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朝耀】假设你是李华(十四/英语作文梗)

#终于互表心意啦w只不过再也见不到彼此了
依旧是一篇英语作文引发的惨案|。•ω•)っ前面的章节欢迎戳头看主页~
疲于应付作业的学生耀君×大陆另一头的英sir
希望你喜欢QwQ#

  “Arthur:   
  Believe it or not,WangYao——it is my name.
  信不信由你,我的名字叫做王耀……不是巧合阿鲁,你所说的耀……就是我。
  就是你信里那个——几年前你在华学习时你的同桌,第一次见面时在吃着辣油小馄饨的那家伙。
  很吃惊吧,亚瑟。其实方才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我也被吓到了阿鲁……现在还不愿承认这件事是真的。感觉自己的血液在翻腾,心里有什么奇怪的生物在不停扭动,它像是一条长长的带鱼一样来回穿行,发作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果然还是最喜欢白鲸啊。
  抱歉阿鲁,一直在说乱七八糟的话。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受眼前的事实……
  这个事实就是:我已经死了……死在漆黑一片的海里。
  现在的你一定被吓到了吧?小心点别吓得茶杯都握不住了阿鲁……”
  写到这里时王耀苦笑了一下,伏在课桌上一笔一划地书写着。“喂,我的字母现在也变得和亚瑟你的一样好看了,信开头还用了前不久学的短语——很不错吧?要不要考虑夸我一下……”
  纤细的笔尖触上纸面,书写时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恋人间的低声耳语。教室里无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发现了这个以自己为中心的平行世界的存在,除他以外的生物似乎都消失了。王耀仍像从前那样坐在临窗的位置,一抹夕阳的柔光落在他的侧脸上,宛如一个慵懒暧昧的吻。
  唔……如果那个粗眉毛笨蛋还坐在自己身边的话,他没准真的会凑上来在自己脸颊上亲一下吧。
  “笨蛋……”想到这里的王耀微微缩了下脖颈,在低声嘟囔的同时条件反射般地一翘嘴角,好像是真的在躲避对方蓦然的亲热一般。来自异国少年的青涩爱意朦胧却真实,只是还未仔细端详便在手心里融化,然后和着时光由指缝间滴落,消失在茫茫的大海里不见踪影。
  “你在上封信里告诉我的事情,曾经就在这里真实发生啊。
  那是很久以前的我和你,还未失去生命的我和满怀憧憬的你。然而现实先将你带回大陆另一头遥远的国土,又将我带到了你无法抵达的地方。
  然而我为什么……为什么还会滞留在曾经的那段时间里呢?并且我对此毫无察觉……”
  王耀微眯起眼睛,不知是在回味之前的美好还是在嘲弄时间鲜明的恶意——墙上的挂钟已在他想清楚这一切的时候停止走动,电子手表上显示的日期滞于多年前他溺亡的前一天。
  咽喉处隐约有着被卡住的痛感,王耀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难以集中,过往的回忆伴随信件上的文字一起,化为空中围绕着他漂浮的虚无幻影。他们闪着光一道道划过他的脑中,零碎泛滥的光芒令王耀想起烈日下波光粼粼的海。他们在将残忍的现实呈现在王耀面前,同时又一点点地挖空他内心的某个部分。当眼前的一切被无奈和遗憾所填满之后,王耀感觉所处的世界似乎消失了,只剩下自己一人。
  啊……不要说什么世界,自己本来就是时空裂缝之中一个悖论般的存在吧……本来就是应当死去的人。但自己为什么会滞留于此?是为了挽回什么吗?……
  “亚瑟,我记得最初开始通讯时我曾对你说,说我们能对上话简直就是个奇迹……不过,你知道奇迹发生的原因么?
  “我想……大概是因为你对音乐的执念吧。这么久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你还会哼自己喜欢的歌,还会时不时地回望杂志上那个睥睨一切的少年……事实证明,喜欢的情感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书写至此时王耀轻抿起唇,方才他写到“喜欢”这个普普通通的词语时,内心深处有丝莫名的悸动一闪而过。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拿起来自亚瑟的上一封信,其中的一句话他反复看了多次:
  “我想我很清楚自己对那个叫王耀的男孩子是什么感觉……只是最后也没把该说的话说出来。不过当时如果真的向他表明了心意,得知他离开了这个世界之后大概会更崩溃吧。”
  表明心意……指的是什么呢?
  琥珀色眸子长时间地凝视着纸面,阳光懒散地歇在王耀的眼睫上,将他的脸侧染上淡淡的玫瑰色。光芒之下细小的尘粒无可皈依,最后只得在那睫羽上短暂落脚。
  ……表明心意,大概就是、就是表白的意思吧?
  不等内心做出反应,眼眶便先一步灼热了起来。心房逐渐被陌生的情绪所填满,王耀将双眼睁到最大,但不知因何而溢出的泪却仍盈满了眼眶。他想要轻声呼唤对方的名字,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他想要用指尖轻抚那行清秀的字迹,却无法抬起手臂;甚至连呼吸的权利也被禁止,唯一拥有行动能力的器官便是那双眼睛,眼眸中映着那句迟来了多年的爱语。
  如果几年前……几年前那人伏在自己耳畔说出这句话的话……
  王耀的瞳孔瑟缩了一下,只觉得有夹杂着苦涩的温暖滤过身体。明明是令人眷恋的温度,内心却仿佛熬上了一味中药般,充斥着不可名状的苦味。“不早说啊……混蛋……”他哽咽着开口,信纸被颤抖着的王耀紧紧贴在胸前,晶莹的泪滴则由下颚跌落。
  “你不早说……”
  如果得知了这件事的话——自己存在的意义就又多了重要的一条啊。
  “喜欢这种东西,它会一直一直存在于你心里。不管你现在还有没有去爱的时间和能力,不管你爱的对象还是否……存活于世。”
  “只要心还在,即使一个学期、好几年——不,哪怕是一百年一千年过去,喜欢的情感也会像最开始时那样真切,永远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殆尽。”
  “所以……我希望亚瑟可以坚持下去!既然双脚还在,那就向着自己喜欢的那条路——向着梦想的那条路奔跑,我们的视线在很久以前就为这条路筑起过一架彩虹的桥。”
  “杂志上那个飞扬跋扈的家伙,他一定会回来。那个时刻到来的时候,你的身周理应会充满光明,会照亮你——令你闪耀的啊。”
  一口气写下这么多的文字,王耀微微舒了口气。不同于第一次在海洋馆回信时的胆怯,不同于以往的同情与倾诉,他首次明确地鼓励亚瑟去追逐属于他的那束光。笔下书写出的是不曾表达过的言语,琥珀色的眼瞳也仿佛淬入了钢铁那般坚定。王耀的目光落在教室里的某处,仿佛已隔着时空眺望到了镁光灯的耀眼的光芒。
  “看起来我好像在给你灌鸡汤,不过这些都是真心话呢阿鲁,如果亚瑟不介意我这个毛病的话……那就也接受我的心意吧。”
  “喜欢亚瑟、喜欢亚瑟·柯克兰……那个与我相隔着几年光阴与无垠大陆的亚瑟·柯克兰。”
  他写道。
  王耀吐出的气息被风吹散,窗外的夕阳被染成一脉橘色雾霭,他坐在自己靠墙的座位上,笔下的字迹连缀成“love”的字样。这个词语他曾在习题册上不知写过多少次,“汤姆喜欢踢足球”、“多萝西爱唱歌”一类的句子也不知被他嫌弃了多少次。但唯有这样的一次,那四个简单的字母令他眸中蓄满泪水。他看向信的开头,一笔一划地在那个“Arthur”之前添上“Dear”的字样。
  “我也喜欢亚瑟,超喜欢。”
  
