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朝耀】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两个文手隔空谈恋爱的故事

含微量车///
  
自己的十八岁生日作×愿你喜欢w#

  
Ⅰ.
  “谨以此文,”他放轻呼吸,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词句。冰凉的手指在屏幕上打出一行方才在他心尖上微颤着的文字,“献给那位以灵魂吻过我的爱人。”

Ⅱ.
  手机振动,那个碧色眼瞳的英国男孩发来一条消息,“我在这里。”而他看见了只是一笑。他知道那人在哪儿——远方那个东方明珠伫立的沿海城市,楼房高大得让人望不见它的头顶,人群匆忙明艳到让同类忽略掉彼此的眼泪。
  王耀眯了眯眼睛,他看见不远处的广场上有风筝下坠或上升,有滑旱冰的孩子跌倒或爬起。他想飞去亚瑟的城市,将塞在T恤领子里的白色耳机分给那人一半,指尖触到恋人的耳廓时,对方身上淡淡的清茶香气或将喷薄地涌向他。于是他噙上一抹淡笑倚上长椅,思索片刻发送回复:
  “……在我心里?”
  穿越广场边的十字路口,要走很远很远才可以到地铁站。口红涂到唇线之外的女孩有着明亮的笑容,身边的男友迷恋着她渲染着柔和光晕的侧脸,耐心地听她不停地讲话。
  “亚瑟,”他站在地铁站门口,低头打字,“我看见了一副画面,很引人入胜。”
  “我也想要一个人。过来,坐下来,听我说话。无休无止。”
  对面还没有回复,但王耀已大致想象出了那个少年在看见自己意义不明的消息后略微蹙起两道粗眉的样子,对方眨了眨翡翠色的眼睛盯着那对话框怔了几秒,然后嫌弃又别扭似地回复了一句谁要管你。
  随后王耀跟随人流走入地铁站,地铁很快很快地在大片黑暗与星星点点的光亮中穿梭,他戴着耳机,感受着吹拂在手臂上的凉气,心中默念着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在与你相隔千里的中原城市间。我依靠无线网串联起你我之间的爱恋,我们中间横亘着千山万水,于是我担心着下一秒便是梦沉书远。末了长发的少年再次划开手机的屏幕戳开那个小企鹅的图标,联通网络后亚瑟却心有灵犀地发来了令人安心的答案:
  “好……那我就在你心里听你说。”
  
  
Ⅲ.
  夜晚的时候会很认真地读书。
  王耀喜欢在那张白色的桌子上摊开一本书,那之前他会从冰箱里取出一瓶喝了一半的茶饮,随机颜色的包装,前一天从楼下自动售货机里取到的任意口味。瓶子从冰箱里取出来然后即刻染上白雾,他坐下,在翻动着书页的同时等待着手机振动起来。
  他不知道那个叫亚瑟的男孩子此刻正在他的城市里做着些什么,他只能确定,在那个熊猫头像的小家伙给自己发来消息时,对方正在手机屏幕的另一侧。
  他是在一个月前认识亚瑟·柯克兰的,在今年的夏初。那人是个小他三岁的男孩子——对方发照片给过自己。男生拥有翡翠色的眼瞳与麦子颜色的发丝,像是从《小王子》的手绘本里走出的人物。而王耀作为一个普通的网络写手,他觉得那人宛若是上帝给予自己的赠礼:
  一个月前,他与亚瑟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写手交流群里相识。当时的他并没有多留意那个使用着三次元熊猫头像的小家伙,只是本着两条咸鱼一起打滚的心理同意了那人的扩列信息。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打字略慢的原因是因为他来自英国。而更让王耀难以想象的是,会有一份华服盛装的爱情藏在这个微不足道的开头之后。
  第一次与亚瑟对话时王耀其实身在菜市场——放了暑假的他在傍晚被家人打发出去买菜,于是男孩子一个人拎着老大爷标配的红色便利袋走到小区附近的市场去,且在为一根胡萝卜排队的闲暇时刻掏出了手机。列表里新出现的那个写手群是最近才组建起来的,大家像一群闲散的鸽子那样稀稀拉拉地聚集在一起,似乎闭上眼睛便能听到从屋顶传来的咕咕声。这么想着的男孩子本想将视线转移到眼前的蔬菜上,但却蓦地被一句平常的话语吸引了注意力。
  “那个,有人暑假时可以一起来写文么?”
  于是王耀挑了挑眉毛放下手上的胡萝卜,想也没想地在键盘上敲下一个“我”回复过去。他不知道自己启动了一个不得了的开关,只是在拎着便利袋回家时想着这个暑假有了人陪伴着自己一起好好努力。
  拥有熊猫头像的男孩子说自己的圈名叫做十二,“至于为什么要叫这样的名字……如果将来有见面的机会,你数数我的眉毛就知道了……”末了对方又悄悄地附上一句“真正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王耀有些不解,他认识很多人,没有谁像对方这样连带着真正的姓名也一起交付给他。“而且是外国人么……”他微蹙起眉嘟囔着,在鼓起腮帮的同时也不明就里地将自己的真名发送了过去。“我是王耀……不过在这里叫滚滚就好啦。”他歪歪脑袋,并且犹豫着要不要挑选一个沙雕网友专属的表情包发送给对面的外国友人。
  对面的人打字不太快,也从不像列表里那个美籍的呆毛少年那样每天哈哈哈哈哈哈哈个没完。他和王耀交换各自的文档,他写女王和刽子手的故事,写小鸟与诗人。王耀发现那人打字的速度虽慢,笔下的句子却很通顺。于是他想问那个少年,能做到这一步一定很不容易吧?而亚瑟却只是笑着——王耀猜屏幕那边的人应是捂着脸颊微微地笑了——然后轻声地道,这不算什么。
  
