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笺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朝耀】九尾猫 (人类朝×耀喵)

Ⅰ.
  窝在他肩颈处的猫儿睡着了,柔软的鼻尖无意识地贴上他的颈部。轻柔的呼吸落在亚瑟颈间,惹得他握笔的手微微一颤。亚瑟·柯克兰无奈地瞄了眼那只小巧的黑猫,最终还是放弃了将对方扒下来抱回猫窝的想法。他将注意力移回眼前的稿纸,深夜里的白炽灯不堪重负,发出断断续续的嘶声。
  亚瑟按批注修改着作文稿,心不在焉地听着王耀轻缓的呼吸。没记错的话一周后就是应试的日子了吧?到那时,自己就与那只名叫王耀的猫相识将近三个月了。
  抑或说——王耀陪了自己将近三个月了。
  

Ⅱ.  
  三个月前某个乏味疲惫的清晨,亚瑟·柯克兰顺着长长的楼梯奔下地铁站。拎在手上的司康饼与胸前的制服领带一起随着他的脚步摇摇晃晃,沉重的书包一下下拍打着后背,为那原本就不平稳的步子更添几分踉跄。亚瑟眼睁睁地看着地铁快速穿往下一站,只得气喘吁吁地在楼梯口暂时立定。
  然而不等他调整好呼吸等来下班地铁,便有一团毛茸茸的不速之客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一只看似平衡感极差的黑猫猝不及防地从楼梯上摔下,且在一阵狼狈的翻滚之后准确无误地撞上了亚瑟的小腿。后者被这突如其来的撞击吓得打了个激灵,手中还热着的司康饼险些飞了出去。亚瑟不自觉地微微拧起眉头,上学时所需的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在此刻显得不大友善。他没好气地回头望向身后,然后对上了一双琥珀石般明亮的眼睛。
  墨色的猫儿在片刻的怔愣后用前腿支起身体,试图摆脱眩晕感那般甩甩脑袋,澄澈的视线便携着点晕乎的劲头向亚瑟望来。他还微微晃了两下尾尖,那模样像是在对亚瑟说早安。而快要迟到的某个学生党似乎并不领情,下一班地铁已滑行入站,亚瑟匆匆冲对方挥了下手便快步走向车门,殊不知那只猫儿仍侧起脑袋在身后望着他。
  
  ——要不这次就让他做自己的主人吧?自己在世间游荡了这么久,好像是第一次遇到眉毛这么粗的人来着。这么想着的王耀微微抖了抖耳尖,然后站起身向那背影追了过去。虽然这种确定主人的方式有些草率……但也没什么关系吧。
  反正结果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随着人流挤近车门的亚瑟感觉到有什么贴上了腿侧,他隐约听见了一声轻轻的猫叫,低下头时果不其然地再次看到了那只黑猫。涌入地铁的人那么多,谁知道这小家伙是怎么挤到自己身边的……不知是因为手表上滴滴答答的声音令他无时再迟疑,还是因为被对方剔透的眼仁所打动,亚瑟竟没有甩开他,而是冒着在人群中跌倒的危险迅速弯下身,将小东西抱在了怀里。
  做这些事的时候亚瑟没想过待会儿到学校后这只猫要怎么办,更没想过那只猫竟会开口说话,那家伙用令人捉摸不透的语调问他,你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啊。
  

Ⅲ.  
  “你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把愿望告诉我,我帮你实现呀。”
  当从书包中探出脑袋的黑猫这么发问时,坐在课桌前啃着司康饼的亚瑟睁大了眼睛。他先是瞪着桌兜中猝不及防探出的小脑袋愣了几秒,然后便是被司康噎到后的一阵猛咳。这……这是什么操作?麦格教授吗?不对啊麦格教授是姜黄色的猫,那这只黑色的难道是……电视上的那只露娜?天知道他说的是不是日语……反正不是英文就对了。
  请问你,有什么愿望吗?
  黑猫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他微微歪着脑袋,柔软的胡须向上轻轻一挑。亚瑟这才留意到对方脑后有绺较长的黑色软毛,触上的话手感应该不错。他压下伸手去揉一把的冲动,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一般,低声呢喃着重复对方的话:……愿望?
  是啊是啊,你的愿望。黑猫眨了眨剔透的猫眼,他说自己可不是普通的猫,自己在正常情况下一共会有八条尾巴。话语间他将半个身子挪出书包,好让自己看上去更靠谱一些。“因为担心会被送去动物园,所以没敢露出全部的尾巴……啊噜。”
      
