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朝耀】假设你是李华(十三/英语作文梗)

#疲于应付作业的学生耀君与大陆另一头的英sir
一篇英语作文引发的惨案×
开学后堕落为周更的我QAQ前面的章节欢迎戳头查看主页w
谢谢小伙伴们的支持ヽ( ̄▽ ̄)ノ!看见喜欢评论什么的开心得快要窜上天了~

  小耀大概是病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有些疑惑地歪着脑袋,紫眸略感不安地注视着前座的王耀。似乎是从今天早上开始,那人看起来就无精打采的。他试着轻轻推了推王耀的后背,对方回过头来,琥珀色的眸子黯淡无神,目光里延伸出的那份空洞把伊万吓了一跳。
  “小耀你……没关系吧?”
  “……”王耀怔怔地注视着他,良久才缓缓地摇头否认,“你想多了阿鲁……我好极了……”
  “真的?万尼亚可是很讨厌别人撒谎呢。”
  王耀对此只是扯了扯嘴角,大脑在经历了打击之后仍处于半空白的状态。这天早上他按例打开英语书,查看英/国“笔友”亚瑟的来信,却在看完了对方所书写的内容后变得魂不守舍。
  ……怎么回事?
  亚瑟说他曾认识一个与自己同名的少年,而那人的相貌、爱好、国籍、甚至经历均与自己神似……最后落海失踪的那一点除外。莫名的不安与恐惧带来深水底部般的压抑感,王耀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心跳不知为何逐渐加速,因难以名状的恐惧感而痛苦挣扎,糟糕的压迫感直逼心房。
  到底是……怎么了?
  王耀不安地瞌上双眼,愈烈的喘息无法抑制。为什么……为什么在看到亚瑟的名字时,内心深处总有莫名的悸动?不但如此……自从与亚瑟开始通信后,为什么总是发觉自己身处的时间好似凝结了一般?……
  ——自己与亚瑟所提到的那个“王耀”,似乎有种千丝万缕无法辩清的关系。他首次没有直接给亚瑟提笔回信,而是将信纸夹回书中,魂不守舍地背起书包上学。
  感觉自己身周的空气沉甸甸的……好像背负着什么来自深海的巨大压强,令人透不过气来。
  到校后王耀仍旧没能恢复正常,他恹恹地趴在课桌上,险些被老师用粉笔头砸了脑袋;王湾不放心地想要伸手拭一把他的额头,王耀却强露着笑颜躲开……刚开始时他将那封信夹在每堂课必用的课本里,时不时地抽出来瞄上一眼,试图找寻自己不安的原因,但伴随着越来越沉重的呼吸节奏,王耀突然有些畏惧那封信上的文字,他尽可能地回避它的出现,然而那张信纸即使是仅从课本里露出一边一角,他的心脏也仿佛遭遇了一击重锤。
  自己在怕的……是那封信向自己所传达的讯息吧?
  它到底……到底告诉了自己什么?……
  王耀紧咬着下唇,像是要拼命转移注意力一般用双眼死死盯着讲台上的化学老师。不知是不是错觉,墙上挂钟的表针宛如挂上了粘稠的化学试剂一般走得异常缓慢,时间似乎停止了流逝,在自己身周宛如血痂般凝固成暗色的一片。
  那封信的出现对自己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王耀艰难地抓紧那封信,不知为何,他的指尖将信纸上的纤维感受得一清二楚。他转身将信纸递给伊万——这是他第一次让除自己以外的人看到亚瑟的来信。
  “伊万……拜托帮我一个忙、拜托了……”
  “嗯?小耀你脸色不对哦。”
  “帮我看看这封信上写的东西……你觉得是恶作剧吗?”王耀有些吃力地说着,宛如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半倚在墙壁上。王耀带着恳求的声音令伊万感觉有些陌生,他在接过信的同时担忧地望着王耀的眼睛,摇摇头无奈地呢喃:“小耀你一定是出事了吧……这是什么?遗书?”他试图像往常那样笑眯眯地与王耀开玩笑,却在低头看向手中的信纸之后一时语塞。
  “……”
  “……怎么不说话?蠢熊……”原本昏昏沉沉的王耀勉强打起精神,强撑着让身体离开墙壁。慌作一团乱麻的内心在胸腔里来回冲撞。王耀知道伊万沉默的样子很少见,而这也正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
  “……小耀,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玩笑?怎么可能……”说话间王耀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发紧,恍然之中似乎连对面伊万的脸都有些看不清楚。头重脚轻的他抬手想要将信纸抢回:“凭什么这么说?这可是我重要的朋友写给我的信……”
  “可、可是……”伊万望着他露出为难的神色,疑惑地将王耀眼中那张写满流畅英文字符的信纸递还给他:“小耀,这张纸上……一个字都没有啊?”
  “……什么?!这么多英文字母你是看不见么阿鲁?”
  “英文?……分明就是张白纸啊,万尼亚不会搞错的。”
  “……”王耀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地微张着嘴,他想要说些什么辩解的话,无比干涩的喉咙却宛若失语一般无法发声。……白纸?写着排列整齐的英文字母的信件怎么会是白纸?来自亚瑟的信怎么会是白纸……那家伙明明是自己最重要的朋友。
  ——是啊,最重要的朋友。
  他被汹涌的人潮所裹挟,身不由己地前往未知的方向。无法脱身、无法回头,甚至无法抱紧怀里的那只淡蓝色速写本。但他知道,在大陆另一头的某个角落——在迷雾笼罩下的灰色森林的深处,那人也在试图奋力挣扎。
  哪怕从没有见过面;哪怕听不到他的声音;哪怕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真实的名字……但那个名叫亚瑟·柯克兰的青年却不知在何时成为了王耀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已经习惯于在默念对方的名字时内心浮现的悸动,对缥缈未来的憧憬已与那个英国青年的笔迹毫无痕迹地重合在一起。
  但、但现在……伊万刚刚说了什么?难道他什么也看不见?
  ……亚瑟跨越大陆的回信,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看到?
  “怎么搞的啊,这一切……”王耀像是要寻找出什么被忽略掉的线索一般一遍遍地扫视着手上的信纸,却在又一次的一无所获之后颓然地蜷起身子。信纸上的字迹仍与之前一样流畅工整,字里行间却多了几点墨迹,似乎是钢笔在主人使用时因长时间的停顿而造成的。
  所以说……亚瑟他为什么会在写信时蓦然滞笔呢?以及为什么……最后那一行字与其他的相比会略有不同……难道这段关于“王耀”的回忆,对于亚瑟来说意味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亚瑟……”
  “亚瑟·柯克兰……”
  顾不得身边伊万不知所措的眼神,王耀用交叠着的双手将信纸贴在胸口,他茫然地呢喃着亚瑟的名字,任由颤栗的悸动感一阵阵碾压过心脏。喉咙被堵的感觉令人作呕,泪水不知何时夺眶而出。
  王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泪水却一滴滴砸落在鞋面上,他的双脚能感觉到。手指无意识地将信纸攥紧,好像濒死的溺水者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好像……紧紧抓住了那人的手一样。
  渐渐地,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分离得七零八落:思考着缘由的自己、憧憬着未来的自己、以及正在承受这一切的自己……肆意横流的泪水淌了满脸,各自的自己在擅自做出反应。
  晃荡起伏的渔船与海面。
  被冰冷海水所挤走的氧气。
  失去知觉前脑海里闪过的那双碧瞳。
  ——想起来了。
  
  “……亚瑟,我想起来了。”
  
  

————TBC————

评论(1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