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惊羽

有幸成为你的段落

【そらまふ】灰色と青

#学弟×学长的设定,ooc/请勿代入三次元
初次的そらまふ,还请多指教w#
  
  
  
Ⅰ.
  初次与まふまふ见面时对方正在逃课,そらる清晰地记得那时的情景——他看见白色发丝的少年倚在走道边的长椅上,泥土色的小麻雀追逐着落叶栖在他身旁。少年正出神地盯着空气中的某处虚无,眼帘微垂的样子宛若沉默的石像。
  そらる不得不承认对方苍白的样子很好看,若不是因为太阳穴处隐约传来的疼痛,自己没准会多看那人几眼。因低烧而请了病假的他夹着书包自此匆匆走过,却因一声呼唤而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介意等一下再走吗?”
  那人的声音很柔和,像是刚刚喝过海盐味的摩卡,话语间噙着几分淡淡的清甜柔软。そらる可以确定对方是在喊自己,他微挑着眉梢回过头去,正巧对上少年抬起的眼睛。对方有些无神的红瞳似是两颗蒙着雾气的星星,纤细的耳机线绕着苍白到几乎透明的指尖。身体带来的不适在此时莫名地减缓,そらる倒也未对眼前无厘头的陌生人感到不耐。他看见对方笑着摘下一侧的耳机,自作主张却又认真地发出邀请:“一起听歌么?”
  
  そらる至今也没想明白,当时的自己为什么会对那人言听计从。他只记得自己坐在まふまふ的身边抬头上望,且通过银杏树那金黄的单薄荫翳望见了阴沉的灰色天空。少年递了一只耳机到自己耳侧,そらる则默不作声地接过并戴好。那人自攥在手心的MP3中切换了一首歌——连显示屏都没有的廉价款式自己曾见过,在学校附近不到百来块即可入手。乐声响起时そらる用目光悄悄描摹着身边人清瘦的侧脸,对方没有血色的唇令他没由来地感到心疼。
  “你也在逃课?”まふまふ倚在长椅的靠背上,歪着脑袋在そらる身上好奇地打量。后者不明白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看的地方,只得在微微缩回身子的同时摇了摇头,“并不,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请了病假,刚刚正打算回家。你呢?”そらる微挑起眼角反问,“为什么逃课?”
  白发的少年不再回话,抿着嘴角似是不愿回答,只是用那双赤色的眸子予以回视。末了他才略有些不情愿地挤出一句:“没关系的,我可是优等生。”
  “优等生也不许逃课。”そらる很快地回应道。印象中自己似乎很少用这样的语速说话……他伸手扶了一下濒临脱落的耳机,发现太阳穴又隐隐约约地痛了起来。
  少年撇撇嘴角,将注意力移回音乐上便不再回应。耳机中那首三拍子的歌很合そらる的口味,只是后者的身体状况似乎不允许他再继续听下去。他做着深呼吸以缓解那隐约传来的阵痛,打算在一曲终时起身与まふまふ告别。而对方的目光在这期间一直若即若离地流连在他身上,宛如蝴蝶隔着衣物轻轻拍打翅膀。
  
  そらる将自己从音乐及少年的目光中剥离出来,分神思考着稍后道别所用的措辞。然而待最后一枚音符于耳机中匿去,まふまふ竟先他一步地挥了挥手,“抱歉耽误了很久……也谢谢你能陪我听完。”
  そらる摇头表示没关系,他将耳机塞回まふまふ微微摊开的手心,“曲子很好听,所以同样的谢谢。”
  他看见少年微微睁大了眼睛:“是么?其实我觉得这种轻快的节奏不太适合今天的天气。”说着他抬头望向灰蒙蒙的天,そらる看得到他小巧且线条清瘦的下巴,“明天多云转晴,我们在操场那边的秋千上再听一次吧。”
  