  墨色皮毛琥珀色眼仁的猫自称为王耀,他还说自己是只九尾猫,是只不知活了多少岁的神兽。他说这些话时亚瑟却不客气地将他从书桌上轻轻推开,“抱歉,可以待会儿再说吗?……我现在该做作业了。”
  于是王耀闷闷不乐地跳上窗台,他盯着自己的尾稍发了一会儿呆,八条猫尾则在身后缓缓伸展开来。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随意认定的主人对自己丝毫不感兴趣。要是搁在以前的那几个百年——自己那会说话的能力也好,实现任何愿望的能力也好,无一不让人们将他作为神祇供奉起来。但现在呢……自己死皮赖脸地跟着那个粗眉毛回了家,却发现自己的吸引力还比不上那人书包里的作业本。
  被忽视的神兽蜷在窗台上,感叹着世道变得真快。他百无聊赖地看着亚瑟与习题册上的函数式作斗争,寻思着何时才能再次开口。
  
  九尾猫,顾名思义即是拥有九条尾巴的猫。他们拥有千百年的寿命,但仅有少数能在这漫长的岁月中真正地拥有九条尾巴。
  “据说拥有九尾的猫不仅有变成人的能力,连神仙见到了也要退让三分。九尾猫每修炼上二十年,便能长出一条新的尾巴,然而待到长出第八条尾巴时,这个方法却行不通了。
  “拥有第八条尾巴后,长出新尾巴的方式就是用自己目前的力量,去帮助不同的主人实现愿望。每当一个愿望实现,新的尾巴长出,可之前的一条尾巴却会在同时脱落……那时的猫,仍是八尾。”
  话语间王耀漫不经心地甩了下头顶的耳朵,似乎这个了无尽头的循环不是属于他自己的悲剧,“你不知道是我的第几个主人了啊噜……我都习惯这些了,所以请快点许愿吧。”
  手上的中性笔断了墨迹,亚瑟终于将视线从习题册上挪开。他抬起头来望向王耀,只见墨色的猫儿蹲坐在窗台上,琥珀色的瞳仁里有什么模糊的情感交织涌动,身后是城市隐约的霓虹灯光与远方白色的月亮。八条猫尾在他身后随意搭垂,月亮为其镀上一层熠熠的柔光。如果这些尾巴能摇动起来的话……自己眼前会降下一场纷纷扬扬的、墨色的雪吧。
  所以说,我是来帮你实现愿望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亚瑟没有应声,只是拉开抽屉取出了一支替换芯。他默不作声地旋开水笔前端,推入新的笔芯再将弹簧扣套回原位。王耀对实现愿望的流程或许比自己对替换笔芯的流程还要熟悉,亚瑟瞄了一眼桌上未完成的习题,发现他们似乎都在为难以实现的目标而费尽心力。王耀在失去尾巴时的心情会与自己考试垫底时的心情类似吧……大概。
  手上的水笔芯已经换好了,可亚瑟不知自己为何没有再低下头去。眼前那只猫儿的目光令人捉摸不透,在月色的映衬下却显得分外柔和。如果这家伙是作为一个人,而不是一只猫——一只生来便陷入死循环的九尾猫而存在于世,他的笑容一定如月光那般纤柔吧。
  起起伏伏的尘埃在灼眼的灯光下浮动着,亚瑟终于开口。王耀在听清了他的话语后微微一怔,而后小心翼翼地踩着影子,从窗台跳到亚瑟面前的书桌上。
  他方才说:“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
  

Ⅳ. 
  “Arthur……Kirkland。”
  王耀蜷在学校课桌的桌兜里,垂着眼帘轻声呢喃着些什么。神兽的能力可以让他与亚瑟进行无障碍的对话,可若要让王耀说英文,他还真的无法办到。
  但主人的名字……例外吧。
  王耀尝试着将舌尖微微上挑,气息从齿间小心翼翼地穿过,带出的声音却怎么听都不太对劲。末了他的舌尖轻触上下齿齿龈,微张的唇间溜出一个轻盈利落的尾音。“Ar……thur……”九尾猫聚精会神地念叨着新任主人的名字,印象中之前他从未这么做过。
  曾经的那些主人在得知自己拥有的能力后,都会立刻毫不犹豫地向他许愿。他向对方履行自己的承诺,千百个日夜修炼来的猫尾也于同时在身后缓缓剥落。他不需要得知主人们的名字,对方亦不必在意他的痛苦。
  “Arthur……Arthur·Kirkland。”
  声音在桌兜狭小的空间里短暂地逡巡回响,八尾的猫则在黑暗中令人安心的回音里蜷起身子。
  ——这次会有所转机么?  
  
