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笺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露中】炉鱼 (历史向/国设)

#本文又名《金色的鱼钩》【bushi】
一个老王在冰天雪地中给露西亚炖鱼汤的故事?
国设/历史向/苏解梗出没
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欢迎提建议哦( *¯ㅿ¯*)因为是第一次写红色组……然后就这样写毁了QwQ
还有一件事情……伊利亚是同人设定,个人和本家一样认为苏联也是露西亚w
以及谢谢你的观看(ฅ∀<`๑)♡!能喜欢的话就再好不过啦#

  伊万醒来时嗅到了炖汤的香气。
  他吃力地睁开眼,循着香味望向不远处忙碌的心上人。来自东方的青年背对着他,半跪在雪地上生火。或许是打了绑腿的原因,他的小腿在洁白雪地的衬托下显得分外纤细。他半躺着倚在倒地的树干上,周围是茫茫的雪原,几截枯木戳在地上,远看好似腐败后绛紫色的斑驳血迹。
  像是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响动,王耀微微侧过脸,然后冲睡眼朦胧的伊万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终于醒了啊。”
  “……小耀?”伊万嘟囔着唤了对方的名字,或许是因为受了伤的原因,他的声音听起来含混不清。
  “嗯,我在。”对方随意回应着,手上的动作依然没停。他将四处搜罗到的枯枝丢进火里,空气里鱼汤的香味似乎更浓了一些。“你伤得太重……跟不上行军速度,所以上级派我留下来照顾你,等你好起来了再去追大队伍。你要快点好……”
  王耀的声音蓦地低了下去,伊万看向他,只见那人从行囊中取出一把小小的汤勺,俯下身去撇了半勺汤汁,小心翼翼地凑至唇边。“差不多了。”他搁下汤勺,在站起身的同时向伊万那边望了一眼,“你别动,我来。”
  王耀的烹饪工具是一只在行军中伤痕累累的铁锅,因为要留下照顾自家负伤的北极熊,他好不容易才凑齐了炊具和碗筷。战士们通常只会在身上带干粮,因而这些东西显得很难找到。而现在王耀正小心地将炖好的汤倒入碗中,细嫩的鱼肉在乳白色的汤汁上浮动。他将汤碗端起,稳住脚步向伊万走去。单薄的军服勾勒出他流畅的身线,几乎磨破的鞋底踩上积雪,轻微的“嘎吱”声在伊万听来像极了小鸭子稚嫩的叫唤。
  王耀站在他身前并附身靠近,炖汤鲜香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散。他舀起一勺鱼汤,在与伊万拉近距离的同时将汤勺递到对方唇边。似乎是因为这过于亲昵的行为而感到不好意思,王耀执勺的手微微颤抖。他将目光投向白茫茫的雪地,下意识地避免与那人对视。
  然而正在接受投食的某只北极熊则装出一副不解风情的模样,刻意将目光投向王耀的脸侧。他看见那人线条柔和的侧脸在自己的注视下微微泛红,让人不禁生出凑上去轻蹭一下的念头。王耀被这毫无掩饰的目光盯得忍无可忍,直到他咬牙切齿地吼了伊万的全名,那人才笑嘻嘻地将勺子咬住。
  “小耀从哪里弄到的鱼?”
  “自己钓的阿鲁,这种东西手到擒来啦。”
  话语间王耀捞起一小块鱼肉,漫不经心地丢进嘴里。“我饱了阿鲁,剩下的都归你。”他轻扬一下嘴角,然后将汤碗往伊万怀里一塞,像是要掩饰什么一般将右手的拇指飞快地藏进手心。
