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そらまふ】捆绑无罪

#まふさん微黑化表现,请注意避雷

勿代三!勿代三!勿代三!
  
HE/有捆绑情节,雷者慎入#
  

    
  
  我把そらるさん绑走了。
  嘘——别告诉天月君,别告诉sakata,我把他们的好朋友绑走了;也别告诉那些在电脑前等待着某人游戏实况的女孩子,她们倾心的男唱见此时正被紧紧束缚着双手,蜷缩在我的地下室里。这个消息只需要まふまふ一个人知道——只要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那个人知道就够了。
  此刻そらるさん的视线正落在我身上,我喜欢他的目光。之前——我们在光亮之下见面的时候,每当那双眼噙着笑意望向我,我的心尖便悄悄地颤。そらるさん深色的眼睛澄澈而不深邃,大家可以在一个对视间看出他的想法他的欲望,我则在一次又一次的反复确认后撇着嘴角承认,他的眼瞳深处并没有我。
  现在そらるさん的模样可不再像那只昏昏欲睡的鱼糕了,虽然之前我在他的杯子里放了定量的安眠药,但他现在很清醒。于是那双清亮的眼定定地注视着我的瞳孔,不知是否是因为地下室过于黑暗,此时我无法再看清那双蓝眸中饱含的情感。我想そらるさん是在用这种方式提醒我——我在伤害他。
  我想下一秒他将用颤抖的声音质问——记忆里那低沉柔和的嗓音令我和很多很多人为之迷恋。他会说まふまふ你疯了么?你知不知道你正在做什么?
  可实际上そらるさん只是看着我,然后喃喃地嘟囔了一句什么。他的话音软软的,一如他的名字,喊起来像是咬住了一块糯甜的糕。于是我也在心里轻声地唤,そらる——そらるさん。一如大魔法师的心灵感应,我听清了他的话语。そらるさん轻声地说,你才不是这个样子的。
  是的,まふまふ并不是这样。他喜欢与你抢游戏手柄、听你唱他写的歌,可是他还想冒昧地跟你要一个吻,他想在关上门后欢天喜地地告诉teru告诉卡比そらるさん是他的。而现实是我们正在昏暗的地下室里大眼瞪小眼,まふまふ没能按计划行事,于是不知所措。
  是的,地下室里的现实与我的计划迥异。我想要逼近そらるさん轻轻扼住他的喉咙,在压低着声音告白的同时看我的气息弄乱他微卷的发丝。可限制他的自由已经是我拼尽全力所做出的事,我不忍心逼迫そらるさん做任何他不喜欢的事——包括爱我。
  そらるさん仍旧安静得一如往常,但他微微蹙起了眉,不知是不愿看到我,还是不愿看到我自己折磨自己。寂静中我听见自己混乱的呼吸和心跳,好像那个被捆绑着压制住、颤抖着轻喘的人是我——可现实不就是这样么,我已经习惯于仅因他的一个眼神而心神荡漾,自从将心脏单方面地托付给了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你乖。”他蓦地唤了我的名字,话音很轻柔——这样哄孩子似的温柔语气一点都不适合出现在昏暗潮湿的地下室——恍然间竟令人想起那些记忆中珍藏着的、羽毛一般柔软轻盈的过往。
  上次自己由于饮食不规律弄坏了身体,一个人蜷缩在家时是そらるさん送来了胃药。彼时他将掌心覆在我的额头上,温柔的深色眸子里噙着的是心疼与些微的责怪。“你要乖啊。”他的指尖轻轻梳理着我的发丝,好像在哄着一只昏昏欲睡的幼猫。
  还有一次呢……这样的事情我可以列举好多好多,多到吃完了一百倍的刨冰可乐抑或布丁都说不完。そらるさん的温柔让我忍不住想要去接近他,却又不忍心像想象中的那样去占有他。我不想让那双此刻也流露着宽恕目光的眼染上仇恨,更不愿强迫他与我接一个充满报复意味的吻。そらるさん温暖而明朗,是雨后被和煦阳光染上金边的云。他不应被囚禁起来——那双柔和的眼里不应失去光芒。
  否则他就不是そらる了,那个在午后与缱倦的猫儿一起晒太阳的安静青年。做出囚禁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的白发青年或许也不是原来的まふまふ了,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反正そらるさん本来就不喜欢他。