  亚瑟飞速地抄写着黑板上的函数式,心不在焉地听着九尾猫的呢喃细语。猫儿的声音很轻,却一次次地勾走了他的注意力——印象中还没有谁这么温柔地唤过自己的名字。昨天他告诉对方自己的姓名时王耀微微怔了一下,剔透的眼睛中划过一丝陌生的神情。于是他无奈又好笑地伸出手去,捏了捏对方的脸颊说,叫亚瑟就好了。
  以及“至于愿望的事,以后再说吧。”
  亚瑟其实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他抬头匆匆望了一眼黑板,手上抄写的动作没停,好不容易在笔记上记下了这道题的题目,抬头时却发现老师已将下道题讲了一半。是这样……再怎么集中精神也难以赶上的课堂进度;再怎么挑灯夜战也不会上升的考试名次;以及再怎么思考也是一片空白的未来。
  如果王耀能让自己的成绩好一点,顺利通过所有考试……就好了。
  班里的座位是按照名次来排的,他的个头不算高,却只能拎着成绩单坐在最末一排。身边那个绰号叫西君的男孩子一天到晚拎着习题册在前排的学霸间蹿来蹿去,令亚瑟莫名感到焦躁不安。不对,最可恶的应该是那个常年位居年级前三的弗朗西斯,整天拿着成绩单在他面前晃悠真的有意思吗?前排的布拉金斯基同学也很过分啊,总是把黑板挡得严严实实的。
  ……要是自己成绩能好一点就好了。
  成绩提高的话,那种与学霸共处一室时所产生的自卑感与压力多多少少会消失一些吧?排名表上滚动的数字也好,身周恨不得压入他神经的重力也好,都将随着名次的提升而逐渐降低存在感。成绩好的人也通常都会有一个更像样子的未来——虽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将来想要成为怎样的人。
  可若就这样许下愿望,九尾猫不就要再次失去尾巴了么?亚瑟记得王耀瞳中交织涌动的复杂神色,那种再怎样尝试都无法抵达目的地的感觉,他和自己都再熟悉不过。
  没有结果的努力沉入心底,化为失落感淤积成沼泽。为了让自己得救而将他人推入潭底的行为太过自私,更何况……更何况对方是对窒息已经感到麻木的王耀呢。
  前排传来一本新的习题册,亚瑟随手打开扉页,附身将脸颊贴于其上。他茫然地嗅着有些刺鼻的油墨味,默不作声地咬紧了唇瓣:算了吧……没准写完之后自己就会是想要成为的样子了。
  九尾猫从书包里探出脑袋,不知所措地望着他。
  