  然而这个小动作没能逃过伊万的注视,后者敛起笑容,不由分说地将王耀的手腕轻轻握住,伴随着方才紧握的手指被逐一掰开的过程,王耀发觉伊万擒住自己手腕的力度在一点点加强——王耀拇指的指腹上赫然挂着一道深红的血痕,似乎是被鱼钩一类的锐物所划伤的口子。“……”王耀嗫嚅了一阵,并不打算辩解。他瞥了一眼那道伤口,只是轻描淡写地冲伊万露出一个笑容,“不碍事的。”
  “可是……小耀会很痛的吧?”
  “当然了,不过没关系的。比起在战场上流血的人们,这点伤真的是不值得提……”他说着,将手腕从伊万的手中轻轻抽回,转而笑着揉了一把北极熊的脑袋,“所以啊,快点好起来。待到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
  “待到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小耀再给万尼亚炖鱼汤喝吧!”伊万握住王耀蹭在他发顶上的手,将掌心贴上自己的脸颊。那人的掌心温热,因长年的握枪而磨出一层薄茧,挨在脸上倒也意外地舒服。
  伊万微眯起眼注视着眼前人,发现那个曾经自命清高的帝王已在杀戮的打磨之下淬炼出了钢铁般坚硬的骨骼,兵荒马乱融进他的骨血,锐利的疼痛让这个国家拾起干戈,任一次次浴血化作他的清风霁月,一场场鏖战凝成他嘴角淡然的笑容。
  “小耀……”
  “嗯?伊万你……喂你要干什么啊!……”
  汤碗被搁置在一边,衣袖被人一把扯住。伊万的手臂揽过王耀的腰际,将原本半蹲着的对方一把按进自己的怀里,在王耀做出反应之前与他双唇相触。后者因这突如其来的吻而怔了几秒钟,反应过来后便是一阵挣扎,奈何箍在自己腰上的熊掌没有半点打算放松的意思。末了王耀只是在被放开后喘息着抬起手,毫不留情地往伊万肩上捶了一拳——反正他的伤口不在肩上,所以随便怎么揍都可以。
  “谁准你这只蠢熊乱发情的……”收回拳头后的王耀也懒得起身,干脆就保持着原先的姿势将双手随意搭在伊万肩上。“本来就是想喝个鱼汤而已……再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我就不管你了阿鲁。”话语间他撇了撇嘴,生闷气般将脑门重重地砸在伊万肩上。大衣粗糙却温暖的质感由额头传来,王耀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靠近伊万的颈侧。原本报复般的发泄行为眨眼间变成了恋人间的耳鬓厮磨,悸动在伊万嘴角的笑意似乎更浓了些。他紧了紧将王耀拥住的手臂,没话找话地开口:“小耀你知道么?你刚刚从那边走过来的时候,踩雪的声音好像小鸭子的叫声一样。”
  “小鸭子?”王耀抬起头来,近距离地与他对视,“踩雪时的脚步声明明更像嚼大白菜帮的声音嘛……”
  “不管那么多了。”伊万歪了歪脑袋,继续无厘头地接话:“等战争结束,小耀给万尼亚炖鱼汤时,再加点大白菜好了!”
  “什么跟什么啊……”王耀小声嘟囔着。不知由何而起意,他将唇瓣抿起,闭着双眼凑上前去,轻轻地与北极熊碰了一下鼻尖。过分亲昵的动作让王耀有些不知所措,只得又一次将脑袋埋入对方的颈侧。他轻瞌起眼眸吸着白色的围巾上沾染的凛冽气息,那个北方雪国清冷的气息,属于伊万的气息。
  “快点好起来……”王耀在那人耳畔轻声说道,话语若柔韧的丝,服服帖帖地熨进二人的温存之中。
  雪原清冷的空气里有他们彼此光降的温馨。
  
