的脸颊在不知不觉中升高了温度。感到有些尴尬的王耀只得拼命引开话题:“诶你知道么……再过不久就是白鲸迁徙的季节了阿鲁,它们会从这个城市的附近路过……”正当他结结巴巴不知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候机大厅的广播响了起来。
  “乘坐第××次航班的乘客,请检查票据及随身物品,前往检票口准备登机……”播音员嗓音甜美,亚瑟的身体却在听到广播后止不住颤抖,仿佛每个字都重重地敲在他心上。恍惚之中王耀发觉自己搭在对方肩头的手腕被亚瑟握住,他的力道依旧很重,像是要将他皮肤的触感永远刻进记忆深处。下一秒 ,那人将他的手腕向自己那边一扯,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对方怀里倒去。
  “诶啊?!亚、亚瑟你到底要干什么——”
  惊慌失措的喊声因对方贴在耳畔的细语而猛地刹住。
  “王耀……”那噙着爱怜与不舍的声音柔柔地落入耳中,语调里还熨着一丝的无奈。他的喉咙哑了……是因为在候机室没好好喝水的缘故么?他可是乐队里重要的主唱,嗓子怎么能哑呢……王耀的大脑逐渐陷入空白,只是趴在亚瑟的怀抱里,茫然地听着大厅的广播一遍遍地响。
  “王耀……”亚瑟反复叫着他的名字。亚瑟知道自己想对他说什么:那句话用汉字写一共三个字,二十四划,说出来只或许需要几秒钟的时间。
  ……但他说不出口。
  “王耀……”
  “亚瑟,”那人的双手借力撑在他肩上,与亚瑟略微拉开距离后注视着那双翡翠色的眼眸,那人的睫羽轻轻颤抖,不经意间二人的呼吸纠缠交错,“……你想说什么阿鲁?”
  “我……我想说……”
  愿我和你,是一首唱不完的歌。

————TBC————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