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朝耀】“这种关系”

#生日那天当然要发糖啦(〃∀〃)ゞ于是这是一篇甜到齁的抱抱和初吻w
非国设/校园向,其实就是两个学生狗一起穿着校服出去浪的故事
算是英诞的贺文√本来准备接着咸鱼下去的,然而英sir本命啊QwQ不码一篇就不好受……#
  
  
  人声鼎沸的商场,打地鼠机播放的幼稚童谣,售货小姐的笑容与草莓色冰淇淋,顶灯柔和的光芒交织,咕嘟着沸腾起来的香辣锅,夹娃娃机摇摇晃晃的金属夹子,还有笨拙不知所措的自己和王耀。
  这是亚瑟·柯克兰在初次接吻前的一分钟,时间是他在年龄上成为一个大人的第一天。
  
  
  在亚瑟过生日这天,所有的任课老师们集体送了他一套试卷作为礼物——这是幽默一些的说法,事实是他的生日恰逢周考。被试题轰炸了一整天后亚瑟背起书包,有人按照约定在等着他。
  王耀穿着与他一样的蓝白校服,倚着自行车等在校门口。亚瑟看见风吹起他的发尾,几缕墨色恶作剧般地略过那人分明的唇线与小巧的下巴。几个星期前他们就约好在亚瑟生日的这天一起出门,虽然过生日这种事对男孩子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大概是因为想和王耀那家伙多待一会儿吧。
  于是亚瑟一边吐槽着数学卷的题目一边从王耀手中接过自行车的车头,在王耀跳上后座之后晃晃悠悠地骑向马路对面。王耀曾告诉过他,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就能来到一家大型商场,他说顶层的餐厅里有卖绝顶美味的酒酿汤圆,亚瑟却只知道这条路的两侧绽满了色泽明艳的花。
  它们在蜜糖色的黄昏里顶起饱满的花苞,等待着在黎明到来时掀开春色。被考试卸去了大半精力的王耀嘟哝着说月季快要开了,亚瑟则一本正经地纠正这是玫瑰花。“嗯,那就是玫瑰花吧。”王耀轻声回应道,半是忍笑半是迁就的口吻令亚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想要回过头搞清楚后座上的那人在好笑些什么,在疲惫前彻底败北的王耀却将额头和脸颊挨上了他的后背。突如其来的依偎令正直的绅士先生身体一僵,始作俑者却仅是曲起指节在他的肩胛骨处轻敲一下:
  “考试太累了……你慢慢骑,我休息一会儿。”
  说着他便心安理得地靠在亚瑟背上小憩,殊不知自己温热的鼻息引得那人的耳尖一阵发烫。校服的布料还不算太糟糕,挨在脸上的舒适感令王耀不自觉地在亚瑟背上蹭了两下,下一秒他不出意料地听到了一声“baka”,与此相伴而来的还有亚瑟隐约的颤抖。
  