  但即便如此我也清楚,そらる天生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他只属于他自己。所以我没有权利就这样强占他,我对他最好的追随或许就是在现在放开他,他离开然后我们再也不相见。我不想让之后的展开变成关于囚禁的少女漫画,也不想让そらるさん在这里日复一日地听着来自楼上的滴水声,直到钥匙插入锁孔。然后他看见我像漫画里的那些囚禁者一样优雅地微笑着,他憎恶这样的笑容更憎恶我。
  但现实怎么可能是这样呢,若他对我流露出厌恶的神色,那么我便只有懦弱。我怎么可能笑得出来——我只会悄悄偎到他身边去,像那只委屈的幼猫一样悄悄凑到他身边去。我轻声说着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末了再放低声音,怯怯地加上一句,“そらるさん……你亲亲我。”
  好了——幻想够了,我得让そらるさん离开。地上太凉,躺了太久会感冒的。我说そらるさん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
  说到这里时我有点想哭了——这次捆绑的代价未免太大:我以后都见不到他了,我以后都无法再去追逐自己生命中的光点了。そらるさん是不会原谅我的,没有谁会想让一个给自己带来痛苦记忆的人继续做自己的朋友抑或搭档。我抽开那些绳索再一次说对不起,可是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呢,对不起有用的话就不必再要警察了。
  そらるさん站起身,他看见我的泪珠从眼角滚落下来。我不敢抬头去看那双蓝色的眼睛,我害怕——害怕那里正充斥着厌弃与恐惧的神情。我在心里催促他快点离开,そらるさん不要再站在这里,抱歉将你带来阴暗而潮湿的地下室,你是温软明亮的天光啊……这里配不上你。
  可他仍旧没有挪步。温柔的そらるさん就站在那里,看我一直哭一直哭,从小声的啜泣变成止不住的呜咽。他借着一丝亮光看见我的泪水流到唇角,那个一点也不乖的男孩子又变成了没有攻击力的幼猫。于是他伸出手将那只猫抱进了怀里,将下颚抵在那人毛茸茸的头顶轻轻叹息。
  他说,你要乖啊。
  我被そらるさん抱在怀里,我待在他的怀里睁大了眼睛。这个拥抱意味着什么呢?我像是还未反应过来,身体僵硬。我听到そらるさん轻柔的呼吸声落在我发间,他是原谅我了么?
  紧接着那人的气息往下,额前的发丝被他冰凉的手指撩开了——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在冰冷的地面上待那么久的——他像是数落不听话的小孩子那样用指尖轻轻点了点我的额头,下一秒,一片微凉的柔软附在我的额上。
  身前的人踮起脚尖,我的后脑被扣住了,温柔的吻往下。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迷蒙间我几乎是无意识地唤着他的名字,命令自己的大脑思考,这是爱、是原谅还是变相的惩罚。蓦然间我想起很久很久之前そらるさん做给我的那碗黏糊糊的拉面,推特里那几条与他有关的收藏,live休息室里的小靠枕,好多好多的画面在那一瞬间自眼前略过。终于他触到我的唇瓣,我仿佛在看走马灯。
  末了我筋疲力尽地说,そらるさん,我喜欢你。这是破罐破摔也是最朴实无华的告白了。反正他若不接受这告白,我们便会分开。朴实无华这个词好像也用错了,不过应该没关系。
  而回应我的是他的笑容,“嗯,我早就知道了。”
  “不然你觉得我会被你绑那么久么?握力为七的家伙,系绳子都是松的。”
  于是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和一个空手道黑带对话,想躲却发现自己被锁在他的怀抱里。或许——我现在是在与我的爱人对话。
  “那……喜欢我的吧,そらるさん?”
  他笑着在我的唇上点了两下,以此作为回答。
  
  
  
——————END——————
  
  
  

评论(42)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