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そらまふ】亲一亲痛痛就飞走啦

#关于吻的吻戏五题///
ooc/请勿代入三次元
愿你喜欢#
  

1.青涩的初吻
2.安慰性质的吻
3.隔着书/纸/玻璃的亲吻
4.无意中的间接亲吻
5.窒息般的深吻
  
  
1.青涩的初吻
  
  そらる坐在溜冰场角落的长椅上,视线落向远处逐渐沉下地平线的夕阳。他和まふまふ今天约好了放学后一起来溜冰场,只是不知道夕阳的光落在那人的红眸里会是什么样。
  “そらるさん——”
  白发的少年穿着溜冰鞋,一手拢在嘴边笑着唤他的名字。他将另一手搭在溜冰场的栏杆上,滑到长椅边落座。“そらるさん,不来一起玩么?”
  そらる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太擅长溜冰。他本想低着头注视着脚上的溜冰鞋发一会儿愣,却蓦然望见了那丝映入对方眸中的灿然的光芒。于是他与那双眸子久久地对视,直到那人不安地喊了他的名字:“那个……そらるさん?”
  
  回应他的是二人间缓缓拉近的距离。
  
  似是为了防止他逃离,そらる轻轻按住了他放在长椅上的手,而双唇间的距离仅仅是不断地缩小——到零为止。柔软,这是まふまふ最初的感觉,噙着一丝怯意的吻小心翼翼地落在他唇上,日冕的最后一丝光芒透过长椅旁柳树的枝叶落在两人身侧。そらる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发丝蹭在自己脸颊上的触感,还有那人因害羞而止不住加快的心跳。
  まふまふ脸颊微微泛红的模样在夕阳下同样很好看……不是么。
  
  
2.安慰性质的吻
  
  他哭了。
  少年哭的时候喜欢自己躲在角落里,卧室中那个柜子与墙壁形成的角落。他用颤抖的手臂紧紧圈住自己消瘦的身体,泪水不管不顾地蹭上自己瘦削的手臂。手臂上有着褐色的累累疤痕,新的血迹覆盖上旧的,曾有很多人盯住那些伤,把他当成了一本书来读。
  嗯,是啊。书里是怎么说的,“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可是自己做到的是什么呢:自己什么也做不到、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他曾一次又一次地在日记本上反复写着对不起,道歉的对象是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
  “……まふまふ?”
  一线几乎看不见的光亮在门被推开时落入室内,まふまふ微微偏过头去,旋即更加用力地抱紧了自己的臂膀。来者脚步轻轻,轻柔昏暗的夜幕潜进来,在二人身周合拢,像是立起一道道墙壁。屋子像是伴随着那人走进的脚步声逐渐变小,空气越来越粘稠。
  终于,まふまふ根据对方的声音唤出了来者的名字。他用尚噙着一丝哭腔的声音静静地叫了一声そらるさん,他看着对方在自己身前蹲下,然后倾身将他拥进怀里。
  他轻柔地吻了吻自己尚余留着泪滴的眼角,然后那人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呢喃了一声别怕。
  我在的,你别怕。
  “你正在好起来呢,”そらる用指尖小心翼翼地摩挲过那人手臂上的伤痕,像是愧于只能说出这样苍白的话语,他只能紧了紧拥着那人的手臂。
  “你永远永远,不会是一个人的。”
  

3.隔着玻璃的亲吻
  
  玻璃那边的男孩是我的恋人。
  我望着他的眼睛,那是一双赤红色的眼瞳。唇角若是向上微微一翘,眸底想必会挽起一弯柔和而明亮的笑容。他眨了眨眼睛,长而柔软的睫羽挠得我心底微痒。そらるさん。我看见他缓缓做出我再熟悉不过的唇形,仿佛听见自己的名字被他从舌尖轻柔地捻过一样。
  “そらるさん。”
  他抬起手,指尖轻轻点了一下自己淡色的唇角。像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盯着那双赤色的眼,下一秒,我们共同向玻璃缓缓靠近,那人的眉眼在我眼中一点点被放大,直到眼睫都变得清晰——
  双唇相触。我隔着那片冰凉感触到他的温度。我想要搂过他的腰间轻按住他的后脑,缠绵悱恻。可事实上我只是静静地吻过那片凉意,与玻璃那边的他唇形贴合。我感受不到他的柔软感受不到他的温度——无法像以往那样扣住他的十指。我不知我们的温度由这块冰凉的玻璃传达给彼此需要多久,可我看得到有淙淙的爱意从那双微眯的眼中流淌而出,映在我面前的玻璃上。
  此时那块透明的玻璃,此时也映着我分明的笑意。
  