  
Ⅳ.
  至于两条咸鱼是如何在打滚时滚到了一起的,王耀的记忆至今仍十分清晰:他和亚瑟一起写文手三十天挑战,并约好率先发出咕咕声的那个人要给对方转一份奶茶钱;两个人交换彼此的故事,于是王耀将自己十七年来平淡无奇的学生生涯捧出去,换来了英国男孩鲜见的经历。
  “之所以会说中文,是因为父亲在中国有公司的原因……自己最近在这边来着。”亚瑟在说完后想要对自己的中国朋友无奈地笑笑,王耀则下意识地想要发送一个尖叫土拨鼠的表情包。末了他嘟着嘴巴想象起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静心读书的样子,心里蓦地觉得可爱,于是又嘴角一翘绽出一个笑容来。
  然后啊,他与那个男孩子聊起了好多在故事之外的事情。他知道亚瑟像绘本里的小王子那样拥有金色的头发明亮的眼睛,知道他居住在那个繁华且繁忙的临海城市,每天只有于华灯初上时才能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于是王耀告诉他自己居住在一个泉水叮咚的中原城市,每天他走城市里最古老的路回家。曲曲折折,周围会有泉水,柳树。影子多到互相纠缠厮打。几天后他们略有些生涩地初次开启了语音通话,王耀听到英国男孩略含着些怯意的轻咳声。“耀,”他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凑近话筒,“能听见我的声音么——?”
  
  
  在王耀的印象里,大多外国人的性格都比较开放。譬如自己列表里那位从早哈哈哈到晚的美国小伙,每天都在研究拆门方式的白俄罗斯姑娘……诸此之类。他原本以为柯克兰比这些人更加内敛,直到那天——好像是在谈论到了王耀的某个习惯的时候——对面的少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红着脸,梗着脖子发来了一句“可爱”。搞什么?到底是谁更可爱啊……王耀默默想象着对方此时的神态,握着手机蜷到桌下的同时却也悄悄捂了脸。
  话说……自己为什么会对那人的话语,如此在意呢?
  王耀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是顺理成章还是猝不及防——走过相识与相知,他们像是彼此笔下撰写着的人物那样,在某个相拥着苏醒的早晨对上了彼此的眼睛。清早的时候,亚瑟发消息给他,“耀,请问可以发展更亲近的关系么?……和我。”
  被窝里的王耀睡眼惺忪,他原本正模模糊糊地握着手机,却在看到这句话时蓦地一怔。发展……更亲近的关系?他念着念着把脸埋到枕头里,总觉得有一头矫健的小兽,越过门前的积水和门槛,奔向心中的无限原野。
  “亚瑟。”他没有回应好或不好,只是轻声唤着那人的姓名。他躺在床上静静地感受,时间好像从他身侧流淌过去,每一分钟都像一枚路易十六时期的金币一样闪闪发亮。
  关于自己后来那一瞬的想法,还有随后他说给亚瑟的话,王耀已记得不太清了——某个深夜他缩在被窝里悄悄整理自己在聊天时按着按键截下的记忆,却不慎在建立相册时丢失了几张聊天记录——但难以抹去的还是那个早晨的冲上心头的淡淡雀跃欣喜。漾出的,满满的,一种名叫温情的东西。少年在像往常那样拢起长发时蓦地察觉到一种隆重的爱,他看见一条新的语音消息弹出来,点开后是英国男孩凑近后轻声的言语:
  “耀,早安。我……喜欢你。”
  

