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朝耀】都说了愚人节不能告白

#亚瑟想拿着一串糖葫芦给大耀子告白的故事w
本想傻白甜最后却虐了起来……愚人节也能被我写虐啊23333333
正三和倒八段的部分词句参考了散文作家张悦然的《泪痣》,侵权会删!
顺便……今天本来想给男神告白的,但到现在为止他大概还不知道我是他的迷妹吧#

  今天亚瑟逃掉了晚自习。
  他买了一瓶冰水,在操场的边缘找到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下来发愣。教学楼没有发现他的失踪,窗口的灯光在夜色中亮成规则的几何图形。
  他的课逃得很没道理。晚自习前有半个小时吃晚餐的时间,他跑了三条街的路,冲到一家公园的门口给王耀买下了一串糖葫芦。一颗颗裹着糖稀的山楂宛如剔透的宝石,诱人食欲的色泽,脆而纯净的口感,咬下时会发出甜蜜的咔嚓声。亚瑟想象着王耀的唇齿会与它们纠缠,半透明的糖渍黏在嘴角,那模样略显狼狈,或许会令他陶醉地笑出声来。
  待会告白的时候……就把这个递过去好了。
  亚瑟这么想着,却最终也没能把它交到王耀手里。
  王耀就像他的名字那样,在集体中是无比耀眼的存在。拔尖的成绩和清秀的长相皆让这个名字熠熠生辉。而王耀本人却安静得没什么存在感,他是一泓清细的泉,浅笑中流露出含蓄与内敛。
  亚瑟不知道那抹清浅的笑容何时入了他的梦。待回过神来,他已在梦中将那人微笑时嘴角上扬的弧度记得清清楚楚。在心里悸动着的是怎样的情感呢?喜欢亦或是崇拜?虽说他的成绩的确值得自己去崇拜,但还是感觉这种想要注视着他的眼睛的冲动是喜欢……亚瑟在很久之前就这么反复思索,殊不知自己瞳中的柔情已与陌生的情感饱和。
  如果真的很喜欢的话……要不要告诉他?
  谁知道那家伙会出现怎样的反应啊,他会感觉自己是个变态吗?……亦或他根本就看不起自己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学民,虽然他认为王耀不是这样的人。
  如果表白这种事可以试探着来做就好了……试着用言语去打探王耀的态度,然后像生物观察学家那样,根据他轻微变化的五官、呼吸的深浅、眼睫颤动的幅度来观测,测出他会不会拒绝的结果。
  ……这么想来,愚人节似乎是个不错的机会。
  小心翼翼地在他耳边呢喃一句“爱你”,然后由那人的神色看出他是否愿意接受。倘若那人微微一愣,垂下头去躲闪自己的目光,那就试着小心翼翼地将他环住;若对方蹙起眉头露出厌恶的神情……那他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比较好。
  如果借着“愚人节”来告白的话,起到的效果想必也差不多吧?只要王耀反应不对,直接告诉他自己是在开玩笑就好了。喂喂,才没有特别喜欢他,只是想牵起他的手……而已。
  这么想着的柯克兰同学拿定了告白的主意,并从四月一日的零点起就兴奋起来。第二天他顶着黑眼圈从床上爬起,边小声骂着“baka”边拎着书包往学校跑。见到王耀之后他却沉默了——不知是胆怯还是尴尬,内心的呐喊怎样都无法汇成言语。而且他和王耀一点都不熟,开这种玩笑大概不恰当吧?要知道,在王耀这个学霸面前,亚瑟觉得他只有偷瞄对方侧脸的份。等等,这话怎么把自己形容得像个小女生一样?……明明比女孩子还要可爱的是他。
  亚瑟试着在课间靠近王耀的座位,却挨到上课也没敢开口。课间操结束后他悄悄跟在王耀身后,结果不等他把哽在喉头的话说出口,他的同桌兼损友弗朗西斯便搭上了他的肩膀。
  “愚人节快乐小亚瑟!”
  “弗朗吗?……你开心就好。”
  “感觉小亚瑟有心事,哥哥我的知觉应该不会错哦?”
  “你想多了,我才不会蠢到愚人节去告白。”
  话语间亚瑟往弗朗那边瞪了一眼,几秒后才在弗朗西斯的笑声中察觉到有什么不太对。反应过来后他翻着白眼往弗朗身上揍了一拳,“你什么都不知道,听到没!”
  “抱歉啦,哥哥我什么都听到了——”弗朗西斯说着耸了耸肩膀,还不怕死地眨了下左眼。“小亚瑟要跟谁表白?愚人节做这种事……你心也是挺大的。”
  “……王耀。”亚瑟垂着头撇了下嘴,或许是因为对好友的信任,他嗫嚅着将自己的告白对象说了出来。语毕后他叹了口气,先前因莫名的紧张而绷起的肩膀放松下来。他小幅度地抬头看向弗朗,心底里希望能得到点鼓励或建议,不想对方却毫不掩饰地咧嘴笑起来,仿佛听到了愚人节最可乐的玩笑。
  “小亚瑟,你、你确定?
  “你性格这么烂、成绩这么渣、眉毛还这么粗人家真的不会嫌弃你嘛?”
  弗朗西斯说着摊了摊手,他本以为亚瑟会像往常那样冲着他飞起一脚,谁知那人只是在一阵沉默后垂下头来,甩开自己搭在他肩上的手独自往班里走。
  如果弗朗西斯没看错的话,那背影竟带着些许罕见的颓然。
  
  亚瑟灌了口冰水,他抿起唇,发现自己的嘴角还沾着糖葫芦零星的糖渍。公园到学校的距离太远,他没能在上课前及时赶回来。那串糖葫芦是他自己吃掉的——糖稀在微热的四月天里极易融化,浑浊的糖浆在奔跑的过程中淌过指缝,宝石般的剔透像昙花一般短暂。亚瑟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望着淤积在手背上的锈锈的黄。最后他一声不响地走向操场,并在这个过程中一口口吃掉了那串糖葫芦——咬下时不会发出清脆的声响,耀大概不会喜欢。
  连面对情感都畏葸不前的自己……耀一定也不会喜欢。
  自己其实并不太在意弗朗的玩笑的……笨蛋啊谁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了。耀他大概也不会懂,一个与自己几乎没有交集的少年为什么会擎着一串糖葫芦在渐暗的夜色中拼命地奔跑。它没被交到那个人手里,所以连亚瑟自己都无法诠释这串糖葫芦的意义。或许自己只是想换那家伙的一个笑容吧,顺便将自己青涩的爱语一起塞给他。
  只不过……失败了,自己太久没有成功地做成一件事了,连一串糖葫芦都不能送给自己暗恋着的对象,还有什么资格去捧起他的心呢?他只想将心意完好地交到他手里,实现一次小小的成功。亚瑟蓦地吸了下鼻子,有点可笑啊……几乎是个成年人了,却会因为一串糖葫芦而险些落下泪来。
  “耀……我真的是很喜欢你。”
  然而这份喜欢的心情对你而言又有多少价值呢?我是个默默无闻的家伙——或许你连我的存在都察觉不到,我却小心地侧目向你望去——我像那串糖葫芦一样没有丝毫的价值,所以我那份喜欢的心情的价值或许就只在于让人耻笑。
  喜欢。
  可即使如此。
  我还是很喜欢……
 
  “耀,今天是四月一日,我很喜欢你。”
  远处的教学楼灯光未熄。亚瑟呢喃着,像是就站在王耀身前一般,在语毕的那一刻飞快地闭上了眼睛。
  
  
————END————
 
  
   

评论(1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