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笺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已经注视它们很多日子了。
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便尽管长着碧叶

【朝耀】假设你是李华(终章/英语作文梗)

#还是想写这两只的抱抱QwQ
不过最后也只是揉了一下脸这样的……让英sir在最后的章节里温柔地流氓了一把
终于写完了,非非非非常开心QAQ!感谢一路走来的读者小天使们w
依旧是疲于应付作业的学生耀君与大陆另一头的英sir
英语作文引发的惨案也是时候落幕了w#

  “咳咳……”
  很多年没有打开过的矮木柜有股略带挥发性的味道,轻狂的灰尘在空气里肆意飞扬,把亚瑟呛得咳嗽连连。蹲在地上的他用手背掩住口鼻,加快了手上翻找的速度。
  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满脸嫌弃地吐槽着自家的清洁状况,而是紧盯着木柜的深处,一心一意地翻找着那件东西。
  就在亚瑟要被着扬尘呛出眼泪的时候,他的指尖终于触到了那抹记忆中的微凉。坚硬的质感是那样的熟悉,毕竟它曾弹奏过他心中的那段旋律。
  亚瑟微微睁大眼睛,他本想像摸到了烙铁般迅速地缩回手,但实际上自己的手却像是寻到了一位死而复生的故友一般,无论如何也不愿再从它身上离开。仿佛一放手便注定会失去某些东西。还保持着下蹲姿势的双腿已经发麻,浓厚强烈的悸动感向亚瑟袭来,驱使着他让那件东西重见光明。
  就拿出来看一眼……一眼也好,耀他说了,我一定要再试一次……
  他将那件东西握紧,小心翼翼地拉出木柜,然后在双眼看到它的那一刻不顾一切地将它紧紧抱在怀里。与此同时他狼狈地跌坐在地,先前的孤独和不甘在那一刻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依恋与彻骨的想念。他再也装不出那副假装不在乎的模样,唯一的念想便是紧拥着怀中之物再也不放,宛如拥住了自己体外的灵魂。
  ——那是一把落满灰尘的吉他。
  似乎已经失去了站起身的力量一般,亚瑟保持着跪坐在地的姿势收紧手臂。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拥抱着它,似是在多年的漂泊后拥抱住先前被迫分离的恋人。
  他低头看向怀中的吉他,顾不得厚厚的积尘而将脸颊贴于其上,启唇轻声呢喃着些什么。
  “喂……
  “我回来了。”
  
  当亚瑟背着吉他离开家的时候,夜幕的雾霭正浓。锯齿状的海岸线勾勒着城市的边缘,耳际模糊的浪涛声告诉亚瑟此时正值涨潮时分。
  像几个月前的那天夜晚一样,他将手肘撑在景道的栏杆上,却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露出一副故作轻松的模样。身上的西服还没来及脱下,他仰起头,抬高的视线触上天际零碎的星子。几个月前亚瑟曾用同样的姿势仰望苍穹,但现在他却清楚地知道——遥远的大陆彼端,再也不会出现那道与自己交汇的视线了。
  身后的城市已无霓虹摇曳,回望后唯见星光点点。
  “王耀……”
  他低低地唤了一声,饱含着爱怜与不甘的语调一如多年以前机场的送别时的呼唤。那时他不顾一切地将对方拉进自己怀里,将那率真朦胧的琥珀色瞳孔烙进记忆。
  “王耀……”
  然而那个点缀着爱意的烙印还是化为了死亡的戳记。多年前的他溺亡于海,执念却仍让他活在凝固的时间里。直到自己与他通上了信,两个梦想碰撞在一起时淬出的火花才点燃了将他灵魂困住的平行世界。
  “王耀……”以后还会再见么?想见你的话——有方法么?
  亚瑟一遍遍重复着那人的名字,不知是不是错觉,他隐约地知道:那个通过文字将力量传达给他的“李华”、那个在初见时不知所措地叼着小馄饨的王耀,再也不能收到他的信了。
  既然“喜欢”的心意已经表达、梦想也随着白鲸一起游曳至远方,那么他就没有再滞留下去的理由了吧。
  那么自己,也该做出决定了吧。
  “耀……我会一直记得你说的话。”
  实际上我想知道:海洋是怎样的绮丽,才让你如此痴迷;天空如此遥远,你我的目光却穿越山巅星辰,颤抖着描绘交汇点。然而在这广阔的世界,海无边、天无际,我的心亦是如此:在容纳了生离死别的痛苦、承担了庸碌无为的疲惫后,又一次将梦想纳入。
  “我会永远记住这句话,我的耀。
  “你说那个一定会到来的时刻,理应充满光明。”
  话语间亚瑟抚上了那把陌生却又熟悉的吉他。与此同时他轻轻瞌上双眼,嘴角却漾起一抹笑容。
  那唇角上扬的弧度,与杂志上的少年一模一样。
  “它会照亮我——令我闪耀的啊!”
  话语间他低头看向那本被他随身携带的杂志,两双对视的绿眸闪耀着同样的神采。曾经与乐队成员们在赛场上叱咤风云时、曾经趁教室无人悄悄地给王耀弹奏吉他时,亚瑟都曾流露过这样的眼神。
  无力映在电脑屏幕上的失神的眼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发自内心的无所畏惧。
  或许……已经没有必要抓着这本旧杂志不放了。他已经不需要靠它来回味那个死去的亚瑟·柯克兰了,因为他回来了,现在就站在这里。
  但是、但是滞留于闭塞时空的王耀该怎么办呢?没有理由再徘徊下去的他,会彻底地离开这人世么?
  自己通过这本杂志与他对话,这是不是可以说明,这本杂志能接通到他的所在之地?如果可以的话……

