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小羽

  今天下午我短暂地哭了一会儿,因为暑假刚开始时的一件事,我经常哭。痛之所居,那道伤口总是无法隐去。友人说伤口如果一直扒拉的话是不会好的——这大概是我近两个月来对自己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可触碰的原因是因为太疼,就这样反反复复死去活来。

  没带钥匙所以去了家附近的广场,就像自己曾在小说里描写过的场景一样,“不远处的广场上有风筝下坠或上升,有滑旱冰的孩子跌倒或爬起”。自己坐在草地边的长椅上,身边透明的包上印着游弋的红色金鱼。学HERO去汉堡店买了垃圾食品,和喜欢的果茶一起在身边任性地摆了一圈。包里有一枚黑发的まふ公仔,刚刚有一个小哥哥走过来塞了我一张美容培训的广告。

  啊,我就是在瞎写来着……想描述自己最近的状态,刚刚在电瓶车上想得很好,坐下来却是一团糟。

  暮色里混着青草被割去后的清新而略带忧伤的味道……自己是不是有点太多愁善感了?

  是否因为多愁善感,现在的自己与生活的现状才会是这样呢?因为多愁善感才得病住院,因为多愁善感才与别人大动干戈,因为多愁善感才在这里试着描绘出自己的感受……刚刚去买汉堡的时候,特意去了医院附近的店。那家生意不太好的店依旧在那里,真好啊。只是换了主人。

  昨天去小时候常去的公园看了鲤鱼,花与叶的阴翳遮蔽了的门廊下游弋的鲤鱼。完了之后去临街买十元一本的旧书,是曹文轩的《穿堂风》。

  方才,那条医院门前的街在五点钟左右太阳的朝耀下仍旧一片温暖的光明。瓜果摊,行人,熠熠发光的斑马线,想停下来拍一张金色主题的照片,但街道上人来人往无处立足。

  爸爸经常说,想起住院的那段时间就觉得宛若隔世。我不这么觉得呀……一切都还是很近、很近的样子。麻醉剂刺入手臂的感觉护士姐姐的笑容唯一朋友的探望我都记得。微笑过也失控过,还在日复一日地在梦里背数学公式。

  每次抚摸撕裂的伤痕都觉得痛,每次都沾得一手淋漓的血。我做些别的事来让自己忘了它,我有自己喜欢的文字、书籍、六月末还养下一只贪食的小花狗,时常偎在我脚边。我看世界的斑斓色彩来让自己忘记疼痛,可它从来都不结痂。

  有什么办法,又有什么关系。我要继续走下去。

  在休假的期间写了很多文字——就试着将他们称之为文字吧——虽然不知道在他人眼中是怎样,但对自己而言是很重要的东西,我……很喜欢他们。就像小时候和妹妹玩芭比娃娃,把自己的小公主打扮成最满意的样子才笑着展现给大家。也谢谢你们喜欢他们、谢谢喜欢他们的你们——这份爱意将你我与文字连接成一个小小的圈子,我好像一手牵着自己的小说,一手牵着自己的读者,能量彼此传达。

  想要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曾在那场干戈中被人指着鼻子骂,她说我劝你好好学习吧,别天天写这种水平的东西得到几个人的夸赞就觉得自己和梦想肩并肩了。“自己沉不下心做某事就得不到好的结果”。我当时就在哭,现在也在哭,我没有沉不下心来呀……我认真地为我的文字们奋斗过努力过啊。

  她们说,叶姐惹不起惹不起,叶姐是出过本的人。

  但那不是沉下心来的证明么?

  ……对不起,又把那只血糊糊的手拿出来示人。

  
  好像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写了……我对朋友说叶笺早就死了,被骂死了,骗死了。她问我那现在活着的是谁呢?……末了她对我说,你只是长大了。

  长大了,就该更加努力地前行啊。虽然每晚睡觉的时候还是要抱住那只白色的趴趴熊。要为了自己的……梦想去努力,为了自己爱的人去努力。

  昨晚被朋友提醒,你的fo数差三个就到520了呢。谢谢大家。真的——每次看到fo数增加都兴奋得恨不得学驴叫【被打】我很爱、很爱你们每一个人。

  抬起头,看见老爷爷已经在放他缀着夜灯的风筝了。

  

  
  

评论(5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