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原创】雨终曲

  そらる拥有水墨画般氤氲的面孔,他发丝微卷,纯黑的眸中噙着一丝慵懒。まふまふ的眼睛明亮而澄澈,笑起来似是小男孩狡黠的模样,擅长作曲的他时而坐在高处轻轻拨弄着吉他弦,嗓音绵软。这是After the Rain,两个男孩子的组合,干净、不乱。我没能飞越海峡到另一个国度去看他们的笑靥,只能在翻着网页时得知,他们在演唱会上的笑容谦逊而绵延,宛若来自同一个面孔上的景致一般。
  看过好多他们的照片,还有几张组合的专辑封面。两个人时常于照片上摆出搞怪的姿势,小小的贴纸刻意遮去了清秀的脸。在他们个人专辑的封面上,旅人走向梦中所见的地方,天使在断壁残垣中翱翔。而组合专辑的封面上,他们站在离彼此很近的地方,脚边是白兔、花豹与红狐,身后城堡的剪影蔚蓝缥缈。仿佛他们已经一路并肩走来,交换了彼此的故事,想要留在彼此的生活里。
  
  我是在接触了After the Rain之后认识W的。W还是个小姑娘,她拥有飘然的长发和柔软的睫毛,在草地上笑着奔跑的样子像一只振翅欲翔的雏鸟。
  冬日里我穿着米黄色的小熊外套,裹着灰白色的围巾,在与W从公园归来后将她带进我的家门。我们像一起打游戏的そらる和まふまふ那样在手提电脑前跪坐下来,W拽了拽格子印花的呢子裙,鸭子坐的姿势只有小姑娘和まふまふ可以做到。她顺手将After the Rain的CD放进去,我们聊天听他们的音乐。W喜欢眼神沉着而温和的そらるさん,我们看实写MV,她微笑着,目光紧紧追随着男人自空气中划过的指尖。
  我喜欢After the Rain,还有W欢喜的眼神。
  
  你知道么?我最初与W的不同,只不过是她最喜欢そらる,我最喜欢まふまふ而已。我忘记了我们之间是从何时起有了裂痕,或许是因为情感吧,或许是因为感想吧,总之,依偎在一起共用一副耳机的时间不自觉地少了,我们仿佛伫立在空无一人的十字路口,夜风将我的围巾和衣角向她的方向吹去。然而最终我们选择了与对方不同的方向,分离时的争吵可怕而歇斯底里。
  我继续听那两个男孩子的音乐,我分不清摇滚乐和打击乐的区别,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同类。但在After the Rain的某一首曲子里,那段音乐重复、激进,听的时候让人的身体中某处冥冥之中疼。まふまふ的高音升上去,像是在被围困于什么地方,于是不停地碰撞,寻找着出口。歌词从我眼前不断略过去,我被淹没在他们完美而忧伤的演绎之中。
  那时我仍以熟悉的姿势跪坐在电脑前,我伸手往身旁摸,却触不到W熟悉的温度了。
  
  After the Rain出新歌了,清新的浅蓝色PV,沉默的少年与沉海的少女,《将海洋雪的花束献上》。我仍走曾经走过的路,戴着过去的那副耳机,听说そらる和まふまふ为了制作这首歌专门去海边采集到了海潮的声响,我和W还没有一起去看过海呢。
  此时的W会不会也在听着这首歌呢?我在电脑前跪坐下来。若是如此,我们或许也算是一起听到了海潮的响吧。这时海浪的声音息了,男孩吟唱起夏日祭的烟火来,他柔软的歌声落入我的意识里,但身体里仍有一个部位疼痛无比。
  当After the Rain出了新的专辑,我已与W断了好久的联系。新专辑的封面上,寻梦的旅人与废墟中的天使微笑着面对着面,立于某颗梦幻的星球上。他们仍居住在彼此的生活里,对彼此的眷恋还在持续。
  我还想告诉W,我们一起在我家听CD的时候,真的应该拍一张照片。那时候我们也笑着,我们和那两个男孩子一样有着绵延相通的表情,很像很像。
  那时的你,仍居住在我的生活里。
  
  
  
—————END—————
  
  
#因为是原创篇,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加tag,最终还是加了,不妥的话我会删掉#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