  
  1945年8月15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
  1991年末——
  
  今天的世界会议也被那一帮人开得鸡飞狗跳。
  王耀整理了一下黑色西服的衣领,轻咳一声坐正身体。那个白色发丝的高大男子坐在与自己隔了几把椅子的位置,此时正装作百无聊赖的模样打量着自己的指尖。他记得以前他们的位置是紧挨在一起的——至少在一同抗敌时是那样,那时的他们将鲜血洒在同一条战壕,每一次的劫后余生,他们都会望着对方沾满血污的脸相视而笑。
  然而现在却不一样了。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那个曾经无所畏惧的民族已风光不再。而身为意识体的伊万·布拉金斯基也早已踏上了绝路。王耀庆幸着自己没有坐在伊万对面的位置,因为他不愿——亦或是不敢与那人对视。
  他也低头望向自己的指尖,指腹上的划伤早已毫无痕迹地愈合,而不知何时深刻入伊万心房的伤口却怎样也无法抹去。王耀已无力再去仰望那个伫立于伊万背后的国家:抛荒的农田中野草疯长,饿殍蜷曲着死在路旁。食物代领处的队伍望不到尽头,人们的眼神烧灼着天际翻涌的灰色云浪。痛苦洒满一地,忧愁缠满全身,溃烂的伤口令这个昔日骁勇的民族病入膏肓。而王耀只能不知所措地攥紧指尖,任怅然与迷茫紧扼住他的颈脖。
  “王耀。”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遐思,王耀抬起头来,恍惚地看着架着眼镜的金发男子。他意识到阿尔弗雷德今天的笑不同于以往,是什么让这个躁动不安的国家失去明亮的嘴角了呢。
  “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说,你会一直待在他身边哦?”
  “……”王耀沉默一阵,没有回话。他不知道伊万这时有没有用灼热的眼神侧目望向他,不知所措的焦灼感令他感到呼吸困难。
  呼喊被压抑在心底,情感与利益在那一刻兵刃相接,谁知道凶器指向了谁又伤害了谁呢?万尼亚,从那条路上回来好么?无视掉他人的挑衅正视自己的道路好么?曾经的布尔什维克是不会干涸的风,我相信现在也一样。再试着改变一次,一切一定还会好起来的……可是,你若一味地用武力挣扎着强求,这样下去不会有谁继续留在你身边。
  也包括……我在内。
  “王耀,对于他的话你有异议吗?”
  “……有,我不认可他的话。”
  话音未落,王耀便仓促地从座位上起身。站起来的那一刹那,他想到了多年以前自己在冰天雪地之中为伊万炖的那锅鱼汤。没有油盐、没有辅料、更没有按习惯在出锅前撒入一小把切碎的香菜,有的只是无味的小鱼及一口伤痕累累的铁锅。然而那锅汤的味道他怎样也无法忘记,相拥时所做的约定也深刻在他心底——
  “所以啊,快点好起来。待到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
  “待到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小耀再给万尼亚炖鱼汤喝吧!”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平静?平静意味着强权者的覆灭么……
  会议室里所有的国家都注视着王耀的举动,他们看见他走到伊万的身侧,伏在他耳畔低声呢喃了一句什么。
  语毕后王耀转身走出会议室,背影一如往常地直挺,步伐却快得像是在逃避什么。他不愿转身去面对伊万的目光,他知道彼此之间的情谊在很久以前便已血流如注。并非内心的情感干涸得无法给予,而是被经纬线所勾勒的牢狱困住了脚步。
 
  
  1991年12月25日,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解体。
  这天的中国没有下雪,王耀推开窗,注视着自己逐渐崛起的国。曾经的经历已参差为古树,在他心中枝繁叶茂。苍凉的阳光透隙而过,过往的情感碎成一地的斑斑影影。
  他在会议室对那人说的话是:“快点好起来吧。”
  似乎有炖汤的气味飘来,在暖暖地将他包裹的同时锐利地划过心尖,几滴零星的血模糊了过往与现在,王耀却不知道淌血的地方是手指还是内心的深处。窗前有清冷的微风拂过,记忆里的味道碎入温暖又苍凉的阳光之中,与那光芒一道,蔓延至远方。

  
————END————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