Ⅱ.
  “まふまふ”——そらる在第二次见面前轻声念叨着对方的名字。那人自称是比自己高上一级的高三学长,成绩在重点班隶属中上。天知道这家伙成绩单上的A等是怎么来的……明明看起来是个逃课的惯犯。
  为了和まふまふ见面,原本要上体育课的そらる悄悄脱离队伍逃了出来。他远远地望见那人坐在秋千上,脚尖漫不经心地一下下点着地面。似是听见了自己走近时的脚步声,まふまふ抬头冲他露出一个笑容。
  那时そらる尚不知道まふ与自己相识相知的目的——他认为两个合拍的灵魂在对方的眼中映出彼此应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结成朋友是不需要目的的,就像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まふまふ那双明亮的红眸就这样望进自己的眼睛里,眼睫眨了几眨便绞碎了自己整个季节的微风。
  那天そらる在まふまふ身边度过了整整一节体育课,且险些在对方的劝说下再逃上一节自习。他坐在另一架秋千上小幅度摇晃,耳机中流淌出的乐声与身侧少年的声音有着柔软的契合感,和着下午的风,不自觉间竟催生了几丝困意。そらる微眯起双眼,看见まふまふ不知从那里摸出了一小罐咖啡。“是海盐摩卡吗?”
  “抱歉,并不是。”まふまふ说着轻轻翘起嘴角,赤色的眼睛似乎又一次流露出了初次见面时审视般的神色。热咖啡浓郁清苦的香气于秋末微冷的空气中氤氲开来,そらる像是感到不解般地歪了下脑袋。
  和自己的猜想不太一样……但似乎也没关系。
 
   
Ⅲ.
  まふまふ喜欢音乐,这再次提升了他与そらる之间的契合度。耳机线最初将他们连接在了一起,他能够清晰地听到自そらる心尖划过的声音。
  某天他向隔壁班的艺术生借了吉他,并与そらる约好在晚自修开始前见面。そらる看那人怀抱着吉他在教学楼背后的台阶上坐下,红瞳中闪动着鲜见的兴奋神色。他纤细白皙的指尖小心翼翼地按在弦上,淡色的唇角微微牵起,怜惜似的表情令そらる无意间联想起童话中那衔着红宝石飞舞的燕子。他环着双手站在不远处,看见尘埃在柔软的夕光中蹁跹在少年脚边,和着悦耳的音符轻盈地舞——まふまふ的吉他意外地好听,经常逃课的优等生还具备这种技能吗?
  然而まふまふ的弹奏只持续了两分钟不到,便因主人的江郎才尽而被迫暂停。他撇撇嘴不甘地轻拍了几下吉他,调整好情绪后抬头无奈地唤了声そらるさん:“糟了糟了,好久不练习结果成这样子了……你笑什么啊そらるさん,我在忙着学习呢。”
  まふまふ说这句话时略感无措地睁大了眼睛,以至于そらる微挑着眉毛敛起了方才无意间流露的笑容,“学习?まふまふさん的日常是逃课才对吧……”他挨在まふまふ身边坐下,指尖搭上对方怀里的吉他,“你也喜欢音乐?”
  “嗯……”まふまふ低低地应了一声,垂眸思考片刻后又无奈地冲身边人笑了笑,“玩玩而已吧,そらるさん刚刚不也看见了吗。我很糟糕的。”
  “……”そらる微微绷紧眼角,不置可否。真的是玩玩而已么……明明刚才拿到吉他时那么高兴。他不解地望着まふまふ,后者则在自己审视下不知所措地缩起双肩,小猫般怯生生的模样倒令そらる觉得有些好笑。于是他轻拍了一下身边人的肩膀帮他放松,“吉他给我,我弹给你听。”
  “诶诶……そらるさん也对这个感兴趣吗?”まふまふ连忙摘下吉他,“好像明白你刚刚为什么要笑了……”
  “是的,个人感觉我比你强一点哦。”そらる笑着将其接过,“我这边呢,因为自己家里有一把所以会经常练习。倒是まふまふ……不会一直都是在借别人的吉他用吧?”
  话语间他的指尖拨出几个清脆的乐音,まふまふ则撇着嘴角,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那双红瞳若有所思地盯着そらる的脸侧,良久后才闷闷地出声:“其实自己家也有吉他来着……只不过家人不允许碰罢了。
  “他们说玩这个会耽误很多东西,我可是优等生对吧?”
  そらる看见那人的眼睫微微颤着,瞳孔与夕光下的弦一同颤抖。那一刻的自己蓦然失语,然后想也没想地伸手揉了一把对方的脑袋——虽说对学长做出这种行为有些不成体统,但这家伙本来就不怎么像个学长吧……这是そらる第一次看到まふ在自己面前流露出不同于以往的神情,所幸对方很快便调整好情绪抬头一笑,“我没事……比起这个,そらるさん的吉他超好听啊!”
  