Ⅴ.
  王耀眨眨琥珀色的眼睛,他转过头,在文具店的货架间穿梭着。
  信纸……在哪里呢?
  他的目光略过一层层货架,看过了封面渲染着淡色水彩的本子,又将视线落向了一边小罐的彩墨。王耀想写信,给亚瑟写信。网络与数据或许已无法传达他热忱的心情了,他迫切地想要向对方传达什么更加实际的东西。
  就在他蓦然抬起头的时候,架子上淡蓝色的信笺映入眼帘。少年惊喜地将那袋信纸拿过,和方才挑选的牛皮纸信封一起匆忙地拿着跑去付钱。回家后他将那张白色书桌收拾干净,信纸铺开,王耀将玻璃笔蘸上青蓝色的金粉彩墨。
  王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开始惦念屏幕那边那人的消息。彼时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的心会被纤细的网线联系起来——与千里之外的那位爱人。他们时不时给对方发去自己从书上看来的句子,即使那句话是出自自己不中意的作家,但只要想到它在某个宁静的时刻被对方一字一句地写下,认认真真地交付给自己,那话语便悄无声息地渗进心房。
  “亚瑟?我现在很开心哦,和你待在一起。”
  他垂首,悄声说着打下消息。点下发送之后王耀即刻退出了屏幕,指尖在屏幕兜转一圈后戳入空间浏览消息——当然不是急于去看空间里的内容……只是在意着亚瑟即将给予自己的回复而已。
  “我也是……如果你不在的话,我会有一点焦虑。”
  英国男孩的回复伴随着手机的振动声而来。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开始说起了有些黏糊糊的情话。“没关系的,将来还有很长的时间……我会在你身边呀。”王耀这么回答着,点了发送后却像是蓦然意识到自己方才的所作所为那样捂住脸把手机丢到了一边。自己刚刚说了一句什么来着……?有很长的时间会陪在爱人身边,是一件幸福的事吧……
  于是他开始写信。想写回家路上柳树厮打的影子,写屏幕亮起时颤动的心尖。他想要从初春的花露写到暮秋的凝霜,从心房里悸动的鹿写到鲸落时寂静的喘息。末了王耀瞌上眼睫轻声地唤了一声柯克兰,可以的话想被那人挨着额头,轻轻地吻一吻脸颊。
  这个夏天与以往不一样——王耀在本子上写下这样的字句。笔下写着什么,所有的语言似乎都在爱的面前变得有些苍白无力,唯有脱口而出的名字宛如重物坠地掷地有声。似是情感的回应,又像隔世的低语。亚瑟,亚瑟——他写道,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嘶吼着叫喊你的名字。喂,我想见你啊——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你呢?
  “亚瑟,高考结束后,我去找你好么?”
  王耀蹬掉鞋子,在床上犹豫不决地打了个滚,他抿着唇歪了下脑袋,指尖一敲将这句话发送出去。对面的人即刻发来了一个感叹号,连带着一个不太符合绅士人设的“好的!”王耀望着那一方小小的手机屏幕,闭上双眼由衷地露出了笑靥。
  “我会努力的,会好好努力。一旦变得足够优秀,就去见你。”
  “笨蛋……这种话别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啦。”对面的人放下了茶杯,轻咬着唇打出回复,好似贴在他耳畔轻声细语,“不能让你一个人努力……我也会加油,步履不停。”
  