  亚瑟后退两步,面对着眼前浪花飞溅的阔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下一秒,他做出了自己之前连想都不敢想的决定。
  他最后与杂志上的自己对视一眼,然后高抬起手臂,将多年以来从未离身的杂志向翻涌的海浪用力掷去——
  那本杂志在涨潮时汹涌的波涛间挣扎了一刻,下一秒便在铺天盖地的海水中消失地无影无踪。亚瑟感受到自己手臂的轻颤,胸腔里的心脏胡乱地撞击着肋骨。有什么悸动的感觉在一下下冲撞着他的神经,多年没有涌现过的兴奋感在血管里一路奔跑,轻快地溜达到指尖。
  尽管内心深处有些不舍,但更多的是面向未来的勇气和摆脱了畏惧的愉悦。
  “我回来了……”
  耀,你看见了吗?我已经决意离开一味前涌的人潮了,我会带上你的那份努力一起前往,我要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了。
  到了之后,就再也不会走了。
  
  王耀一动不动地伏在桌面上,给亚瑟写下那封回信似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自从他将回信夹入书中之后,教室里时钟的表针便开始疯狂地旋转。它们失控般地在表盘上你追我赶,似乎要一下子弥补这停滞了多年的时光。与此同时,一股可怖的窒息感紧紧扼住了王耀的脖颈,来自深海底部的巨大压强将他摄在手心,无路可逃的压力像是要将他的器官彻底粉碎一般。
  无法呼吸了……好痛……多年前自己就是这样痛苦地死去的么?他艰难地睁大双眼,发现整个教室也宛如溺入了海水之中,先前在窗台上爬行的阳光在墙壁上折射成扭曲的影子,压抑不住的呻吟声在空气里化为气泡,眨眼间便支离破碎。桌椅、黑板还有飞速旋转的挂钟,都在逐渐透明的同时流动起来。
  整个教室——或者说是整个空间,都在他传达出爱意的那一刻迅速瓦解,一切的一切都因意念的回归而转化为冷涩的海水,将王耀紧紧包裹。
  自己这一次……会真正离开的吧。
  朦胧模糊的视线之中,王耀隐隐约约地看见,有什么东西自上方缓缓沉下。方方正正的轮廓线让他依稀辨认出……这应该是一本杂志。
  杂志?……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是亚瑟常常提到的那一本吗……王耀想要思考出前因后果,大脑却因缺氧而陷入一片空白之中。他瞌上双眼,横过脸颊的泪水像是被世界遗忘的枯竭的河。
  心脏已完全被绝望所侵蚀,此时正麻木地一下下跳动着。王耀呢喃着唤了声对方的名字,微弱的声音还未完全发出便被咸涩的海水呛回口中。
  “亚、亚瑟……”
  冥冥之中,他感觉有只手轻轻地抚上了自己的脸。那人的指尖因长时间的弹奏而磨出了一层薄薄的茧,在眼睑下方轻蹭出几分隐晦的麻酥感。窒息的痛苦因爱怜的抚摸而消减了大半,王耀下意识地向着那只手的方向靠去,只觉得莫名安心的感觉在身周弥散开来。
  谁……谁来了?
  他吃力地睁开眼睛,却在下一秒迎上了陌生却又熟悉的绿眸。它们闪耀着翡翠的色泽,将那头金色的发丝连同主人嘴角的笑容映得熠熠生辉。
  “是你吗?……亚瑟……”
  “嗯,我在这里。”
  来人轻声回应着,语调里似乎噙着一丝泣音。他颤抖着握住王耀的手腕,熟悉的力道与之前的一模一样。
  是幻觉么?应该是的吧……如果不是的话,亚瑟又是怎么到这种地方来的?明明他们之间有时间和空间相隔,而且为什么对方没有受这瓦解空间的影响?王耀想将这一切思考明白,然而唯一的念想便是不顾一切地靠近对方。那人将他拥进怀里,下巴摩挲着搭在他的肩上,熟悉的动作令王耀回想起曾经在海洋馆中的温存,他想要再次拥住亚瑟并不宽阔的脊背,却已经没了抬手的力气。
  四周的一切物体——包括他自己在内都逐渐透明起来,似乎下一秒就要化作不起眼的水分子匿失于茫茫的海水。溺亡前模糊的意识里,亚瑟的声音宛如柔软的羽毛一般落入王耀耳中。
  “耀……我会按你说的做。”
  “我啊——不会再放弃自己存在的意义。”
  “所以,安心地到你该去的地方吧……笨蛋。”
  他兀自说着,王耀想要回应,即将流逝殆尽的意识却令他的话语哽在喉头无法回答。平行空间在眨眼间彻底瓦解,身体被湿漉漉的感觉裹着,仿佛被微微腐烂的水草缠住,再也挣脱不了。堕入黑暗的前一刻,王耀似乎感觉到有柔软的触感轻触上了自己的唇角。
  是来自白鲸的安慰么?
  还是幻觉之中那人的发丝,在低头之间一略而过?
  有如一个孩子在疲惫的睡梦中,得到的温暖亲吻。
  “晚安……再见。”
  