  
Ⅳ.
  “自那之后又过了很久。”
  そらる的笔尖滞了一下,又于片刻的思考后接着写了下去。他在利用周五的最后一节晚自修完成本周的周记,而名叫まふまふ的少年不知是第几次出现在了他的本子上。他笔下对那人的新称呼层出不穷,从最初的“学长”、“まふまふさん”,变成了近几周不客气且带点无奈意味的“这家伙”——他与まふまふ越来越熟悉了,最初莫名结识的少年就这样进入了自己的生活。那人的眸中泓着一汪赤红的冰,一次又一次的打量令他觉得自己被看得透彻。好像对方已经在自己的心房心室中乐此不疲地走了一圈又一圈。
  他思索着二人在这七天里的零细琐碎,好似在耐心饲喂一只雏鸟那般记录下任何一个微小的点滴。そら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将关于まふまふ的一切细节记得如此清晰,可能是因为那家伙比较讨人喜欢吧……从柔软的发梢到分明的唇线皆是如此。
  不知觉间下课铃响,そらる收拾好书包走向まふまふ所在的教学楼。まふまふ最近似乎是真的忙起来了,很少再逃课出来乱晃不说,周末和自己打完游戏后甚至还会自己到学校上自修。据まふ说他是在整理什么实验报告,做得好的话没准能获得保送一流大学的机会。
  这和まふ在自己心里的初版人设不太一样啊?……要考大学的优等生真是辛苦。そらる附身敲了敲教室的窗户,窗边原本正在埋头写着什么的まふまふ抬起头来,目光中所延伸出的那丝疲惫与呆滞令他有些心疼。“该回家了。”そらる推开玻璃,まふまふ则在凉风灌进的那刻茫然地眨了眨眼。他花了两秒钟的时间从癔症中醒来,且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护住了桌上那只摊开的笔记本。
  “啊そらるさん!抱歉没有留意到下课铃声……”まふまふ慌忙双手合十地说了声抱歉,用最快速度合起桌上的笔记本塞进书包。靠在窗边的そらる说了句没关系,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手忙脚乱的まふまふ,“话说刚刚那只本子上的是什么?你们高三年级不会也要写周记吧……”
  “诶?……啊是的,因为文字水平很烂所以不想被そらるさん看到。”まふまふ怔了一下,然后笑着小声回应,“走吧そらるさん,明天就不用上课啦。”
  
  まふまふ会在周记里写上些什么呢?望着坐在自己身旁打游戏的那人的侧脸,そらる蓦地这样想到。在他的笔下,也曾出现过自己的名字么?
  他所认识的まふまふ善于将微小琐碎的事物悄悄记在心里——他知道出校门后向左手边走多少步能在林立的楼群间看到最美的日落;曾见过洒水车的水雾在阳光下氤氲出彩虹;那人给每朵野花都取一个名字,望着天际的风筝兀自编着故事;他还喜欢在不同的地方听风格不同的曲子,他们第二次见面的原因也由这个习惯延伸而来。
  他洞悉这世间太多微小的美好,以至于そらる会恍然间认为那人是栖于人间的天使。
  那么……自己是否也能在まふまふ的心里做为美好而存在,从而占据他心房角落的一席之地呢?
  そらる不知该怎样思考,却隐隐渴望着肯定的答案。
  