  
Ⅵ.
  王耀在梦里见到了那人翡翠色的眼睛。
  梦见自己的心上人啊……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梦境中亚瑟的手离自己很近很近,两人脸上有着相似的表情。爱意与决然是他们脸上的主题。梦境的末尾他们牵着手,像一只刚刚蜕变出的蝶的一对翅膀一样,以相同的弧度擎向空中。他们一直往上,像是要去采撷月亮喜悦的眼泪。醒来后王耀捧着手机开启语音,对着那一边的人喃喃地说着我爱你,一个人要记住一个梦是件很艰难的事情,但我不会忘记的——亚蒂,因为那个人是你。
  英国男孩在不到八点钟的清晨醒来,“谢谢你的爱……笨蛋。”他也蜷在了被窝里压低声音,对着手机的话筒小声呢喃,我也爱你……耀,很荣幸出现在你的梦里。末了亚瑟点击下发送,看见眼冒爱心的emoji表情因为二人的话语而自动从屏幕上方掉落下来。于是他将脸颊埋进柔软的被子里,那双眼因羞涩和怯意而闭起,但牵起的嘴角却是掩不住的笑意。
  就在这个键盘敲击声断续响起的夏天里,地下铁上的凉风吹着,柯克兰站在高楼的落地窗遥遥外望,眯起眼睛想象着那个长发少年白色耳机里流淌出的声音。王耀仍然像之前的那些暑假那样做很多作业,在牛仔裤的口袋里塞一小盒薄荷糖,走起路来就哗啦哗啦地响。亚瑟像监督一个小孩子那样监督这个大他三岁的男朋友在睡前喝一袋甜甜的纯牛奶,王耀买了自己小时候爱吃的小虾片和写好的信件一起给那人寄过去,他说这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东西,你也要尝尝啊。
  有架看不见的水车在这个夏季旋转,飞快地转动。璀璨的水珠被溅在了两个男孩的身上。那些水珠是二人不灭的爱和欲望。他们将欲望溅在了彼此的身上,这是他们所热切盼望着的沾染。
  
  
  八月初,八月初。王耀做了人生中第一个带有情/色意味的梦。那天他刷了一下午的试卷,在临近黄昏的时候走进浴室冲了个凉,从冰箱里取出的橙汁是冰的,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他套着睡衣倚在沙发上给屏幕对面的人发消息,末了却因下午的过度疲惫而睡去。
  梦里有只清瘦的手顺着他宽松的睡衣下摆探了进去,指尖拭过腹部的皮肤与隐约的肋骨,探到胸口摸了把略微紊乱的心跳。王耀在梦中闷哼着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气音,有谁小心翼翼地凑近了与他碰了碰唇瓣,然后挨近了轻轻地厮磨啃咬。
  那人口中……有红茶清甜的味道。
  潜意识驱使着他支撑起身体与那人交合,且在唇齿分离的刹那迷迷糊糊地唤了一声亚瑟。对方在他的唇上轻轻吻了两下作为回应,“我在这里。耀,来看着我的眼睛。”
  于是他睁开双眼,对上那双只在梦中对视过的翡翠色眼眸。那人微微笑着望向他,似是克服了那份傲娇般试着伸出了手臂,像是等待着自己扑进他怀里。
  于是王耀靠近了偎进那人怀中,哪怕是在梦境中也好,终于可以与心上人呼吸同一方的空气。对方的指尖顺着他的脊骨一节一节地摸上去,终日不见阳光的白皙脊背暴露于空气中。末了那件上衣被顺理成章地剥下,亚瑟将发丝挨在王耀的肩窝里磨蹭几下,然后在爱人白皙的肩头不由分说地吮下了几枚红印。
   “呜,亚蒂……”明明没受太大的刺激,王耀却已经软了腰,眼角绯红一片。胸前小巧的凸起被快感击得直立起来,琥珀色的眼睛蒙上一层薄雾,他逐渐看不清亚瑟的脸庞了,只能用夹杂着惊喘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叫着那人的名字,用噙上了哭腔的声音低声诉说着爱意。
  
  
  苏醒过来后王耀怔怔地望着天花板,他将指尖触上脖颈,缓缓地向下触下去。指尖略过胸口的时候他微微战栗了一下,旋即不知所措地在沙发上蜷成小小的一团。王耀用湿漉漉的嗓音叫了一声亚蒂,他愿永远居住在这种以他为名的病里。
  