  亚瑟·柯克兰今天上班时仍然心不在焉,弗朗西斯他们好像要去参加一个什么……什么海选?可恶……干嘛又要想着那群笨蛋啊。他点开一份文件,鼠标的光标却怎么也拖不到尽头,这不禁令温文尔雅的英国绅士生出一种掀了键盘走人的冲动。
  心烦的原因还有……李华的回信迟迟没有出现。他不知多少次翻开杂志里最为熟悉的那页,本应夹着一张作业本纸的位置却空空如也。
  难道说……自己的信让对方为难了吗?李华和王耀之间真的有某种联系?还是说,他们是同一人呢……
  焦灼的心情让亚瑟觉得很不好受,然而直到下班前的五分钟,“李华”的回信才姗姗来迟地出现在杂志里。亚瑟迫不及待地抽出那封信,没由来地感觉它十分沉重。
  急于得知答案的他打开纸张,本想先匆匆扫上一眼,回家之后再一字一句地阅读,谁知当他展开信纸后,便久久无法再将它合上。在下班的铃声响起时、在走入人潮涌动的地铁站时、在他颤抖着将钥匙插入公寓的锁孔时……他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这封信。
  良久,灼热的凝视才混着一声轻叹,与泪水一起滚落脸颊:
  “耀……真的是你么……
  “你在好远的地方……我可能找不到你了。”
  
————TBC————

评论(1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