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朝耀】假设你是李华㈥(英语作文梗)

#疲于应付作业的耀君与大陆另一头放弃梦想的英sir
一篇英语作文引发的惨案_(¦3」∠)_
先澄清一下文里提到的《Monster》实际上是日语歌(∩•̀ω•́)⊃-*不知道米娜桑听过嘛?#

  亚瑟走上地铁,然后一皱眉头别过脸去——弗朗西斯同上次一样坐在地铁车厢的末排,此时正搂着吉他昏昏欲睡。但更要命的是:车厢里唯一的空位不巧就在那家伙身边。
  倒霉……亚瑟默默地嘀咕一声,打算就这么站着抵达目的地。但有位置却不坐,其他的乘客大概会把自己当智障吧?这么一想,要面子的绅士先生只得不声不响地在冤家身旁落座。他挂上黑色入耳式耳机,搂着公文包的手臂不自觉地紧了紧。
  “就这样坐到公司也无妨……”正当竭力忽视弗朗西斯的亚瑟这样安慰自己的时候,他的耳机却再次猝不及防地少了一只。
  “哟,小亚瑟今天听的是《Monster》啊。”
  “……”亚瑟强压着揍他一拳的冲动,一声不吭地点了点头。
  “大早上确定要听这种劲爆的音乐吗?”
  “你管我……”亚瑟闷声闷气地应了一声,却发现弗朗西斯的精神不太好,“哈哈你没事吧?看起来蔫了吧唧的。瞅瞅你的黑眼圈,这是新流行的浪漫么——”他有些得意地挑起眉毛,心里庆幸着自己终于成功地损了一次弗朗西斯。亚瑟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要不是在地铁上,他八成已经直接伸出手去戳对方的黑眼圈了。
  可惜他没料到对方的回应。
  “啊,已经有黑眼圈了吗……”弗朗摸了摸自己眼睑的下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果然是因为昨晚对着谱子练了太久了。”话音落后他愣了一下,然后对亚瑟抱歉地一笑:“抱歉哈,又说起了乐队的事情。”
  亚瑟撇了撇嘴,摆摆手表示不要再说下去了。他像上次那样侧身蜷缩在座位上,回想起昨天李华回给他的信件。
  他说……他和自己一样。
  “明明脚下有着规划好的列车轨;明明身边千篇一律的景色已经看厌了……但我还是会迷路。
  “你就是因为找不到路才写信给我的吧?可惜我也看不清前方。心中有梦的人大概都会迷路,因为我也有憧憬的东西,所以无法置身事外。
  “我啊,算不上是个优秀的学生。大概是因为比较笨的原因?明明感觉自己已经很努力了。总是觉得自己没用,但每次看到自己的向往之物,就会在心里一遍遍地重复:‘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很抱歉,亚瑟,我没办法给你恰当的建议。但是不嫌弃的话——请问能和你成为朋友吗?”
  李华的回信到这里就结束了,而且没记错的话,那人的字迹越往后越凌乱,写到“抱歉”的时候几乎已不成型,似乎信的主人已经情绪失控了一般。但那句“May /I/ make /friend /with/ you?”却又变得工整起来,似是写信人在调整好情绪之后郑重地写下的。
  “很荣幸。”亚瑟听着耳机里歌手的嘶吼声,轻轻地呢喃了一句。
  “诶哈?小亚瑟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弗朗,今天还去排练吗?”
  “不、不是……”弗朗西斯说着微微挑起眉头,他有些讶异,一是因为亚瑟难得不称他为“混蛋”,二是因为亚瑟竟主动提起乐队的事情。
  按说他现在不应该很排斥乐队的消息吗?听阿尔说他上次还哭了呢……因此他决定以后少在亚瑟面前作死提乐队的事。但现在这家伙竟然主动提起?是司康饼吃多了还是喝了过期的速溶茶啊……而侧身靠着椅背的亚瑟看着他一脸诧异的模样,只是微微偏首,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
  “不是……今天晚上要和大家一起去酒吧演唱,现在去踩个点。”弗朗西斯说着,又露出一副发现新大陆般的表情:“我的天小亚瑟居然对哥哥笑了?!哥哥遇到的可能是个假亚瑟……啊顺便说主唱暂时由哥哥我来担任,没有收新人。”他也侧倚着椅背,嘴角向上一牵。
  “……大家舍不得丢下你。”
  
  亚瑟在办公桌前坐下,他再次郑重地打开那个中/国男生写给他的信件,唇间噙上一抹浅笑。
  既然都是在人生路上迷途的旅人,何不就此相伴而行呢?哪怕他们连彼此的模样都不知道……这么想着的他开启了电脑,没有点开上司前不久前不久发来的业务文件夹,而是打开了计算机自带的翻译软件。他划开手机屏幕并开启自己听音乐时所用的APP,在输入栏中键入歌词。
  在他的操作下,输入的英文歌词被系统翻译成中文。亚瑟铺开信纸,将一个个方块字认认真真地抄下。
  “不知道这种机翻会不会出错……”他嘀咕着,一笔一划地抄着歌词:“这首歌……想给他看看。只不过很久很久没写过汉字了,字体超难看啊……”
  仔细回想,亚瑟感觉自己的人生经历还是很丰富的。高中时他曾做过交换生,到那个遥远的东方国度待过好几个月。不知道那时的故人现在怎么样了……那家伙要是没出意外该多好。
  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险些下意识地看着歌词唱起来。笔杆的末端轻轻敲打着桌面,翡翠色的瞳孔折射着侵蚀与茫然。
  摊开的信纸上,抄写着《Monster》的歌词。
    
  没错,我们是渴求永恒的怪物
  
  不知意义何在只是一心向前
  
  就连该如何反抗也一无所知
  
  而后在将夜空一分为二的月光下
  
  做了一个终有日振翅翱翔的美梦
 
————TBC————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