 
  他同样不知道,まふまふ那一日在与他道别后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家中。而那只在そらる面前被迅速收起的笔记本被他摊开在书桌上,遍布涂改痕迹的书面字迹一览无余。它的主人此时正面无表情地在书桌前坐下,赤色眸子合起,疲惫不堪。他掀开方才与白日的回忆搜寻着与那人有关的信息,再断断续续地将每一个微小的细节整理到本子上。笔尖在长时间的滞空下在纸上晕染开一团团墨迹,一切像他的未来一样被搞得一团糟。
  “そらるさん。”他垂眸轻声念着那人的名字,任这几个意义特殊的字符在自己笔下辗转。そらるさん见到这只笔记本没准会开心的吧,说不定看到的第一眼还会捂住脸不好意思再看下去,因为其上的每一个字都和他有关。
  然而自己绝不会让そらる看到它——这根本不是什么周记啊,まふまふ再清楚不过了。
  

Ⅴ.
  下雪了。
  まふまふ缩了一下肩膀,默不作声地望着窗外。黑沉的夜幕中雪花纷飞,地上尚望得见他方才与そらる一同留下的脚印。今天放学时天空开始飘雪,他则听了そらる的话到对方家中暂时躲避——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去了。そらる在学校附近租房独居,まふまふ喜欢到他家里去,不知是因为十分钟的短短脚程还是因为对方低沉而温柔的话语声。
  刚进门不久的まふまふ偎在窗边,直到そらる端了两杯热茶走到他身后。“你喜欢雪么?”まふ接过そらる递来的玻璃杯——那人将杯口处不烫的部分留给了自己。他看见二人在路沿上留下的脚印已被新雪覆盖,只剩下浅浅的窝。
  “喜欢。”まふ望着他的眼睛回应道。
  
  
  窗外的雪越下越紧,そらる往自己的指尖上轻轻呵了一口气,以便于自己回温后的指尖能更灵敏地操控游戏机手柄。まふ在喝完茶后像往常那样兴致勃勃地提出要打游戏,本打算做功课的そらる则在片刻的犹豫后点头说了声好。他知道まふ那双赤色的眼睛一直在细细地打量着自己,像是要将自己的每一个表情都纳入眼底。
  “そらるさん刚刚明明犹豫了一下吧……如果没时间的话就算啦。”
  “没有的事。”他说着在显示屏前坐下,看见まふまふ捧着游戏机挨在自己身边。这家伙是个温柔的人吧……如果他一直在意着自己每个微小表情的原因,是因为要照顾自己的情绪的话。
  他和まふまふ在落叶时初次相遇,那时的そらる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和莫名结识的学长亲密到偎在下雪天的屋子里一起打游戏——亲密这个词有点怪怪的,但现实好像的确是这样。
  思考间他悄悄瞄了一眼身边人雪白而柔软的发梢,却因分神而险些game over。这局结束后そらる放下游戏机,举起手表告诉まふ自己现在要去做点东西当做二人的晚饭。后者搂着游戏机歪着脑袋冲他笑了笑,“那么添麻烦了。”
  他看见まふまふ打开书包,倚在沙发一角安静地翻着一本教辅。红瞳中方才兴奋的神色似乎沉淀了下来,有什么无法读懂的情绪沉睡在眸底。そらる不太放心地走进厨房,然而待他于二十分钟后端着托盘上的拉面出来时,那人竟已蜷在沙发上陷入沉睡。
  “……”
  そらる第一次见到まふまふ睡着后的样子。那人不安地蜷曲在沙发的角落,无意间攥紧的指尖在梦里微微地抖。是藏了什么心事么?睫羽微颤不安的样子。そらる抬头望见窗外的雪,路灯的光渠之下,大片的雪花剧烈地翻卷、坠落,似是在苦海中挣扎。
  “まふまふさん?”他试着轻唤那人的名字,指尖小心地抚上对方与雪同色的发丝。梦中微蹙着眉的少年没有回应,只是下意识地发出微弱的梦呓声。
  梦像下雨天的海浪那样冗长,看不到明晰的尽头。まふまふ在螺旋蜿蜒的乱梦中辗转,梦里自己好像要出远门,月台上唯一送他远去的人拥有湛蓝的双眼,噙在眸中的情感无法看清。只有そらる在么?……这样也就够了。
  他看着火车摇摇晃晃地从远方渐进,临别时那人蓦然上前,将几页打印稿塞进他手里。自己怔在原地望着そらる的背影,驶近的火车上空无一人。
  一个相当简陋的梦,他看到月台上没有站名,不过有そらる就已足够。一切语焉不详,可まふまふ还是惊慌失措地睁大了眼睛,そらる塞来的纸页是自己亲手整理出的实验报告,他知道这份报告对自己而言意味着什么——一个遥不可及的光明前路,还有自己与そらる之间一切的终结。
  