Ⅴ.  
  书桌上的台灯一如既往地亮到了半夜。王耀瞥了一眼翻着词典做笔记的亚瑟·柯克兰,百无聊赖地甩着尾巴滚进软垫里。他要求自己尽量不去打扰主人做作业,虽然他现在还搞不清楚神兽为什么会沦落得连作业都比不上。一想到这个九尾猫就很来气,于是他默不作声地跳上书桌找个角落趴下,等着亚瑟给自己送来新开的鱼罐头。虽说英国鱼罐头的口味有些微妙,但看在那个粗眉毛每次都会及时察觉到他情绪的份上……贵为神兽的自己就不跟他计较了。
  王耀看见那人一脸无奈地擦拭着手上不慎沾到的酱汁,碧色的双眼今天也没什么神采。他知道亚瑟最近在准备一场很重要的考试,若他在这场考试中赢得出色的成绩,将来晋升大学时的分数线会相应地放低。王耀知道这对成绩不算优秀的柯克兰同学很重要,于是他轻手轻脚地衔起空罐头盒丢进垃圾桶,又在亚瑟手能触到的地方安静地趴下。
  他时常在笔尖触纸的窸窣轻响中入眠,八条猫尾在睡梦中无意识地伸展,宛如一把折扇微开,在稿纸与试卷上抖落一小把墨色的雪。梦里他听见亚瑟疲惫的叹息声,醒来时果真对上了一双失神且微微泛红的眼睛。九尾猫怔了片刻,然后第一次对自己以外的人感到心疼。
  如果只是想让实力增强,直接告诉自己不就好了?……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愿望。
  他知道亚瑟已经这样度过了不止一个夜晚,也知道日历上那个被重重圈起的考试日期在逐渐临近。可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啊噜,他绕开桌上的物品凑到那人身边,亚瑟该去休息了啊噜,现在马上。而他的主人只是勉强牵起嘴角无声地冲他笑了笑,手上的书写依然不停。
  “就不能听一句老人言吗……”王耀见亚瑟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只得闷闷不乐地将身体贴在了他的背上。九尾猫本想搬出自己老家的那套养生之道好好教育一下眼前的年轻人,却因担心打扰对方而自觉压低了声音。墙上的挂钟指向凌晨一点半。都这时候了还不睡觉……补气的子时早就过了啊噜。
  亚瑟·柯克兰试图无视那只窝在自己肩上嘀咕个不停的神兽,专心于眼前的化学笔记。直到合上笔记本时他才注意到,那只猫儿已经窝在他的颈肩处睡着了,毛绒绒的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温软平缓的呼吸惹得他握笔的手微微一颤。亚瑟最后扫了一眼今天的计划表,在确认所有任务都已完成后将小猫轻轻抱起。
  九尾猫能活多久呢?他在灯光下低声数着对方的尾尖,再用八乘以二十年,此外还有无数个循环往复的年岁,准备好了失望与落寞等候在前方。
  自己……能终止这个悲剧么?
  要怎样才能让九尾猫拥有九条尾巴?
  他本想抱着王耀把这个问题想个明白,太阳穴却隐约地传来一阵刺痛,身体宛如超负荷的机器,每个分子都在叫嚣着疲惫感。亚瑟听见自己的声音沉甸甸地响彻全身,他匆忙关掉台灯,把自己撂在床上卷上被子。他的动作很轻,睡在怀里的猫并没有被弄醒。
  梦里他看见纷纷扬扬的雪,剔透如琥珀的眼瞳与月光般纤柔的笑容。  
 

Ⅵ. 
  “你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把愿望告诉我,我帮你实现呀。”
  对自己来说——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什么?类似的问题在心灵鸡汤上层出不穷,亚瑟·柯克兰却不曾给出确切的答案。他不知道自己渴望拥有怎样的未来,只能在目前所处的阶段中努力成为优秀的人。毕竟自己周围的气氛一直在告诫着“优秀的人才会拥有美好的未来”。
  他担心自己的未来泥泞不堪,所以废寝忘食地书写着,所以会拥有“让成绩快点好起来”的愿望。
  可自己的心底明明还萌生着另一种渴望:这种渴望在最初得知王耀的过去时若隐若现,又在一个个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愈发明晰。
  ——如果王耀能拥有九条尾巴就好了。
  许下这个愿望的话,自己就能终止属于他的悲剧了吧?
  
  可那个应试的日子……也仅仅剩下了一周。
  每当那个在日历上被圈起的日期闪现于脑海,已下定决心的愿望便像是睡醒后被遗忘的梦境的聚集体,沉淀在了意识的另一端。第二天清晨他仍旧背着书包和书包里的九尾猫跑向地铁站,以上课前十分钟为标准冲向学校。内心的愿望在一整天的忙碌下被一层暮霭遮蔽,只剩下考试二字犹如锦旗一般迎风飘扬。“亚瑟今天想好愿望了么?”深夜不灭的灯光下,王耀的呢喃声落在他耳边,宛若破碎的微粒融入空气之中。
  
  
Ⅶ.  
  想好了么?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真正重要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不愿舍弃的东西。
  ……自己内心所盼望着的到底是什么?
  
