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そらまふ】然后安眠

#R18//一辆适合作为睡前故事的车车

试图治愈向/勿代三#
  
  
  
  卧室的那张床铺,まふまふ总是睡在靠里的位置。看似咋咋呼呼的男孩子其实一直都缺乏安全感——作为男友的そらる是清楚这一点的。他习惯在睡前监督まふまふ喝一杯甜甜的牛奶,将人抱在怀里寻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熄灯睡去。入梦前そらる呢喃着对怀里的男孩儿说晚安,埋在被窝里的白发少年则用毛茸茸的发顶无意识地蹭了蹭他暖烘烘的胸膛,绵软的话音噙着睡意,轻柔地落进他耳畔,“好梦,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之前喜欢抱着柔软的玩偶一起睡觉,这个习惯在与某人同居之后改为抱着酥软软入睡。他喜欢在温暖的被窝里依偎着自己的唯一热源,男人稳健的心跳声便是自己最好的安眠曲。抱着そらるさん睡觉的感觉好安心的——男孩子对沙发上摆放着的玩偶们这么说完便穿着睡衣蹦蹦跶跶地跳到床上,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今晚也让我抱着你睡吧?

  其实白发的男孩子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对那人的怀抱那么依恋。二人因为各自的工作与安排而不得不偶尔分开的时候,まふまふ会不知所措地用指尖将沙发上玩偶们的脸颊都戳个遍。末了他倚在沙发角抱着膝盖沉沉睡去,梦里他望见遥远的从前。

  从前……是自己还在远远遥望着そらるさん的时候,有过一段糟糕的回忆。因为莫名的原因遭到他人的欺负,无缘无故的被辱骂,还有……只是穿着睡衣就被人从家里拽出去什么的。无助的时候他抱一抱床头的玩偶,柔软的布料抑或温柔的笑容,多少会给予自己零星的力量。他以为自己会靠着拥抱这些玩偶过活下去,直到那个人出现了——他的そらるさん。

  男人撞见了他的狼狈相,在片刻的愕然之后小心地将他拢进了怀里——自那时起,まふまふ就在听そらる的心跳了。后来そらる帮助他让一切回归正轨,组合正式成立,随着日常接触的增多,二人之间的那根红线在不觉之间紧系。确定关系后まふまふ开始抱着恋人入睡,床头的玩偶们很快便失宠了,那人会轻抚着自己的白发柔声道晚安,确保他不做噩梦,得以安睡。

  

  而今天そらる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似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之前洗好了澡的まふまふ坐在床上等他。平日里恋人喜欢在睡前刷上一会儿推特,甚至不时发出一阵爆笑;安静时或许会戴上耳机,听听悠扬或节奏鲜明的歌。但今天男孩子却只是抱住了膝盖,目光飘忽着落在床头小小的泰迪熊上,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回忆什么。

  泰迪熊是そらる下午带回来的——奔三的老年人蓦地玩心大起,在夹娃娃机前聚精会神地奋战了几近半个小时,牺牲掉了晚上买咖喱饭的钱才得来的战利品。穿着针织毛衣的小熊被充满成就感地塞进了まふまふ的怀里,后者翘着嘴角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调侃还是该夸赞,手中小小的玩偶却勾起了过往的回忆。

  而依目前的情形来看——回忆的阴翳现在都未散去。

  まふまふ怔愣了片刻,才抬头对そらる露出一个匆忙的笑容。“抱歉。”他扯扯嘴角,又将头低下去,似乎并不打算在恋人面前掩饰什么。そらる歪歪脑袋,他看见男孩子的肩线无助地塌陷下去,他有着与过去相似的表情,茫然与落寞是他脸上的主题。好心疼——初次见到那个跌坐在家中的他时便这样想了。于是そらる像曾经那样放轻脚步走近,他揉揉男孩子的发顶,然后将他拥进自己怀里。

  “别难过啊,小傻瓜。我一直在这里的。”

  臂弯间的小家伙在そらる的怀中怔愣了片刻,在低低地嗯了一声的同时轻轻蹭了蹭男人的胸口。他摸索着触到そらる的指尖,然后将二人的五指紧紧相扣。“我喜欢你。”他低声呢喃着,垂眸望着自己的杰作。“喜欢そらるさん……”

  蜻蜓点水般的吻落上そらる的指尖,柔软而如羽毛般的微痒。男孩子吻得很忘情,他微微瞌起那双赤红色的眸,其中含着的依恋神色直达人心底。下一个吻则探身落在身前恋人的唇瓣上。本想要想平日里的亲吻那样浅尝辄止地分离,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却在まふまふ的唇方触及那片柔软时扣在了他的脑后。

  缠绵的吻持续,そらる在将他欺身压向床铺时凑近他耳畔,压低的声音听得怀中的男孩微微颤抖。まふまふ睁开双眼,纤长的睫羽挠得人心痒。他望入恋人那双深色的眼睛,平日里澄澈明亮的眼眸竟于此时覆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
  ——似是温柔而炽热的欲望。
  
  

刷卡处

  
↑是应该不会翻掉的文字链接w

评论(39)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