  “まふまふさん?……”
  他听见有谁在唤自己的名字,睁开双眼时眼泪竟莫名其妙地掉下来。まふまふ茫然无措地怔愣在梦境之外,眼前是そらる流露着慌乱的、湛蓝色的眼瞳。他下意识地一把牵住そらる的袖口,针织毛衣略显粗糙的柔软触感将梦境咄咄逼人的真实感驱散。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像小孩子般的举动,明明只是做了冰冷而促狭的梦。
  “做了不好的梦么……”
  そらる愣了一下,他第一次看到まふまふ流泪。他本以为要考大学的人一定已经足够优秀和忙碌,以至于他们没有必要再花时间小声地哭。末了そらる不知所措地伸出手,指腹蹭去那人眼角的泪,“是发生什么了呢,”他试探着靠近对方,而那人仍睁大赤红的眼睛望着自己,试图看清他不安且小心翼翼的情绪。
  夜色下少年失去了鲜明的轮廓,像一只皮影那般寥落。そらる在莫名情感的驱使下将对方单薄的身子揽进怀里,那人的身体一颤,然后试探着缓缓依偎过来。
  “我陪着你呢。”
  
  
Ⅵ.
  そらる已经三天没有见到まふまふ了。
  之前不是这样的……他们自结识以来每天都要与对方见面。或是逃了课的まふまふ早早地候在自己放学的路上打招呼,或是そらる背着书包来敲まふまふ的窗。可那个下雪天像一个微妙的转折点,他们一同留下的足迹被更寒冷的新雪掩盖,台风卷走了无意间弥漫开来的温存与缱倦。
  那天他帮まふまふ擦干眼泪,轻轻拍着那人的手背说要唱歌给他听。そらる跪在地上调试着吉他,他不知道威胁着まふまふ的是什么样的梦,只是静静地思考自己能为对方做点什么——そらる隐隐约约地感觉,那人需要他。
  所以当まふまふ从背后抱住他的时候,そらる并没有被吓到。他看到那人纤瘦白皙的手从后面小心翼翼地伸过来,脸颊试探性地贴上自己的后背,似是在轻嗅着属于自己的味道。まふまふ轻浅的呼吸透过衣料若有若无地传来,与他微颤的手臂共同构成一个松松垮垮的拥抱。
  そらる没有动,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缓缓愈合。
  可他没能等到那一刻。或许几个呼吸间,或许良久之后,まふまふ率先将这份温存打破。他收回手从地上站起,そらる看见他用牙齿咬住嘴唇,细碎的齿印像一串无色的铃兰花无声开在唇上。然而不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对方便已捞起书包和外套不顾一切地向外跑去。他的步伐很快,既像是怕被什么追上,又像是要丢弃什么。
  第二天,そらる没能在まふ的班级上再见到对方。
  