  顾不得地上的尘土,亚瑟抱着吉他在景道的栏杆边席地而坐,指尖拨弄琴弦,他垂眸低声歌唱。他手上的动作是那样流畅,指尖的薄茧似乎在下一秒便会破出斑斓的蝶。
  
“Iwearmycrownofthornsandpulltheknifeoutmychest. 
我戴着那满是荆棘的皇冠将利刃横于胸前
  
IkeepsearchingforsomethingthatIneverseemtofind. 我努力寻找一些我从来都没有寻得的东西
    
NowI'mstuckwiththis,andthat'llneverchange  
如今对此已经迷恋,将永远不会改变
  
Alwaysapartofme,untiltheverylastday.
始终是我的一部分,直到最后一天。
  
Wheretogofromhere?whatroadtotravelon 
从这里走向何方?即将踏上什么样的旅程?
  
WillItrybecauseI'veneverseenthelight?
虽然从未见过光明就不去争取了吗?
  
Blowittothegroundandit'snowyousee,  
如你现在所见,它已吹落满地
  
Youspentyourwholelifetakingthebestofme
愿最好的我陪你度过一生
  
Where'dyougo?  
你将去哪里?
  
How'dyouendupallalone?  
你怎样告别孤单?
 
There'snolight,there'snosound.  
没有任何声音与光亮
  
Hardtobreathewhenyou'reunderground.  
当你眠于地下,呼吸困难时
  
Canyouhearmenow?”
你能听到我的歌吗?
  海风轻拂过面庞,亚瑟垂眸轻声呢喃着:“耀,你能听到……我的歌吗?”
  “我会一直唱下去,带着那份未遂的爱一直唱下去。”
  因为啊——“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话语间他拿出手机,闪烁的光标停在弗朗西斯的号码上,管他现在睡了没有,先把电话打过去再说……反正那家伙听到自己的话后一定会兴奋得睡不着就是了。亚瑟将手机贴在脸侧,他将视线随意投向海面,翡翠般的眼眸仍未完全褪去悲伤,却已恢复了神采。远方的海面上,似乎有璀璨的虹跨立于夜色之中,或许彩虹的另一端连接着遥远的东亚大陆,而那人的笑颜就等候在彩虹的尽头。
  不知是不是错觉,不远处翻滚的浪花间,有白鲸的身影一闪而过。
  
  
————END(ノ´▽`)ノ♪————

评论(3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