  
  到达商场后王耀如愿以偿地将一碗酒酿汤圆捧在了手里,氤氲一片的甜糯香气似乎令他忘记了亚瑟才是今天的寿星。而此时的寿星先生正在书包的夹层里奋力翻找着零钱,且在递上钱之后偷瞄了一眼王耀微翘的嘴角。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笑容比缀着玫瑰雕花的蛋糕还要清甜。或许就是因为这晨曦般柔和明亮的笑容吧,自己已经喜欢他好久了。
  “亚瑟,你也来一口么?”
  他点点头,看无意间发问的王耀将勺子递到他唇边。软糯柔滑的汤圆入口,清冽醇厚的米酒香萦绕在舌尖。黑芝麻的香甜最后在味蕾上扩散开来,令亚瑟不禁陶醉地将双眼微眯而起。他是在前些日子里和王耀告白的,现在他猛然发觉二人的相处模式有点像一对恋人了。
  而不远处却有几个衣着时尚的少男少女指点着走过,毫不掩饰的神色令他不得不收起自己的表情。王耀似乎也窥见了路人直视异类的神色,执着汤勺的手臂莫名有些发软。像是为了要掩饰尴尬,他将一次性碗往亚瑟怀里一塞,转身向不远处的夹娃娃机走去。
  待亚瑟扔掉空了的纸碗凑到王耀身边时,游戏币兑换机正在窸窣的声响中吞下王耀的纸币。王耀按下“兑换”的按钮,然后与亚瑟几乎同时地将手向游戏币的掉落处伸去。方才的尴尬在眨眼间被忘得一干二净,两只手同时挤进狭小的空间里,亚瑟无意间触上了王耀柔软的手心,但不等他好好感受那人手心的温度,“丁零当啷”的声音便随之响起,有冰凉的触感接连落进手中,二人的手则为了接到更多的游戏币而相互推跻,宛如两只小兽嬉闹着扭打在一起。
  “我接到的就归我咯。”亚瑟说着眨了一下左眼,手中的游戏币在顶灯的照耀下明亮晃晃。他不顾王耀的阻拦将游戏币投进入币口,然后握住手柄开始操控机器。金属夹像是喝醉了一般在机器内摇摇晃晃地一番逡巡,在瞄准了某只公仔后张开夹子呼啸而下。
  ……然而有没有抓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王耀挑挑眉稍,观赏着那个粗眉毛在挥霍光了最后一枚游戏币后仍然一无所获的绝望表情。他得庆幸那晚酒酿汤圆中的米酒度数不高,否则此时的柯克兰会趴在机器上哭天抢地也说不定。末了他推开那个没水平的败家眉毛,将手中的游戏币投了进去。
  一分钟后,亚瑟欲哭无泪地看着王耀蹲下身从机器中取出夹到的公仔。他抱着它站起身,将那只满脸囧相的棕色小狗塞进亚瑟怀里,“送你啦,十八岁大寿的亚瑟·柯克兰。”
  “那个……虽然很不甘心但还是勉为其难地谢、谢谢你好了……”亚瑟低垂着眼帘将小狗接过来,拎了一下它的大耳朵后抱进怀里。他发现那只小狗脸上扣着一副塑料制的墨镜,不知道晚上抱着睡觉的时候会不会硌到脸。
  不对不对、什么啊他才不会抱着这玩意儿睡觉呢!虽然收到礼物真的很开心就是了……他刚想嗫嚅着开口再说感谢,王耀却轻轻推了一把他的肩膀,“好啦很想谢我吧?……用不着的啊,我们都、都这种关系了不是么……”
  他本想帮那个在某些时候不善言辞的家伙缓解尴尬,最后自己却也结巴了起来。“这个关系”指的到底是什么啊?虽然亚瑟在前不久已经和他告了白来着。只不过在他答应下来后什么也没发生,两个人到现在的相处模式还是像一对好哥们儿那样打打闹闹而已。
  虽然在来的路上还靠着他睡了一觉,刚刚还喂了好吃的给他……但连路人的目光都会介意,他们也就是“这种关系”而已了——
  然而不等王耀彻底得出这个消极挫败的结论,自己的肩膀便被人不由分说地一把揽进怀里。他讶异地微微睁大双眼,琥珀色的眼瞳在那一刻染上侵蚀和茫然。公仔小狗被夹在二人的身体之间,顶灯在他身周撒下柔和的光线,青涩的情愫与尘埃一同围绕着他轻舞飞扬。
  “亚瑟?……”
  王耀有些茫然地出声,嗓音里是掖藏不住的难堪与无措。不对,这种令人呼吸急促的情感不是难堪,应该是羞涩才对……他在心里胡乱纠正着这炙热的情感,却不知自己的皮肤在对方眼中看起来像极了南国的积雪,嘴唇好似被圣徒的鲜血涂抹过,连剔透的眼仁都澄澈到令人惊叹。小心翼翼地,亚瑟低下头去,柔软的嘴唇轻轻贴在他的太阳穴上。
  “喂……介意我这样做么?”
  不等王耀出声回答,那柔软便从他的太阳穴一点点移下来,先前遗落在嘴角的米酒的甜渍被舌尖舐去,然后是落在唇间的轻柔的吻。他用目光抚摸着眼前的人,满足得像是拈起一块精致的蛋糕,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奶油。就当是被米酒弄得半醉了吧,王耀仿佛看见无数斑斓的小蝴蝶在亚瑟面前飞绕。一吻毕时王耀捂着绯红的脸颊后退一步,一把抓起那只一度被二人遗忘的公仔小狗向亚瑟丢过去,“我、我不介意……它介意。”
  “……”亚瑟接住那只戴着墨镜的小狗,与它对视几秒后抬起头,“其实我们发它狗粮……它应该是很开心的?”这可是他的第一次接吻,在十八岁生日那天与自己恋人的接吻。亚瑟努力想将自己的表情和口吻变成小说里那种总裁式的霸道,最终却还是一手抱着被喂了个饱的小狗,一手捂着升温的脸颊蹲了下来。他不敢想象路人看到他刚才的举动会说些什么,更不敢抬起头去证实。可最后他还是保持着捂脸的动作抬起了头,冲着王耀露出笑容的样子在王耀眼中蠢得像个刚刚成年的孩子。
  不过……这家伙就是刚刚成年嘛,自己比他还小点来着,年轻人的冲动理应会被路人给原谅的。他就这么想着歪理,附身伸手拉着亚瑟站起,被吻过的嘴唇仍未褪去灼热,或许是二人将彼此的温度叠加在了一起了吧。他抢过亚瑟怀中那只一脸无辜的墨镜小狗,伸了个懒腰宣布打道回府,“玩够的话就回去吧?今天……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好困的……”
  “困了?”亚瑟揉了一把自己的脸——他的脸颊好不容易才恢复了正常的温度——他用目光阅读着王耀疲惫的笑容,“回去的时候还要不要靠在我身上睡觉?”
  “绝对不要……我怕睡着了从车上掉下去。”王耀耸了耸肩膀,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地回答。然而在归程上他还是倚上了亚瑟的后背,虽然他不知道驱使自己这么做的是困倦还是爱意。他只知道在街灯与霓虹之下,那蓝白校服的质感和色泽宛若荡漾着柔情的海。
  “生日快乐。”王耀在堕入浅眠的前一秒呢喃着说,他将双手环上亚瑟的腰际,又一次感受到对方的身体一僵。不过亚瑟的身体很快便再次放松下来,他在微微侧首的同时单手控制住车头,腾出一只手轻拍了一下王耀的后背。“喂,搂紧点……因为怕你会掉下去。”
  “才不是因为喜欢你呢。”他悄声说。
  

————END————
  
  
#告诉你们个秘密❥(ゝω・✿ฺ)其实那只狗就是我!
顺便小叶子我是个玩夹娃娃机的好手哦w
感谢阅读w以及祝亚瑟生日快乐(*/∇\*)~#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