  まふまふ觉得现在这样很好,自己与そらる不再联系,自己主动中断这本就不该产生的情愫,然后二人回归各自原本的生活——这样挺好的,干净的归入干净的,自己留在肮脏里面。
  他与班主任在一番争吵后商定了什么,然后再也不向隔壁班的艺术生借吉他。そらる在夕阳下轻按着弦的情景已再也无法还原,自己也再不必睁大双眼将那人细细打量。那只为实验报告打稿的笔记本被まふ塞进桌兜的最底一层,他不再逃课,而是麻木地在一张张试卷上书写着自己的名字。最后一节课行将结束时まふ会提前收拾好书包,并于下课铃响起时第一个离开教室——他担心そらる会来找自己,那人微笑着轻敲着玻璃窗的样子,他已经不该再看哪怕一次了。
  
  
  整整一周没能见到まふまふ之后,そらる请了晚自修最后一节课的假。这周间他不止一次地去过まふ所在的教学楼,虽说他并不太想承认自己很在意对方。他们之间的接触开始得莫名其妙,结束得也突兀而伤人。不对……还没结束呢,一定还没结束。不可否认的,自己非常喜欢まふまふ,至于是哪一种程度上的喜欢……这个暂且不想。
  寻找一次次地落空后,他请假守在了二人初次见面的地方,这里是通往校门的必经之路。坐在长椅上,そらる静望着墨蓝色的天与冬日里树木零落的枯枝。如果是在秋千上就好了……他不自觉地学着那人的语气喃喃着。远处教学楼的窗户在夜色中化为惨白单调的几何图形,他很想念游戏的声音与まふまふ的心跳声——不管游戏的音效开到多大,他都能清晰地捕捉到まふ心跳与呼吸的声音,这让そらる一直都没由来地感到沾沾自喜。
  所以……你在躲避着什么呢?
  
  
Ⅶ.
  ——他在那里吗?まふまふ猛地刹住脚步。他看见独自坐在长椅上的そらる,那个月台上的梦不禁再度回归脑海。已有学生陆陆续续地自教学楼里涌了出来,まふまふ摇了摇头,于簇拥的人潮之中立在原地。そらる在他的视野中无数次翘首望向人群,但每次都只得悻悻地收回目光。一直这样眼睛会很痛的吧……自己是不是很让他失望?
  他看见そらる一次次地低头看表,也意识到自教学楼里走出的人已是越来越少。自己要试着混在人群中从他身边走过吗?可这样对特意守在这里的そらるさん一点都不公平。说起来自己从未公平地对待そらる吧,或许这就是自己一直在躲避他的原因。
  最后的最后まふまふ走上前去,踏着淡薄的月光与过往的清寂。原本正不甘地抿着双唇的そらる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不禁微微睁大了眼睛,一声轻唤尚未出口,便被まふまふ的声音所打断。
  “そらるさん。
  “在听完下面那段话之后忘掉我吧。话语的内容……也请务必相信。”
  