  
Ⅶ.
  “我经常陷于无爱的恐慌中。”
  王耀低垂着眸子,坐在房间里对着屏幕敲敲打打。“我第一次用灵魂爱着一个人,上帝啊请别让他成为我的过客。”
  父母在近几天带着弟弟妹妹出门去了,于是少年整天将自己闷在家里。冰箱里的食物慢慢吃光了,却不愿出门来买。白天他在写倦了时拿着鱼竿趴在窗口喂野猫,床头有着丰富的书和杂志,还有缓解疲倦的眼药水。除了与亚瑟联系以外,王耀几乎进入了失语的状态,累了他便去床上,梦里那个少年将自己抱在怀里,澄澈得可以映出麦浪与森林的眸子让他觉得分外安宁。
  近两天王耀有件事在瞒着亚瑟——他在写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故事。他坐入那个汉字工坊,且感觉有爱不断地涌来,潮汐一般的,带着呼吸的,他不断地写,仿佛手掌里刻有爱人的名字。
  
  有个伴着纯音乐入眠的黑夜,王耀翻来覆去无法睡去。最后他拔掉耳机,翻出那个之前整理好的相册来。确定关系后最初的早晚问安;自己遭到攻击时对方关切的话语;还有谈话间隙不时擦出火星来的几句悄悄话……截图的这种行为令男孩子觉得有些羞耻,但他真的想要将这些话语、将对方说话时的神情留在内心深处。除了截图这种笨拙的方法,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做。
  
  “亚瑟,我想给你写很长很长的信,在上面盖上红色的印。我还想送你铜制的小锁,锁上刻着你的名字。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东西有什么用就是了……”
  “……耀,你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笨蛋啊?好喜欢你……我想描述这样的感情,却憋不出词句……”
  
  “耀,将来见面了的话……不知道可以亲我一下么?就一下。”
  “当然可以啦……不必问这种问题的。虽然会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了……到时候拜托找个没人的地方,悄悄地。”
  
  王耀默不作声地翻着截图,一张张地翻过去。甜甜的情话看过了,独自在角落里吞下呜咽声时的安慰也看过了,他将一帧帧的文字都印在自己的视网膜上,想要永远永远地刻进记忆。他想这或许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候了吧——在这个夏天,这个他永远都不会遗忘的夏季。
  有泪水在眼眶中蓄积起来,薄薄的剔透的一层。是眼睛也被这份情感感动了吧?他蓦然冒出幼稚的想法,然后对着屏幕上的对话框掉下泪来。此一生……若是得到过这样的爱,应该也不枉自己活过吧?话说自己怎么会像小女孩子一样儿女情长的啊……
  几天前他们谈话,无意中目光又游弋到未来的地方。明年的夏天你还会写信给我么?……亚瑟凝眸片刻,将信息发送过去。
  “……我想我会的。”王耀在思索后给予回复。至于为什么要在句子的最前添上“我想”,他也不太清楚。或许是因为——未来的事情是不可预期的吧?就像他无法在上次期末考试结束时预料到,自己会在今年暑假遇上一个重要的人一样。可是若这份爱意这样深——坚持到明年应当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啊?为什么自己没有直接给予更加直白的回应呢?……王耀想不明白。
  他开始担心亚瑟会不会与自己分道扬镳。自己与他会不会分开——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的长时间的无法通讯、两个城市甚至两个国家之间过远的距离,还有别的什么。自己捧到眼前放轻了呼吸珍视着的东西会不会就这样从指间悄然溜走,王耀说不出答案,他能做的或许只有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努力变得优秀,然后将一切交给时间去评判。
  他不知道,屏幕那边的英国男孩正在因为他的话而难过。他不会哭泣,可他清楚那种空荡荡的感觉,像是心脏被剜去了一块。而屏幕对面的人则像是猜出了他的失意,“亚瑟,别难过啊……这次你才是笨蛋,我会努力到你身边去……然后笑你是个爱哭鬼的哦?”
  “谁哭了啊……”亚瑟敲着键盘腹诽,碧色的眸中却有丝盈薄的泪光一闪而过。“等着我,等我去拥抱你的那一天。”
  
  
  “在那之前,我想写些什么来纪念这段光阴。”
  “谨以此文,”王耀轻咬着嘴唇,齿尖厮磨间不安地斟酌着词句。冰凉的手指略过键盘,打出一行方才在他心尖上微颤着的文字,“献给那位以灵魂吻过我的爱人。”
  
  
  
——————END——————
  
  

评论(33)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