  
4.无意中的间接亲吻
  
  そらる吹干信上那抹未干的墨迹,将内容检查一遍后才将信纸小心翼翼地折起。他抱起飘窗上等待多时的泰迪熊,捋了一把小家伙头顶的毛放入礼物盒中。那封信挨着泰迪熊的领结睡下了,它们还要经历好几天颠簸的长途旅行。
  口袋里的手机蓦然发出振动声,そらる因这特别的消息提示音而怔愣了片刻——下一秒他急匆匆地掏出手机划开屏幕,旋即望着对话框中弹出的消息露出笑容:备注为まふまふ的置顶好友发来了消息,内容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一句晚上好,可他却宛若看见了少年笑着站在自己面前,微微笑着歪头问安。啊……才没有特别喜欢他。そらる捂了捂自己的脸颊,在键盘上输入一句夜安。
  “そらるさん,今天放学回家的时候我有买了棉花糖……”那边的人很快便如往常一样开心而絮絮叨叨地说起了生活中的零碎小事。そらる安静地听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噙起了微笑。实不相瞒啊,关于他对屏幕那边那人的喜欢,每天发生无数次,像满天星,细细碎碎,攒起来可以照亮整个天空。
  他与まふまふ从未见过面,互相道过晚安后,他总是躺在床上独自构想那双眼睛是柔和还是锐利,晦暗还是明亮呢?まふまふ的话,一定有着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吧……他想着想着便睡去了,梦里那人微眯起双眸冲他微微地笑,そらるさん,你要不要从我的窗户里看月亮?
  “そらるさん前两天说要给我寄礼物对么……?”隔了良久,まふまふ终于尝试着用犹豫不决的口气提起。他担心突然提起这样的问题会引起尴尬,可又不希望そらる忘记。毕竟,如果是来自そらるさん的礼物……很重要不是么?
  そらる在自己心里,占据着一个与众不同的位置啊。
  “嗯,礼物马上就准备好了。明天就寄出去。”そらる按下回复键,他知道まふまふ的礼物还剩下最后一个部分没有准备好。
  背包的深处放着一个今天才拿到手的小盒子,里面放着他最想送给他的东西。
  そらる将盒子摸出来放到面前,一枚嵌着青蓝色晶石的戒指安静地躺在里面。晶石于盒子打开的一瞬间在如水的月华下绽出柔和明丽的光彩,戒指目前的主人静静地吸了一口气,他就十指交叠于胸前祈祷着,然后拿起那枚戒指,轻轻地吻了一下。
  
  
5.窒息般的深吻
  
  “过来,”他哑着嗓子轻声说着,微眯的蓝眸在的灯光下宛如加冰的甜酒,“过来。”似是被这低沉的声音蛊惑,まふまふ向前跨了一步。
随后,便被人擒住了下颚。
  柔软的温热短暂地覆于自己唇上,随后便是轻柔的舔吻。嘴唇遭受味蕾舔掠的感觉令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仅有那双青蓝色的眸,噙着一丝笑意望进他的脑海里。
  下一秒,那人似乎在他的唇上轻咬了一下,然后于吸吮间将舌探入了他的口中。まふまふ似乎是从这一刻才想起挣脱,但他的下巴被对方紧紧地擒着,腿更是软得使不上一丝力气。恍惚间那人将另一只手搂过他的腰间,舌尖自牙龈外侧划过后又吮住他的舌。他断断续续地发出模糊不清的气音,在失去思考能力的情况下与对方交换着津液。那人的舌尖噙着一股淡淡的酒味儿,まふまふ望着そらる的眼睛,他觉得自己要失去理智了——是因为酒么?他眨了眨眼睛,告诉我吧。
  
 
————END————
  
  
  
  

评论(12)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