  
Ⅷ. 
  王耀是在亚瑟考试前的那天离开的。
  一只猫想要消失并不困难,只要他不蜷缩在窗台上打盹儿;不在教室外的阳台上打着哈欠晒太阳;不在主人做作业时贴上去说悄悄话;不在主人睡觉时抱着空罐头盒滚来滚去……就几乎完全消失在了亚瑟·柯克兰的世界里。亚瑟先是迎来了一个没有早安的清晨,然后在收拾书包时察觉到了不对劲。一阵徒劳的招呼后他拉上书包冰凉的拉链,重量的减轻换来的是压抑于心口的沉重。
  王耀好像是……不见了。
  这个令人不安的念头在早晨便宛如浓腻的云彩一般笼罩在他心头,焦灼茫然与临考前的紧张感交织在一起,沉重得令他几乎无法呼吸。亚瑟放学后也没能在房间里再见到他:可以望见街灯与月亮的窗台一片空荡,余下的罐头安静地躺在橱柜里——九尾猫……不,王耀就这样凭空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与理由。
  亚瑟在书桌前翻开辅导书,之前早已烂熟于心的例题此刻却一个字符也无法读进。内心仅有一个问题被允许思考,而这个问题敦促着他从书桌前站起身来。
  王耀在无意中提过……说自己从未在某个主人身边停留过这么长的时间。“主要还是因为亚瑟太磨蹭了,”猫儿说着挑了挑胡须,“不过好像也有别的原因……很难说呢啊噜。”
  很难说吗?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在此停留,又是什么让你离开?……或许王耀口中的“很难说”正是他曾经独有、现在却不断缺失着的东西。
  亚瑟匆匆披上外套,在玄关随意套上一双鞋后奔向门外的街道。门廊墙上的钟摆像一只明晃晃的听诊器一样探过来窃进心里,冰凉的小镜子映着他的脸。
  可是自己这种连愿望不知如何选择的人,曾经拥有过什么呢?
  蜿蜒的蟒状街道上,亚瑟看见街灯用细长的腿支撑着夜空。脚下的路与潮湿的心一起生出森森入目的苔藓,昏暗的灯光下,他怎样都无法寻到王耀的影子。城市前两天刚落了一场雨,水洼里破碎的夜晚摇着落叶与月影。
  对亚瑟来说,这是几个月以来第一个没有王耀陪伴的夜晚,也是第一个没有在书桌前苦读的夜晚。真正重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奔跑呼喊,试图将曾经填充着整个意识的习题与公式抛在脑后。不觉间他甚至开始怨恨没有在早晨就开始寻找王耀的自己,对方明明是那么重要的人。
  ……重要,对吧?宁愿耽误了复习与考试,也要寻找的。
  自己不想放弃的东西,似乎知道是什么了。
  

Ⅸ.  
  王耀微微挑起舌尖,先让气息从齿间穿过,再用舌尖轻触下齿的齿龈。亚瑟听见他微张的唇间溜出一个轻盈利落的尾音,于是略感无奈地停了笔。他望向窗台上那只唤着自己名字的猫,伸手轻戳了一下对方的脸颊。
  “就这么喜欢喊我名字?”
  嗯嗯,九尾猫微微倾身向前,琥珀色的眼睛眨了眨,“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别人的名字啊。”
  “亚瑟可能就是这点跟别人不一样吧……究竟哪里不同也不太清楚,很难说的。”
  
  这会是他甘愿陪伴着自己的原因吗?
  有些东西默然存在却无法明确,有些重要之物无法用语言形容。
  可那是他身上值得王耀所去留恋的,美好的东西啊。
 
  “我希望你能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
  许下这个愿望的自己——也是自己想要的模样吧。
    
  
Ⅹ.
  空无一人的街道静默着,黑夜下的亚瑟·柯克兰仍然有着鲜明的轮廓,只不过如皮影一样寥落。月光落在他的金发上,又继续顺畅地向前流淌。

        九尾猫拥有九条尾巴了么?

  灵魂深处似乎落了一场墨色的雪。不知是不是错觉,蜿蜒的街道尽头响起了轻盈的、猫儿一般细碎的脚步声。

  
————END————
  

给你们看看烧到38度的人能写出什么东西【bu】其实只有一小部分是发烧请假时写的( ・ㅂ・)و ̑̑ 
废话有点多所以放在了后面×
六月半的时候写了一发眉喵和人类耀的故事,现在于九月半写了这篇反过来的设定(ノ)`ω´(ヾ)
其实自己最近的状态和这篇里的sir有点相似×开学后各种忙简直要喘不过气来了orz现在一提到自主招生就头疼。然后在这样的状态下写出了这样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算是夹带私货
九尾猫的设定来自百度百科w
然后搭档er好像说要产条漫(ノ゚▽゚)ノ!期待极了诶嘿w @Ar.枭瑶 到时候还要请大家支持啦ԅ(¯ㅂ¯ԅ)
最后就是愿你喜欢w

评论(12)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