  
  まふまふ是一位优等生,他却不愿将这个事实骄傲地陈述出来。他身处于一个竞争过于激烈的班级之中,过于忙碌的生活令他不得不对自己喜欢的事情选择放弃。于此同时,他还必须逼迫着自己去做一些从未喜欢过的事情。“虽说是糟糕的经历但似乎也没什么……老师和家长们不是一直在说,说真正的成功者就是坚持做自己讨厌的事吗。”
  少年似是扬起了嘴角,笑容轻浅而苦涩,他在长椅的另一端的边缘落座,そらる看见他单薄的肩膀在冬夜的寒风中微微地抖。那人的声音很小很轻,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我逼着自己做了不喜欢的事情……可我是个失败者。很抱歉……そらるさん。
  “学校获得了几个一流大学的保送名额,所对应的专业却很奇怪——关于心理。大学招生处想从成绩优秀的学生中保送专业素养更为丰富的几人,于是……”
  “……于是?”そらる不安地攥紧了指尖,有慌乱而茫然的情绪在心底悄然盘踞。他缓缓吸了一口气,与无措感一同蔓延开来的还有隐隐约约的心疼。他看见まふまふ单薄的影子落在自己的膝头上,落在自己垂下的双手间,再一直延伸到自己的怀里。
  “于是——为了名额,我必须按校方要求完成针对个人的心理观察报告。为了完成报告,我主动结识了そらるさん。”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后来近乎成为梦呓。像是不敢再去注视そらる的眼睛,まふまふ将视线移向空气中的某处虚无,像初次见面时那样。“然后我开始了自己的观察,我注视着そらるさん的一举一动,记录下每个微小的表情与动作再回去加以揣测。这就是原因了……关于我们无厘头的相识,以及各种各样的接触契机,以及我始终追随着你的目光。我在这个过程中很卑鄙地详细记录そらるさん的一切反应,到最后却发现自己已无法将目光从你身上挪开。我不知道该如何结束,更……不想结束。”
  まふまふ噤了声,只觉得有一种疼痛从身体很深的地方升起。恍惚间他看到显示屏上闪烁不停的游戏画面,看到吉他弦上映着的那抹夕光, 看到一切倒退回原来,两架秋千在记忆深处缓缓摇晃。
  “不过请不要生气……そらるさん,”他又吃力地挤出一句话,嘴角上扬牵出堪堪的笑容,“我已经弃权了。虽然有和老师发生争执……可回去之后还是很开心地把整理好的报告撕了个粉碎。我很想要光明的前途,但我不想恨自己很久很久。如果那样,我就永远无法再若无其事地站在そらるさん身边了。
  “我就再也回不到你身边了。”
  
  虽然现在也一样。まふまふ不知所措地蜷起身子,恍惚间そらる好像靠近了过来,太阳穴处则疼痛得像是要裂开。
  等他有知觉的时候,时间似乎已经过了很久。冬夜的路灯亮着,そらる将他冰凉的指尖握进温热的掌心。まふまふ轻轻呢喃了一声对不起,他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在抖,说出的每个字都碎了。
  要是在秋千上就好了。まふまふ迷迷糊糊地想。他在与班主任争吵一番后强制弃权,现在自己还剩下了什么呢?
  像是为了回应他的问题,そらる默默地揽过他在凉夜里不住颤抖的肩膀。まふまふ睁大眼睛,在黑暗中,他听到风略过树梢,听到雪落在了地上,听到火劈开了木头。彼此身体内侧染上了不属于自己的体温,まふまふ有点困了,只是他不太确定催生这份困意的是疲惫还是安心感。
  静谧的夜里他听到二人的呼吸与心跳,还有そらる的手表在行走间发出微弱的响声。そらるさん一定也很困了吧,都怪自己耽误了太久。外面很冷,稍休息一会儿就回去吧,反正只需要十分钟。
  将自己抱在怀里的人似乎真的困了,他察觉到对方的手臂在一点点下滑,然后像是害怕从树梢上摔下似的,又紧紧抱住了他。まふまふ放轻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END————
  
一些写在文末的废话×
你好这儿是叶子w如你所见是一条咸鱼(´°̥̥̥̥̥̥̥̥ω°̥̥̥̥̥̥̥̥`)
入坑半年终于悄悄地写了一次……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可爱了w《灰色と青》也是很喜欢的一首合唱,超级温柔以至于一天不听就很难受……
于是诞生了这篇【可能是全tag最糟糕的】《灰色と青》,可能并没有营造出那种温柔的感觉……
所以如果你能喜欢,就再好不过了w

评论(32)

热度(195)